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 > 第四十二章 我其实……是个学者

  实际上,对魔法师同样有所怀疑的并非只有金发美男一人。洛洛作为本次遇袭事件的主角,之后只要稍一思索,马上就能列出一大堆关于某人的疑点。
  比如他怎么知道双头狼并没有敌意,信誓旦旦的教唆她扔掉手里的长剑,以此来换取狼王的善意。又比如在那种情况下为什么只有他从头到尾都变现的很淡定,另外,菜鸟勇者直到现在才注意到,经过一晚的跋涉,就连众人中身体素质最好的汉森队长脸上都露出一丝疲倦,可少年这会儿看起来却神采奕奕,满面红光,简直就跟刚做完大宝剑一样。
  “奇怪,这是什么原理,为什么你会越走越精神?!”
  “那个……大家不都说生命在于运动嘛。”罗布发现自己自从从魔法学院逃出来后鬼扯的天赋真是与日俱增,如今面对菜鸟勇者的质问,准魔导师已经可以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满嘴跑火车了。
  洛洛翻了个白眼儿,“说起来,我好像还没问过你的来历?”
  魔法师耸了耸肩,“如你所见,我出生在这里,瑞恩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我们一家三口靠经营镇上唯一一家杂货铺为生,后来妈妈因为意外不幸去世,八岁那年我为了远离染上赌瘾的老爹外出游学,一直到最近才回来,这些事情你随便在大街上拉个瑞恩的原住民,他们都会告诉你的。”
  “游学?在哪里?学什么?”菜鸟勇者觉得自己好像抓到了重点。
  “我在狮心帝国彼得皇家文学院学习大陆通史,师从托拜厄斯先生,如果你想要知道的话。”罗布嘴里这些东西基本上还是面对肯尼斯时的那套说辞,只不过稍微进行了一下完善。
  里面绝大部分内容都是真实的,只有最重要的在蒂斯特皇家魔法学院的学习经历被他偷换成了在彼得皇家文学院念书,这样一来也间接解释了他丰富的知识储备。
  是的,少年思前想后觉得自己如果想要在小队里待下去表现的太低调貌似也不好,毕竟一个一无是处只想着蹭便宜的人不管走到哪里都会被人鄙视,相反,拥有一技之长的人就算你的技能点点的稍微冷门一点儿大家也都表示可以理解。
  这次轮到洛洛发呆了,“学者?你是学者?!”
  学者在晨曦大陆上的地位或许比不上魔法师,但也是很受人尊敬的一种职业,论战斗力,他们中的大多数甚至还比不上普通人,却以渊博的知识和敏锐的洞察力著称,并且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人都将改善底层人民的悲惨处境当作自己毕生奋斗的目标,在平民中享有很高的声望。
  而与此同时学者也很受统治阶级的欢迎,贵族们希望能够利用学者丰富的知识储备和出色的头脑来帮助自己解决领地内的诸多问题,使自己的治下更加繁荣稳定,从而拥有更多的人口和财富。
  每个帝国的崛起都不是偶然,一个国家的强大绝非只是依靠军事上的强势,而是在经济、文化、政治制度全方面的体现,学者在其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对于任何势力而言,学者都是极其宝贵的资源,而少年口中提到的托拜厄斯先生更是大师中的大师,而且是真心为了人族的崛起而殚精竭虑的大贤者,上到皇帝公爵下到贩夫走卒,提起他的名字每个人都会发自肺腑的尊重,如果你胆敢在茶馆或澡堂里说托老爷子的坏话就要做好被周围的客人痛扁的准备。
  托拜厄斯所著的《富国论》和《帝国兴衰浅述》被誉为统治者的必读书目,每位当权者都不得不看的传世经典,就连精灵和矮人都找人专门翻译过这两本书。
  洛洛没想到少年居然还是这位大师的学生,这么说来他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名师高徒了。
  难怪他的身手这么差,连基础的民兵训练课都没上过,学者——本来就是不以武力见长的一群人,他们更擅长运用自己的大脑来解决各种问题。
  想起这一路上自己居然把一位学者当成随从在使唤,而且动不动就对他使用武力压制,菜鸟勇者不由也脸上一红。
  罗布自己倒是表现的很无所谓,“谁让我欠你钱呢,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嘛,只要能抵债,做段时间的随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洛洛心中的疑惑并没有完全消除,她并不是质疑托拜厄斯先生的伟大,只是除了在大陆史以及哲学、政治、经济、社会学、古代语方面惊才绝艳外,老爷子对于双头魔狼这种凶兽难道也有研究吗?可这种天生会运用魔法的狡猾生物不应该是魔法师们最感兴趣的研究对象吗?
  “唔,你这个问题问的很好……如果将来我有空回彼得皇家文学院,一定会帮你问问我老师的。”结果少年轻描淡写的回答让女孩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罗布发现托拜厄斯先生这块儿挡箭牌简直不要太好用,老爷子招牌硬,学生多,在民众的心目中更是几乎已经被神话,成为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代名词,有什么常理没法解释的东西往老头头上一推基本上都能解决。
  果然,在得知他是托拜厄斯先生的弟子后小队其他成员看向他的目光也立马变得完全不同了,虽然魔法师阁下在大家眼中依旧是个战五渣,但已经没人再把他当成是个废柴了。
  其实严格说来,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倒也不算完全在撒谎,托拜厄斯的确是他的半个老师。
  斯坦因斯和德曼俩人把他在魔法塔上一关就是好几年,期间超魔导师阁下也怕把少年给关傻了,或者三观关出什么问题,将来不但成不了人族的希望,反而跑出去危害社会。
  于是两人专门跑去彼得皇家文学院请来德高望重的托拜厄斯大学者,希望他能给罗布做做心理辅导,上上思想政治课。
  然而老爷子不愧是一代大师,见面之后一句大道理也没说,反而借着上课为名把少年带出去漫山遍野的疯玩儿了两天,直到最后一个下午,一老一少在湖边钓鱼,眼瞅着太阳就要落山,罗布却还意犹未尽,托拜厄斯这才不紧不慢的迈入正题。
  人类世界最著名的大贤者用闲聊一般的口吻问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孩子,你有想过将来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吗?”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