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 > 第四十六章 好的,爸爸

  洛洛望了眼身旁那群正对着他们指指点点嘻嘻哈哈的佣兵,忍不住怀疑道,“你该不会是想去找他们的麻烦吧?呃……你知道他们全都是职业者,而且有的还是二阶的对吧?”
  实际上女剑士还是尽量把话说的比较委婉,洛洛其实更想说你难道看不出他们的胳膊比你的大腿还粗!随便一口气都能把你吹出二里地?!
  和那群虎背熊腰的家伙相比,魔法师看起来就像是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
  “嗯,那又怎样?营地里不是有明文规定冒险者之间不能相互动手吗?”罗布一副很是无所谓的表情,进入营地前他们每个人都被要求仔细阅读了一遍贴在门口的公约,公约上第一条就是严禁斗殴,一旦发现双方都会被驱逐出营地。
  好不容易才走到这里,洛洛可不想还没看到地下城就要灰溜溜的回瑞恩,更何况她现在的财政状况已经很恶劣了,再拖下去就连买补给的钱都要出不起了。
  “哈?!既然不能动手那你找他们干嘛?”菜鸟勇者有些莫名其妙,不过确认双方不会爆发冲突她也稍稍松了口气。
  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显得信心十足,“对付笨蛋用这里就足够了,你放心,明天我就会让他们异口同声喊爸爸的。”
  “切,我之前怎么没看出来你原来这么能吹牛。”洛洛翻了个白眼儿,她这一天也累的够呛,不但要背行李,还要生火做饭,另外还要照顾某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不知道还以为她才是做随从的那一个来着。
  饶是她意志坚定,这会儿也快扛不住了,训练一结束女剑士就打着哈欠道,“我不管你了,如果挨打记得喊救命,往有工会工作人员的地方跑。”
  说完洛洛就回屋睡觉去了。
  这一晚菜鸟勇者做了一个格外恐怖的噩梦,按理说不久前刚刚遭遇过那么可怕的事情,会做噩梦也是情理中的事情。
  实际上不止是洛洛,冒险小队中的其他人回想起上午那心惊胆颤的一幕脑海里也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狼王那双冰冷狡诈的眸子,不少人睡觉的时候也都做起了噩梦。
  然而洛洛做的却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噩梦,她梦到自己被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人搂在怀里,菜鸟勇者紧张的要死,拼命的挣扎,可那个人却越抱越紧。
  她能感受到自己脖颈后那灼热的鼻息,而那家伙的一双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洛洛有些害怕,张开嘴想要大叫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音,想要推开身后那流氓可浑身发软一点力气也没有。
  菜鸟勇者越来越惊恐,用尽全身的力气想从那个可怕的梦境逃离出来。
  她有预感如果不赶紧醒过来的话接下来有可能还会有更恐怖的事情发生。
  洛洛从床上猛的坐起,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梦中的那张脸。
  魔法师叼着半个苹果捧着一本不知从哪里来的大厚书,正坐在她的床边看的津津有味。
  “流氓!”菜鸟勇者尖叫着,下意识的就是一拳。
  好在关键时刻某人这段时间的训练总算发挥出了成效,罗布连滚带爬居然闪过了这死亡一拳。
  要知道这可是女剑士的暴怒一击,和平时训练时不同,这一拳再没有任何保留,如果砸在魔法师那副小身板儿上,后者肯定要呕血三升,搞不好还要被砸断一两根肋骨。
  “你搞什么?!”死里逃生的准魔导师又惊又怒。
  “对不起对不起。”其实在挥出这一拳后洛洛就后悔了,要怪只能怪那个梦境实在太过恐怖,让女孩心有余悸,一睁开眼就看见梦里那个坏蛋,任谁都会忍不住给这家伙一拳。
  “算了。”罗布合上手里的书,脸上的表情由阴转晴。看的出魔法师今天早上的心情很不错,居然没有计较菜鸟勇者刚刚差点杀掉自己的事情,咽下嘴里那口苹果后说道,“我估计你差不多也该醒了,就过来等你一起吃早饭。”
  “早饭?你做的?”洛洛很是意外,“你会生火了?”
  “不会。”罗布诚实道,“不过我可以叫外卖。”说完他打了个响指,就见一个一脸凶神恶煞的家伙从外面推着一辆餐车走了进来,女孩的目光一扫到餐车上的东西顿时再也移不开了。
  洛洛清楚的听到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天呐!她居然看到了一碟小笋炒猪肉,一碟卤牛肉,一碟炒青菜,两笼热气腾腾的包子,一盆金灿灿的炒米饭,还有两杯开胃的红酒。”
  “嘛,虽然简陋了一点,但在这种地方也不好要求太多,所以只能凑合吃了。”
  女孩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难道她还没完全醒过来?!
  这些食物在瑞恩街边的早餐摊上或许很常见,但要知道这里可是无尽树海啊,考虑到送货进来的危险性,这里的物价比外面高了五倍不止,尤其像青菜这样的时蔬,由于存储困难,甚至比肉类还要贵,因为大家都知道这片土地是没法种植作物的,营地的供给只能依靠外面输送,这也是为什么洛洛他们这些冒险者会在镇子上就把补给采购完的原因。
  眼前这一盘早餐哪里是简陋,简直已经称得上是奢华了!
  然而如果洛洛没记错的话,魔法师之前那点聊胜于无的积蓄临出发前就已经被她给收缴了,换句话说某人现在应该穷的连叮当响的资格都没有,他哪来的勇气点这么大一桌东西?!
  “你疯了吗,我们根本没有钱付账!”
  “别上火,先喝了这杯水润润嗓子。”准魔导师很是贴心的递来一杯温开水,这才翘着二郎腿慢慢悠悠的开口道,“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实际上这顿饭是一群好心的绅士们硬要请我们的,对吧,弗,弗……抱歉,你叫什么来着,我又忘了。”罗布扭头问托盘子的恶汉。
  “是的,是我们大家坚持要请两位的。”恶汉板着脸答道,“另外,我叫弗林特,汤和甜点要现在上吗?”
  “嗯,上吧,东西放在桌上就好,”罗布挥了挥手,“你可以下去了。”
  “好的,爸爸。”
  噗~菜鸟勇者一口白开水喷在魔法师的脸上,她这时才注意到眼前这个看起来有些眼熟的家伙貌似正是昨天晚上嘲笑他们那群人中的一个。
  想起那晚罗布的豪言壮语,洛洛不由瞪大了眼睛。
  “不是吧,你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