笔下读 > 科幻网游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九章 谋士自荐

  上官勇一脚踩到凳子上,“贤弟,看到我们三个很惊喜吧。哈哈,你这家伙竟然去作坊趴了快四个月时间。我说你不会是真的被打坏了脑袋吧,竟然去学习那些贱业了!”
  “是啊是啊,贤弟,你太让为兄担心了。”有点正太的袁昭小大人一样拍了拍李贤的肩膀,“就因为担心你脑子坏了,所以我给你准备了能热血上头的蛟龙血,保证喝了以后热血上头。怎么样,感动吧。”
  我特么的感动的想要揍人!
  终于比较精明的张全眯着眼睛说话了,“贤弟,看样子你被打醒了啊,真让为兄惊喜。你不知道,彩灯的生意太好了,周围的蔡国、陈国、齐国等等大大小小的国家,都开始高价收购我们的彩灯了。
  哈哈,在我们这里只要10两银子的彩灯,到了周围的国家已经涨到10两黄金,就这还有价无市。哥哥我这里的订单,都已经排到明年了。
  尤其是镜子,简直就是一两镜子一两黄金啊。你没看到交易镜子的场面,根本就不讲价,直接挂上一杆秤,一边放镜子,一边放黄金,什么时候平衡了什么时候成交。
  哇哈哈,哥哥我做生意这么多年了,却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交易!”
  听到这话,李贤却忽然皱了一下眉头,“你们将价格涨了十倍?”
  上官勇大叫:“怎么,贤弟嫌少?也是,这样的精美物品,怎么能只涨十倍呢。不过我们也得慢慢来嘛,价格早晚会涨上去的。”
  “是滴是滴,贤弟你放心,早晚我们会给他涨到一百倍!”袁昭目标很伟大。
  只有张全看出了问题,“怎么了贤弟,我们卖贵了吗?”
  李贤叹了一口气,“我说你们能不能不要叫我贤弟?”
  三人异口同声:“不行!”
  李贤嘴角抽搐,这样的事情已经不知道发生多少次了,李贤无数次的努力都宣告失败。
  又嬉笑一番,张全不断询问原因,李贤终于开口道,“我直接说你们感受不到,我们去外城,一边走一边说,你们就会明白了。”
  “也好。”四人终于从正门走出,李贤走的时候正看到几个修士在用法术修复墙壁,很快就恢复了原装。见此,李贤心中再次感叹一声,想要在修真的世界搞科技,似乎有一点点难度哟。就这一手法术的功夫,就能让混凝土哭死在山沟里。
  一直到走到大街上,李贤还在为混凝土的技术发愁。
  “哇,美女!”张全夸张的大叫。
  李贤只觉得内心深处有一种本能的渴望爆发出来,自己的意识还没有反应,身体已经抬头看去,确实是一个女子,但也只能算是尚可。
  看到李贤的表现,张全三个家伙得意的哈哈大笑。
  李贤并没有笑,而是第一次察觉到,自己这个身体原来的意识,或许并没有彻底消失,以后要注意了,别做出什么后悔莫及的事情。只是这事情也不能和别人说,就只能自己想办法。
  不过经过张全的“提醒”,李贤也知道自己不能太沉默了,开始讲起一些笑话,逗得三人哈哈大笑。
  “嫦娥奔月带着兔子,其实是为了带胡萝卜?我靠,贤弟,你真的是太有才了。不过这话题适可而止,否则小心被天上的神仙听到了给你塞胡萝卜。”
  “哦哦哦,亲一口就能破除公主的诅咒,不是方法对了,而是方法太无耻,气得公主热血上头冲开了诅咒?哇哈哈,这个笑话不错。”
  “天下之大悲,白日飞升——敌人,他乡遇故知——债主,久旱逢甘霖——一滴,洞房花烛夜——隔壁。”
  “我未必会是最潇洒的,我未必会是最有智慧的,我未必会是最强大的。大家好,我叫卫弼慧。”
  李贤这一番笑话,连自己都笑的合不拢嘴,更别说三个就没有接触过网络的“土鳖”。
  “哈哈,笑死我了,喘不过气来了,让我歇会儿。”袁昭靠着墙角笑的成了虾米。
  上官勇说话不经大脑:“我靠,我怎么就不姓卫,无论是侍卫的卫,还是位置的位、畏惧的畏、太尉的尉、还是魏阙的魏都行啊。”
  张全怪笑一声,“上官勇,你敢在你父亲面前说这句话么?”
  “这个……嘿嘿……”上官勇傻笑,哪里敢在父亲面前说这句话啊,会被揍出内伤的。
  李贤立即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我说下商品的价格问题和销售策略,你们听好了。我就说一遍。
  张全,你的商业经验最多,我问你,如果将天下人按照财富分类,分成赤贫、温饱、小康、富裕、大富大贵、贵不可言6个等级,你说哪个等级的人会购买奢侈品?”
  张全想都不想,“小康以后都会购买。”
  “那么我再问,哪个等级的购买力最大?”
  “当然是贵不可言的。”
  “错!”李贤当即否定,“是小康和富裕两个阶层的购买力最大。”
  “嗯?”张全皱着眉头想了想,忽然大赞,“不错,贤弟说得对。”
  两人之间的对话,让上官勇和袁昭两人一头雾水。
  李贤也不去解释,只是继续说下去,“我有一种新的销售方式,叫做品牌销售。上等的商会销售品牌,下等的商会才会销售产品。
  什么是品牌,说穿了就是口碑。而口碑,主要就是——信誉。
  而具体的说,信誉包括质量,我必须要保证商品质量完好。这个能理解?”
  上官勇大大咧咧的说道:“嘿,贤弟你将我们当成傻子了,这当然能理解。”
  张全却很认真,“贤弟,除了质量还有什么。”
  “还有两点。第一点,就是价格。我们要明码标价,无论是在大夏国的北方还是南方,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无论是大夏国的国内还是国外,同一种商品,我们必须要标注同样的价格,做到童叟无欺。
  当然,如果有运输产生的成本,我们也必须告诉客人,我们的运输价格是多少。
  第三点就是服务,我们所有的彩灯都有一年的保质期。一年之内,因为商品本身的质量问题,哪怕是在第364天的时候坏了,我们也必须换上一个新的、全新的。因为我们的顾客不是普通人,而是有钱人,这些人最在乎的就是面子问题。
  当然如果有人刻意弄坏的,我们就要施展雷霆手段。
  如何?”
  “贤弟,你牛!”张全听的是目瞪口呆。
  李贤叹了一口气,“三位,这碧玉灯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出来仿制品……”
  “谁敢仿制我带兵去查了他!”上官勇勃然大怒。
  “如果是国外呢?”李贤一句话问的上官勇说不出话来。
  停了一会,李贤才继续说道:“为了让我们的生意长久,我们不能只做产品,而要做品牌,要树立自己的品牌。
  所以,我的想法就是,我们成立连锁店、用相同的名字、相同的装饰、相同的色彩、工作人员穿着相同的服装,采用同样的礼仪接待客人。而出售的商品,价格也必须一致且不讲价,服务一致。
  而商品产生的运输价格等,必须明确告诉客人。
  之前多收取的财货,必须退回去;如果客人想要产品也可以,但必须让客人自己决定。”
  “啪啪……”身后忽然传来拍掌的声音。
  李贤四人转头,就看到一个大约三十年许的男子缓步微笑而来,“抱歉,我听了一路,实在是太精彩了。
  在下是一位谋士,许仁,想要投靠公子。”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3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