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 > 第五十八章 消失的小随从

  小牧师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某人出风头,尤其是在洛洛面前,这让他心情很是不爽。
  实际上希尔顿最近一直都在苦恼,他之前用来对付别的女人的那套东西在菜鸟勇者这里屡屡吃瘪,金发美男甚至已经在思考要不要使用一些规则之外的特殊手段,既然得不到女孩儿的心,那退而求其次,先得到她的身体好像也不错。
  感情这种东西,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嘛,都说女人对她人生中的第一个男人印象最为深刻,希尔顿并不是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痴汉,他也看不起那些只会霸王硬上弓的家伙,追逐猎物的过程本来就是一种享受,就算偶遇挫折,通常情况下金发美男也会选择徐徐图之。
  但这次的情况不同,小随从的存在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烈威胁,希尔顿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事情正在朝着他最不想看到的方向发展,对此,他必须有所准备才行……
  尸体的事情让小队的气氛有些低沉,一路上大家都不怎么说话,尤其对于落落这样的菜鸟新人,地下城的残酷远远超出她的想象。
  似乎看出她在想什么,队长汉森解释道,“在这里打劫的事情总是时有发生的,而且一般都不会留活口,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回到地面上还有可能要面对法律的制裁,如果传出去其他小队看到肯定也会有所防备,增加了以后得手的难度。但如果你的手脚够干净,口风够紧的话,那就没有人知道你手上的东西是怎么来的。”
  “绝大多数劫掠者都把自己隐藏的很好,在他们对你动手前你很难识破他们的身份。”老盗贼爱德华叹了口气,挽起袖子,指着胳膊上一道很是狰狞的疤痕道,“这伤就是当初我们小队被人偷袭时一个家伙在我身上留下的,当时敌在暗我在明,他们动手前做足了功课,对我们的队伍配置了如指掌,而我们对他们则是一无所知,所以刚一照面我们就吃了大亏,我的对手是一个兽人战士,嘿,那混蛋的一斧险些没把我这条胳膊给砍下来,不过好在后来另一只小队经过,出手救下了我们。”
  “但话说回来,就算打劫需要灭口一般也会给对方一个痛快,被人聚拢在一起像牲口一样屠宰掉等于是连最后的尊严都不留给对方,这未免也有些太过分了。”二阶剑士的目光中罕见的透露出一抹怒意。
  大家都是冒险者,冒着巨大的风险在地下城中探索不知是否存在的宝藏,期间不但要面临层出不穷的怪物还要提防同类的黑手,之前那六具尸体的惨状被众人看在眼里,心中难免生出一股兔死狐悲之感,不晓得自己哪一天是否也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爱德华在天黑前找到了一个相对干燥的山洞,在洞口布置了一些防御陷阱,众人抽签排好了守夜的顺序,之后便开始生火做饭。
  晚上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难得表现不错一次,没有到处闲逛乱窜,吃完饭后就老老实实的坐在原地,捡了块儿石头在地下写写画画。
  说实话白天的时候洛洛真为少年捏了把冷汗,他就像是个好奇宝宝一样,看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东摸一下西摸一下,菜鸟勇者提醒了他好多次,生怕这货一不小心触到什么机关陷阱被一箭射穿脑袋,或者惊动什么毒蛇猛兽,自己这边一个没留意他就被什么怪兽吞进肚子里去了。
  结果这家伙一如既往的把她的话当作耳旁风,即便后来被萨帕塔飞蛇偷袭,看的出来当时他也被吓了一跳,好不容易安静了会儿,可之后没过多久小随从就又固态萌生,继续像个多动症患者一样到处摸来摸去。
  洛洛只觉得从来没有这么心累过,这家伙实在是太不让人省心了。
  好在某人的运气始终不错,这一路走来除了之前那次意外,居然一直都安然无恙,等到晚上他总算是消停了下来,让女孩儿也松了口气。
  洛洛的运气不错,抽到了第一班守夜,一起的还有精灵弓手的两个随从,是一队双胞胎兄弟,罗布则被排到最后一班,和金发美男做伴。为了防止有的冒险者偷懒,只让随从一个人守夜自己却躲在一旁睡大觉,因此在排班的时候汉森特意规定冒险者不能和自己的随从排在一起。
  金发美男觉得这对自己来说是个好消息,毕竟洛洛总和少年在一起让他看的很腻歪,尤其夜深人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等大家都睡熟后鬼知道两人间会发生什么事情,现在这样的安排就不存在这种问题了,不过坏消息是他发现自己和罗布排到了一起。
  尽管牧师一直不愿意承认,但在心中某个地方对这个他看不透的家伙始终怀有一丝畏惧,考虑到对方随从的身份,这种畏惧又是让他感到羞怒,他堂堂一个职业者,居然会去害怕一个底层的平民,如果传出去这会是一件多么丢脸的事情。
  而另一方面,在得知罗布的学者身份后金发美男又开始变得有些疑神疑鬼,觉得这家伙不好好在图书馆呆着,或者跑去领主面前献计献策,非要来给一个小菜鸟做随从,这当中莫不是有什么阴谋?难道说这家伙一直在装傻,其实背地里也对洛洛有所图谋,否则没法解释他现在这种行为啊。
  希尔顿以己度人,自然把某人想的很是阴暗,为此金发美男不由辗转反侧,一直到后半夜才睡着。
  反观另一旁的准魔导师阁下忙活完自己的事情后早早的就躺下了,洛洛本来还想和他聊聊白天的事儿,结果发现这货已经进入了梦乡。
  菜鸟勇者没去打扰他,往火堆里加了些干树枝开始守夜,两个魔法时很快就过去了,一直到汉森和她换班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洛洛在离小随从不远的地方找了块儿空地躺下,和衣睡去。
  后半夜的时候她从梦中醒来,迷迷糊糊的朝少年睡觉的地方望了一眼,发现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