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女生频道 > 契约100天,薄总的秘密情人 > 第二十九章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本事大到可以一手遮天?

第二十九章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本事大到可以一手遮天?

    “也没什么。”葛姝点点头,看起来十分的不好意思,“就是有时候不小心碰着了就会很疼。”
  
      “是吗?”薄璟言眉梢动了动,他一副了然的表情,“原来烫伤愈合后也会按时发作出现痛疼的?”
  
      “也不是。”葛姝轻咳了一声,有些讪讪的笑,“就是偶尔,也可能是刚才不小心扯到伤口了。”
  
      薄璟言了然的点点头,这会儿,里屋再次传来睿睿不耐的叫声,“老薄,我拉完了,你怎么还不过来?”
  
      薄璟言松开了葛姝的手,随后进了里屋,没一会儿,一大一小的人从里屋走了出来。
  
      小家伙见到葛姝,小脸毫无掩饰的嫌弃,“阿姨,你怎么还没走?我跟老薄等会还要吃饭,吃完饭我们还要睡午觉呢。”
  
      “阿姨陪你吃完午饭再走好不好?”葛姝笑看着他说道。
  
      她刚伸出手摸摸他的额发,却被小家伙偏头躲过,想也不想的拒绝,“不要!”
  
      直觉的,他不喜欢这个阿姨。
  
      葛姝一愣,她用手指梳理着自己的长发用来缓解尴尬,看向站在一旁的薄璟言,“璟言,这谁家的孩子,怎么这么没礼貌!”
  
      “你才没礼貌!”小家伙‘哼’了一声,背过身去不再看她。
  
      薄璟言将小家伙抱在沙发上,“你回去吧。”他在看着小家伙,话却是对着葛姝说的,“至于结婚的事,以后有时间再谈。”
  
      “可是——”
  
      她刚启唇,却在看到男人骤然蹙起的眉峰,便很识趣的转了话锋。“好,那我走了。”
  
      男人淡淡的“嗯”了一声,之后就把全部的关注力都放在那个看起来很不讨喜的孩子身上。
  
      她转身走了没几步,又回过头来,半玩笑般的说道:“璟言,你这么在乎这个孩子会让我误会你真的是这个孩子的父亲呢。”
  
      他点点头,仿似不经意又似有意,“也许,我倒真希望这孩子是我亲生的。”
  
      葛姝笑了笑,正要离开,薄璟言却再次出声唤住了她,葛姝再次回头,看着男人英俊的五官,以为他是要留她吃饭,美丽的脸庞流露出开心的笑。
  
      薄璟言看着她满是期待的脸,很随意的笑着,“一直想着问你,每次见你每次忘,这会儿提起来,就想问问你,我车祸那会手上本来带着一串佛珠,那串佛珠我醒来之后就不见了,你照顾我那几天,有没有见过它?”
  
      “没有。”她连想都没想的直接否定,“会不会丢在车祸现场?”
  
      “你确定?”他在给她机会。
  
      葛姝点头,“对,我确定。”
  
      薄璟言是笑了一下,“那你走吧。”
  
      葛姝有些悻悻然的转了身。
  
      她并未从注意到,在她转身的一瞬间,男人的眸底泛出的阵阵寒光。
  
      那串佛珠一直到他出院的时候他都一直带着,她怎么敢这么确定的就说没看见?
  
      **
  
      薄璟言这几天晚上都会回南岭别墅住,睿睿不跟他住一起,住在他市区里面的一栋高档复式小区里面,那里虽然一直有女佣作陪,但他每晚都会陪他直到睡着,然后再折回南岭别墅。
  
      睿睿向来睡得早,这天,他跟往常一样,接近9点的时候就已经回了南岭别墅的房子。
  
      辛姨知道这几天他都会过来住,所以不管多晚都会给他留着玄关处的灯。
  
      进屋之后,他直奔了卧室,打开卧室的灯,刚扯掉领带要进衣帽间换衣服,就一眼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女人,目光直视着他。
  
      她精神看起来好了一些,但是脸色依旧很苍白。
  
      见着这样的她,薄璟言的眉目间掠过寒凉的嘲弄,语气里同样也漂浮着讽笑,“这么心急就出院了?”
  
      黎曼攥着拳头,指甲扣在掌心里,“你不是说只要我回南岭别墅就可以见到睿睿了?”
  
      “你又曲解我的意思!”他看起来很不满,一步步走到她的面前,大手扣着她的下巴拉向他,炙热的呼吸落下。嗓音性感恶劣,“想见儿子是不是?”
  
      黎曼强忍着不让自己推开他,咬着唇,点点头。
  
      男人低头看她屏住呼吸的脸庞,唇角勾起淡淡的笑容,俯身凑到她的耳边,像是恋人间亲昵的耳磨厮鬓,“想见儿子你不好好表现……你让我怎么让你们母子见面?”
  
      黎曼的神经骤然绷紧,她听着自己紊乱的呼吸声,低低的嗓音带着压抑和隐忍,“薄璟言,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本事大到可以一手遮天?关押私藏一个活生生的孩子,你知道你犯了多大的罪吗?”
  
      “黎小姐谬赞了!”他突然站直了身子,态度谦虚温和,黎曼偏生听出了一股狂佞不屑的味道,“我倒是欢迎你用各种手段来给我定罪,报警也好,什么都可以,我薄璟言奉陪。”
  
      “你很得意,你知道我斗不过你!”
  
      “我知道你的脾性。”他冷笑了一声,“你要不把自己比如绝境,,永远不会知道,什么叫以卵碰石?”
  
      她其实很明白,若是跟他反着来,她的确是在以卵击石,而且以前她也不是没尝试过,被碰的粉身碎骨不说,还照样被他吃得死死的!
  
      她咬住唇瓣,听着自己的声音,从来未有过的苍白,“你说吧,要我怎么表现!”
  
      薄璟言冷笑了一声,“怎么?这么快想通了?”
  
      “对,想通了!”她点点头,仿佛真的想通了,“你要我怎么表现,我就怎么表现。”
  
      “怎么表现那要看你,要我说那就没意思了吧!”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走往了衣帽间。
  
      黎曼看着他走到衣帽间脱掉了身上的大衣,她想了想,也起身走了过去,自觉地伸手接过了他脱下来的大衣,低声道:“我来吧。”
  
      薄璟言看着她把大衣挂了起来,然后折回来,抬起脚后跟,伸手去解他的衬衣领口。
  
      他本身就比她高出一个半头,又立得笔直,黎曼费了好大力气也没解开,秀气的眉头忍不住攒起,“能不能倾一下身子?”
  
      薄璟言勾了勾唇,倒是很配合的朝她倾下身去,这样突然的大幅度动作,黎曼没准备,男人的唇直接送在她的脸颊上。
  
      黎曼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松了手后退了几步,警惕的目光凝着对面的男人。
  
      她的恐惧与反感落入薄璟言的眸底,男人的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你要这么不情愿,我不勉强你。”
  
      男人抿着唇,自己解开了领口的扣子,一双深眸仿佛洒了浓墨,暗得可怕,“你可以随时从我这里滚出去!”
  
      黎曼松开了印上牙印的殷唇,走上前去刚要继续去帮他解开剩下的那些没打开的衬衣纽扣。
  
      男人却冷漠的伸出修长的手指,挡住了黎曼伸过来的手,话语中净是淡漠的嘲弄,“我既然这么让你嫌弃,你又何必委屈了你自己?”
  
      说完,自己动手脱下了衬衣,大步走出衣帽间。
  
      黎曼不知道该怎样让男人开心了,然后才能让她跟睿睿见面。
  
      跟他**吗?她死也不要!
  
      茫然的跟在他身后走,没想到男人突然停下了脚步,她一时没注意,脸部狠狠地撞在了男人的后背上。
  
      钻心刺骨的痛意袭上来,她下意识的捂住鼻子,却见男人回过头来,黑到透不进光的眼眸不耐的盯着她,淡漠逼仄的嗓音渗出嘲弄,“我要去浴室冲澡,你跟着我是打算陪我一起共浴是不是!”
  
      黎曼想也不想的摇头,看着男人一脸怒意的转身步入了浴室。
  
      黎曼不知道去哪儿带着,就这么呆呆的站在原地,直到男人从浴室出来,整个人赤条条的只在腰部围了一条白色的浴巾,露在空气中的肌肉,健硕的充满着雄性的气场。
  
      这样子的他黎曼不是没见过,性感又危险的身躯让她很害怕,大脑不受控制的想起了前两次的情事。
  
      令她没想到的是,男人却目不斜视的越过她,走进了衣帽间。
  
      没一会儿,男人穿好了家居服从衣帽间走了出来,沉眸淡淡的撇过她,声音异常冷漠,“你还矗在那做什么?要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走了!”
  
      让她走?
  
      然后呢?
  
      黎曼想也不想的摇摇头,她还没见到睿睿,怎么可能走。
  
      她挽了挽袖子,“你晚上吃饭了吗?没吃的话我去给你准备宵夜怎样?”
  
      “不用了。”
  
      他冷冷的说完,背对着她,掀开大床被子的一角,正要躺下去,女人柔弱无骨的小手突然覆在了他的手臂上。
  
      他手背一僵,侧眸看去,黎曼正怯生生的看着他,细白的齿咬着唇,“吃吧,你好久没尝尝我的手艺了……”
  
      黎曼看着男人漆黑如夜的眸底几度转变。最终点头的时候,她才慢慢舒出一口气。
  
      没有费很长时间,很快的,一碗西红柿蛋面被她端进了卧室。
  
      她一进卧室,一股子浓厚的烟味重重的朝她袭来,本身她就闻不得烟味,加上肺炎又没好利索,黎曼受不了的咳嗽了几声。
  
      男人听到她的咳嗽声,倒是自觉地将还未抽完的烟蒂按在了烟灰缸里,起身打开了卧室的窗,又再次折了回来。
  
      将面端在了男人的跟前,黎曼温柔轻软的嗓音轻袅的说着,“上次给你煮的清汤面你不喜欢吃让我给倒了,这次煮的西红柿蛋面,你尝尝口味怎么样?”
  
      薄璟言从她手里接过筷子跟勺子,挑起面大口大口的吃起来,不说好吃,也不说不好吃。
  
      黎曼就这么看着他。男人的侧面冷毅坚硬,五官线条很完美,跟五年前一样,除了下巴上长了些胡须。
  
      她这样看着他,或许还能找出些当年的柔情,忍不住开口问道:“薄璟言,你没把睿睿怎么样吧?”
  
      薄璟言吃面的手一顿,他侧目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你觉得我会把他怎样?”
  
      黎曼垂着头,一脸的无助,“我不知道……”
  
      薄璟言喝了一口面汤,西红柿的酸味让他忍不住眯起眼。
  
      缓过了这一会儿,他才漫不经心的说道:“你要听话我自然不会把他怎样。”
  
      提及睿睿,她像是话痨一样,说起来就没了完,“他怎么样?是胖了还是瘦了?有没有哭着找我?没有熟悉人在他身边,我怕他晚上睡不着的……”
  
      薄璟言握住筷子的那只手,似乎一直在隐忍,手背上的青筋跳跃的厉害。
  
      见男人不说话,她有急不可耐的转问:“那我能见见他吗?见一面就好。”
  
      薄璟言没回答她,直到吃完最后一口面。
  
      在她悻悻的以为男人不会搭理她的时候,男人却又突然开了腔,“我可以让你们视频聊天。”
  
      黎曼欣喜若狂的瞪大眼睛,还没等她开腔,男人低沉的声线再次响起,“但是前提,我有要求。”
  
      黎曼激动的心情因为男人的要求又一点点的浓缩回去,她害怕男人说出一些不入流的要求,提心吊胆的凝视着他,却又不得不开口询问,“什么要求。”
  
      将筷子放下,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后背上,闲适的开口,“首先,我很不希望你时时刻刻的在我耳根儿前一遍遍的提起你那个所谓的宝贝儿子。”宝贝儿子四个字,他故意加重了说话口吻。很是反感的。
  
      “还有,好好的住在这里,这期间正常去黎氏上班,跟你儿子视频的时候注意说话措词,你要敢告诉她不该告诉的,别怪我让你一辈子都见不到他。”
  
      那冷淡的声音像是一股寒意侵入黎曼的五脏六腑,她咽了咽唾沫,不十分太懂,“什么是不该告诉的跟该告诉的?”
  
      “你只要告诉他,你很忙,没时间照顾他,让他乖乖听我的话,那我还能考虑考虑,可不可以让你们母子到时候见上一面……”
  
      还可以见面……
  
      黎曼立马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好,我答应你。”
  
      “如果我说的这些你都能做到的话,我可以考虑明天早晨让你跟他视频。”
  
      黎曼不解,“为什么要是明天?”
  
      薄璟言挑起眉梢,“你要是不喜欢明天的话,也可以选择不视频!”
  
      “明天就明天。”黎曼觉得自己都快被他整的心脏病发作了一样,赶紧接腔,“说好了呢。”
  
      “既然定下了,就老实回床上睡觉!”他说着,拉着她就往大床上走去。
  
      黎曼被男人硬拖着,身体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脑袋灵光一闪,她想也不想的说道:“薄璟言,你把你的条件说完了,我也有条件要说!”
  
      薄璟言行走的步伐突然停了下来,转过头去看着她,一脸邪气的戏虐,“你也有条件?”
  
      黎曼咬牙点头。
  
      “说说看。”
  
      “我可以答应你继续住在这里,但是我们必须分房间睡!”
  
      “不行。”男人想也不想的反驳。
  
      黎曼一捉急,抽出了被他牵住的手,冷声道:“薄璟言,你觉得兄妹之间睡一个床正常吗?”
  
      嘲讽从薄璟言的眸底流露出来。“别说是睡一个床上了,我连你的人都睡了,你从头到脚我哪里没见过,到现在才跟我提兄妹之间,不觉得为时已晚?”
  
      不提黎曼不生气,提起来她就忍不住怒吼:“你这话说的,难道我不是被你强迫的吗!”
  
      “那五年前呢?”薄璟言牵动唇角,温浅的笑,“五年前也是我逼迫你的是不是?再说上次做的时候,我瞧你叫的比我还舒服!”
  
      “我没有!”她想也不想的反驳,反应过来之后又怒又羞,整个脸都涨着通红通红的,“薄璟言,你别跟我玩文字游戏。”
  
      薄璟言抿唇,眸色浓得像泼墨,“我可以答应你不碰你,但是不睡一张床,你想都不要想!”
  
      说完这句话,男人已经将她扯到了床上。
  
      下一秒壁灯就被关上,整个房间瞬间暗了下来。
  
      薄璟言一只手穿过她的脖颈,将她整个人包裹在他的胸前。
  
      两人这么亲密的睡发让黎曼非常不自在,动来动去的想要退出男人的怀抱。
  
      耳边是男人咬牙切齿的斥责声,“黎曼,你再动,我可不敢保证待会儿能不能做出什么你不乐意发声的事情!”
  
      此话一出,吓得黎曼立马停止了蠕动。
  
      几分钟的安静,女人柔软的嗓音打破了房间里的安静,“薄璟言,你不会是想这样分离我们母子三个月吧?”
  
      “看心情。”
  
      如果睿睿好好的没事,她也可以按时跟他见上一面的话,三个月的时间,换取她跟睿睿的自由,她完全可以忍受。
  
      她不确定,还是问了出来,“薄璟言,三个月以后,你会放我跟睿睿离开的是吗?”
  
      男人沉默了几秒钟,突然开口,满是疲惫的嗓音淡淡的响在夜色中,“好了,我累了,睡吧!”
  
      黎曼还想说什么,男人的大手却将她的头突然按在自己的胸前。
  
      黎曼听着男人胸腔发出来的沉稳心跳声,再没说什么,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清晨醒来的时候,薄璟言已经从浴室冲完澡出来。
  
      她瞪着男人的身躯,反应了好几秒,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早啊!”
  
      薄璟言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后默默的转身去了衣帽间。
  
      黎曼讪讪的进了浴室,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再见到薄璟言的身影了。
  
      她愣了愣,不是讲好了今天早上让她跟睿睿视频聊天的吗?
  
      以为他已经去了公司上班,下楼的时候却发现男人正在餐厅里吃饭,她立马跟了过去。坐到了他的对面,早餐辛阿姨还在准备中。
  
      黎曼凝着喝着咖啡的男人,出生询问,“什么时候让我跟儿子视频?”
  
      “待会我过去找他,用我的手机跟你聊。”
  
      “你要去找他?”黎曼讶异的重复了一遍,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闭了嘴,然后再没说一句话。
  
      薄璟言最先吃完,离开餐桌前给黎曼丢下这么一句话,“快点吃,我在大厅等你,这里地方偏,早晨出租车少,我送你去黎氏。”
  
      “好!”黎曼很痛快应下。
  
      薄璟言的脚步顿了顿,不过也就几秒钟的时间,很快的,他就走出了餐厅。
  
      ***
  
      薄璟言将黎曼准时送到黎氏。
  
      黎曼一下车,看着薄璟言的车子离开。她赶紧招了一个的士,一上车,就指着不远处薄璟言的车子跟出租车司机解释道:“师傅,跟紧了前面那辆车牌号5个8的车子。”
  
      出租车司机看了一眼薄璟言的车子又从后视镜看了一眼黎曼,‘猛’拍了一下方向盘,样子看起来比黎曼还兴奋,“捉奸吗?小姐您放心,您别看我一辆破桑塔纳,尧州这块地,还没有我跟不上的车,就前面那辆限量版豪车,那也不是我的对手。”
  
      黎曼,“……”
  
      前面的薄璟言其实在早晨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黎曼的不对劲,他有意开的慢,就是想看看自己的猜测对不对。
  
      果不其然,被他猜中。
  
      他知道,黎曼是想跟踪他找到睿睿的住处。
  
      男人的嘴边溢出一抹戏虐的笑,玩够了。他一个转弯,脚下一点点的踩下可油门,车子飞速冲了出去,很快的,黎曼做的那俩出租车就被他狠狠地甩在了后面,慢慢的,看不见踪影。
  
      黎曼那边,出租车内,司机一脸的傻眼。
  
      黎曼一脸的黑线,“师傅,你不是说尧州这块地,还没有你跟不上的车子吗?”
  
      出租车司机,“……”
  
      ***
  
      薄璟言进屋的时候睿睿刚从被窝里醒来,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瞪着薄璟言。
  
      他脱下大衣,走到床上坐了下来,一边拿出手机,“妈妈要跟你视频聊天,睿睿要不要?”
  
      一听是妈妈。小家伙眼睛瞪得老大,拍着手说好。
  
      薄璟言打开微信,找出黎曼的头像,点开了视频,然后递给了小家伙。
  
      黎曼接到视频的时候,此时刚从出租车上下来。
  
      她找了个相对安静的地方接了起来,小家伙稚嫩的声音跟漂亮的脸蛋从手机屏幕映入她的眼帘。
  
      “妈咪妈咪!”
  
      小家伙手舞足蹈的跟她打招呼,看起来很开心。
  
      “睿睿。”听着儿子的声音,几天来的紧张担忧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下来,眼眶不由的湿润了一大圈,“这两天玩的开心吗?”
  
      “挺好哒,老薄对我很好。”小家伙笑嘻嘻的说着,“妈妈,你什么时候才能忙完啊。”
  
      黎曼看着手机屏幕仔细观察了儿子好一会儿,不知是手机的原因,还是儿子真的胖了。
  
      她总觉得儿子的脸比离开前的那两天胖了小一圈。
  
      “妈咪,我问你话呢!”
  
      小家伙的叫声打断了她的走神,想着薄璟言的警告,她笑着回道:“妈咪还要忙一阵子,你好好听叔叔的话好不好?”
  
      “好啊!”
  
      儿子这么痛快的答应,黎曼愣怔了片刻,试探性的问:“睿睿,你这两天不想妈妈吗?”
  
      “想啊!”边说着,边看向一旁,“老薄,给我穿衣服。”
  
      黎曼蹙眉,“睿睿,你多大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好吧。”小家伙被妈妈说教,很不满的撇撇嘴,“妈咪我要穿衣服了,挂了哦。”
  
      黎曼,“……”
  
      黎曼看着挂断的视频,小小的酸意从心口泛开,小东西。白白让她担心了这几天,才离开几天,看起来一点不想她啊!
  
      小白眼狼!
  
      收起手机,黎曼很是不快的进了黎氏。
  
      李思早早的等在办公室,见到她,就像见到救星一样,小跑的跑到黎曼跟前,“哎呦喂,黎曼姐,您终于来上班了!”
  
      黎曼眨眨眼,“怎么了吗?”
  
      “前天刚来公司上班的黎副总,听说还是您同父异母的妹妹。”她观望了一下四周,确定没人才又出声道:“知道您这几天没来上班,很生气,专门跑到咱部门来找我,让我转告您,说您什么时候来上班了,让您去办公室找她。”
  
      黎曼脸上的表情没多大波动。闻声也只是点点头,“好,我知道了,你快忙去吧!”
  
      李思点点头,有些担忧的看着她,末了也没再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
  
      在公司,黎璐的职位比她的高,不管她说什么,她应该听从。
  
      她没多耽搁,趁着早会之前去了黎璐的办公室。
  
      她那天听说过秦雪瑶跟黎璐的糗事,来公司大闹,黎晋航才给黎璐安插了一个副总的位置。
  
      一个比她职位高,却不顶事的职位。
  
      黎曼走到副总的办公室门前,很礼貌的敲了敲门,里面响起一道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没一会儿,从里面传来黎璐的略微慌乱的声音。“等一下!”
  
      黎曼没说话,静静的等在门外,没一会儿,办公室的门从里面打开,走出一个三十上下的男人,男人的衬衣有些乱,出来的时候看了她一眼,然后低着头一句话不说的离开了。
  
      黎曼抿了抿唇,打开门走了进去。
  
      里屋,黎璐正在补妆,见是她,嘲弄的笑声从她嘴里溢出,“呦,我当是谁呢,黎大经理舍得来上班了?”
  
      黎曼淡淡的看着她,“不是你让我过来找你的,黎副总?”
  
      “对,是我叫你过来的。”她突然走到办公桌。从抽屉里取出一个文件,直接甩到了她面前,“看看吧,确定没问题了签字,然后你就可以滚出黎氏了!”
  
      黎曼看了她一眼,才拾起桌子上的文件,看了几眼,直接将这份文件撕成了两半,又扔回了原处。
  
      “你干什么!”黎璐瞪着桌子上的两半碎纸,再看看她,眼珠子几乎要在她身上戳下一个洞。
  
      黎曼清浅的目光看着黎璐,面上一直维持着某种淡笑,“想要我离开黎氏,你说了不算吧,你要真有能耐,让爸来找我,我自然不会赖在这里不走。”
  
      她说完这句话,转身直接往门口走去。
  
      “黎曼!”身后。黎璐气得尖叫,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本书,直接朝她扔了过去!
  
      好巧不巧的,那本厚重的书直接仍在了她的后脑勺上,黎曼忍不住闷哼了一声,下意识抬手抚上后脑勺,她还没来记得回头,办公室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黎曼正好跟来人打了个照面,她愣了一下,甚至忘记了后脑勺的痛疼感,脱口而出,“叔叔?”
  
      “曼曼。”来人走进来,脸上挂着善意的笑。
  
      没错,来人正是黎家二叔,黎晋宇。
  
      黎曼主动跑上前去抱了下黎晋宇,“您从国外回来了?”
  
      从小到大,黎曼就很喜欢叔叔。跟黎晋宇比跟黎晋航亲,因为,每次她被秦雪瑶欺负的时候,叔叔总会第一时间出来帮她。
  
      黎晋宇摸了摸黎曼的头发,“恩,回来了!这不听说你跟璐璐都来公司上班了,过来看看。”
  
      黎曼还没说什么,黎璐在身后冷笑,“叔,她因为旷工,让我给辞了!”
  
      “你胡说什么!”黎晋宇凝着黎璐,脸色发青,之后又把目光放在黎曼的脸上,“曼曼你先回去,我跟璐璐谈谈。”
  
      黎曼点头,这才走了出去。
  
      出去之后,黎曼摸了摸后脑勺,那里。似乎起了一个包……
  
      黎曼无奈的叹了口气,直接回了她的办公室。
  
      中间她接到过阮媛的电话,阮媛告诉她,琼斯从美国飞来了。
  
      她吓了一跳,想着阮媛为了她,到底还是没能逃过琼斯的魔爪,心里难受,便出声问:“他现在在哪?”
  
      阮媛摇摇头,想起黎曼看不见,才出声,“不知道,只是说让我晚上去魅色找他……”
  
      “去魅色?”黎曼疑惑出声,抿着唇思忖了半响,直截了当的道:“我不放心你,陪你一起去吧。”
  
      天时地利人和,正好下班之前她收到了薄璟言的短信,说他晚上有事,要九点以后才能回去。
  
      下班以后。黎曼这才放心的去跟阮媛会面。
  
      薄氏这边,薄璟言刚从会议室出来,林助理就匆匆朝他走了过来,在他耳边轻声呢喃,“薄总,楼下一美国人找您,介绍自己的时候,他说他叫琼斯!”
  
      琼斯……
  
      薄璟言眯起狭长而幽暗的双眸,“琼斯,不就是我前两天让你查的睿睿的亲生父亲?”
  
      林助理点头,再没言语什么。
  
      男人的薄唇抿了抿,他看了一眼手表,文单声道:“把他带到会客厅,我一会儿过去!”
  
      “是!”
  
      薄璟言英俊的脸庞面沉似水,深沉敛着怒意的眸似在卷着翻滚的暴风雨,“这期间看好了睿睿,不要让他们见面!”
  
      林助理抿唇,“是。薄总!”
  
      薄璟言回去放下手上的东西,就直接去了会客厅。
  
      会客厅里,一个黄发蓝眼睛的白种人坐在里面,见到他,礼貌的从沙发上站起,迎了过来。
  
      男人虽然保养得很好,但还是能看出他约莫四十上下的岁数,成熟的脸庞刚毅冷峻,举手投足间散发出不怒自威的气场。
  
      他很有礼貌的朝薄璟先伸出手,“您好,薄先生,初次见面,打扰了。”
  
      薄璟言浅淡的伸过手去跟他轻轻一碰,很快的收回了手,“琼斯先生特意来找我,自然是有事要跟我谈,怎么能算是打扰呢?”
  
      “看来薄先生是爽快之人。”琼斯淡淡的笑着,幽蓝的眸子凝着薄璟言。“那我就直奔话题了?”
  
      男人薄唇勾着笑,语气低沉懒散,“洗耳恭听。”
  
      “薄先生,听说我儿子在你手上?”琼斯好像在说一间很普通的事情,脸上仍然噙着笑,“您这样的风云人物,不会不知道这样私自关押别人的孩子,是犯法的?”
  
      薄璟言冷静了一会儿,到底没能忍住,眸底迸出一股气息森然的暗色,“是黎曼告诉你的?”
  
      “是谁告诉我的不重要。”琼斯慢条斯理的说着,“重要的是我的孩子在你手里,薄先生,我能过来找你,只是不想把事情搞的太僵,毕竟你我都是各国有头有脸的角色,事情闹得太大,对你、对我都不太好。您说是吗?”
  
      薄璟言干净的脸上铺着一层凉薄的笑意,“黎曼以为她把你找来我就会乖乖把人交出去?”
  
      琼斯漫不经心的笑,“因为她还是比较了解,我的势力有多大。”
  
      薄璟言猖狂不屑的一笑,“琼斯先生,我要说不呢?”
  
      琼斯垂了垂眼睑,说话的语气渐渐变得很轻、很无奈,“薄先生,我们非要搞到翻脸的地步是吗?”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12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