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 > 第五十四章 金发美男的妒火

  汉森和爱德华对视了一眼,后者点点头道,“我们的补给有限,两件秘宝的位置离得比较远,我们只能选其中一个,这样的话我也比较倾向湖边的那个,另外今天早上那个C级委托大家都看到了吧,我提议沿途也可以稍微注意下这方面的线索。”
  众人点头,眼见小队队员都统一了意见,希尔顿只好又灰溜溜的溜回队伍中。
  罗布原以为这货之后还会再对他冷嘲热讽两句,没想到金发美男这次竟然很是乖巧的保持了沉默,差点让准魔导师以为这家伙是不是被人给附体穿了。
  实际上希尔顿本来是想开口来着的,也许是因为看到小随从和菜鸟勇者的亲密让金发美男妒火中烧。希尔顿是花丛老手,仗着英俊的面庞迷倒过无数女子,而牧师这一神圣的职业也在很大程度让异性降低了对他的警惕程度,仗着一身过硬的撩妹神技,金发美男已经快记不清这些年自己究竟和多少女人有过露水姻缘了。
  在这其中有奔放如火的舞姬,有如狼似虎的贵妇,傲气凌人的大小姐,也有清纯天真的平民姑娘,楚楚可怜的猫女,酒馆的侍女、杂货铺的老板娘……这些女人各有各的风情,但对于希尔顿来说,无论哪种类型玩的多了都会有些腻味,到后来他几乎不会在一个女人身上花费超过三天时间。
  直到他看见洛洛,金发美男知道他心底一直在渴望的猎物终于出现了。
  希尔顿从来没有见过像菜鸟勇者一样的姑娘,他之前不是没有泡过女性佣兵,虽然后者的数量不多,长的好看的就更少了,毕竟干这一行很辛苦,冒的风险也大,小队里又都是大老爷们儿,在地下城这种没有法制的地方你如果太漂亮,到了晚上的时候一群血气方刚的雄性牲口万一把持不住,那结局岂不就不可描述了吗?
  所以这也是洛洛为什么会女扮男装的缘故。
  希尔顿看到女孩儿第一眼的就被她给深深吸引了,菜鸟勇者和其他的女性佣兵不同,她的身上有股独特的气质。
  金发美男只在出身贵族,接受过良好的教育的年轻女性身上才看到过类似的东西,但洛洛和她们不同,她的身上还有另外一种东西,希尔顿说不出那究竟是什么,只隐隐感觉那是一种他这一辈子都没见过,弥足珍贵的品质。
  这发现让希尔顿欣喜若狂,没有什么比征服一个这样的女孩儿更让人激动的事情了,金发美男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洛洛在他的胯下婉转承欢的样子,这种强烈的反差足以令每个男人都心跳加速血脉喷张。
  然而希尔顿第一次搭讪就碰了个软钉子,金发美男以探讨神学为借口接近菜鸟勇者,这是他以往把妹时的惯用的手段,无往而不利,绝大多数女性都是诸神的虔诚信徒,在被揭穿身份前希尔顿又是正儿八经的神职人员。
  所以通常接下来的发展会是这样——两人越聊越high(希尔顿事先做好功课,为的就是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在神学上很有造诣的大师),而这时天色渐晚,于是目标邀请希尔顿回家小坐。
  通常情况下目标都会留牧师在家里吃晚饭,金发美男就会提议大家既然聊得这么开心不如一起喝点小酒,等到两人都喝的有点醉醺醺的时候话题也就不再局限于神学这样的领域,开始变得越来越暧昧。
  如果这时候目标邀请希尔顿去自己的闺房,那基本上就是在暗示牧师可以啪啪啪了,而如果目标没有这样的意愿,金发美男自己也会找借口把聊天的地点换到目标的闺房,之后的事情也就变得很简单,目标会发现两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床上,而这时牧师的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最终目标在半推半就下还是会被希尔顿给推倒。
  以上就是金发美男捕猎时的标准程序,实践证明这套东西还是挺有效的。
  然而这一招用在菜鸟勇者身上,第一步就有些进行不下去,洛洛对所谓的神学一点兴趣也没有,不,或许不感兴趣这种说法还不够准确,金发美男甚至能隐隐感到女孩儿对于神学的厌恶。
  这让希尔顿有些傻眼儿,不过他之前也不是没拿下过对神学无爱的目标,无非就是再多花点功夫而已,金发美男既然已经盯上目标,就不怕猎物从他的掌心逃跑。
  可令他没想到是第二次看到菜鸟勇者,她的身边居然冒出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小随从,对于少年希尔顿一开始并没怎么放在心上,在他看来双方根本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他是堂堂牧师,对方只是个给冒险者打工的苦力,相互之间没有任何可比性。
  他甚至还忍不住暗暗欣喜,正所谓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所谓的优秀不都是衬托出来的吗,没有一个一无是处的参照物怎么能展现出他的全能?所以当他看到某人连行李都背不起来的时候差点没把肚皮给笑破,就差没拍着大腿高呼哥们儿你是上天派来帮我的吧!
  他以为洛洛也在为小随从的没用而生气,于是就顺着她的意思挖苦了一下准魔导师,结果没想到却被菜鸟勇者给反呛了回来,或许就连希尔顿自己都没注意,就是在那时他的心中竟然对少年升出一丝妒意。
  所以在吃晚饭的时候他才会又去找罗布的麻烦,结果准魔导师可不会惯着谁,直接把他的老底儿给抖了干净,让金发美男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巴。
  但真正让希尔顿感到恐惧的还是在面对双头魔狼的时候他无意间的那一瞥,在那短短的一瞬少年身上所散发出的恐怖气势是他从未见过的,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
  虽然在这之后牧师时常自我安慰那只是自己在精神高度紧张的时候脑海中所出现的幻觉,因为除了他以外也没人看到罗布身上的异状,可尽管如此他却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回想起那一幕。
  一遍又一遍,每一次都无一例外会被巨大的恐惧所支配。
  在这之后他也曾偷偷的观察过小随从,结果从少年的身上他再没看到什么可疑的地方,洛洛教罗布练剑的事情他也听说了,少年表现平平似乎也不像是伪装出来的,这不由让金发美男更加疑惑。
  不过除此之外,希尔顿倒是有些其他发现,洛洛和罗布的关系似乎比他想象中还要亲近,也许两只情场小雏鸟自己都没意识到,但金发美男这样的风月老手却一眼就看出这两人在彼此心中的份量正在一点点增加,这对于希尔顿来说无疑是很危险的信号。
  金发美男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之前在出甬道前他又看见菜鸟勇者和小随吊在队伍末尾嘀嘀咕咕不知在说些什么,这让他胸中的妒火又噌的一下窜了起来,再也按捺不住,又忍不住和准魔导师唱起了对台戏。
  然而刚开了个小头,他不禁又想起了那一瞬间少年身上所展露出的那种天神下凡一般的可怕气势,希尔顿好不容易才积攒起的勇气顿时又稀里哗啦的泄了个干净。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