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 > 第四十一章 兔子与雄狮

  “我,我……”洛洛又羞又气,刚想好好修理一顿这个流氓,却突然想起自己现在在别人眼中可是“男儿身”来着,被同性搂一下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唔,难道说这家伙之前其实并不是故意的?只是情急之下一个下意识的举动?
  这么说来反倒是自己错怪了他吗?洛洛左思右想,觉得她练习过许多次的伪装应该没什么破绽,而看某人脸上那副无辜的表情似乎也不像作伪,只好又红着脸对少年伸出手,“对不起,谢谢你之前的提醒。”
  “所以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吗?”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这会儿正忙着狂飙演技,将一个好心救人却反被诬陷的形象表演的淋漓尽致,尤其脸上那副混合震惊和心痛的表情更是让人觉得他好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委屈。
  洛洛哑口无言,明明最委屈的人应该是自己才对啊,不但被人家占了便宜,结果完事儿后还得赔着笑脸去道歉,女孩儿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费了好大力气才从脸上挤出半个勉强的笑容,硬绷绷的道,“恩人,你到底起不起来?”
  罗布估摸着自己再躺下去女孩儿就该把他剁成两段儿了,连忙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爬了起来。
  实际上魔法师也有些心虚,他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就鬼迷心窍的把洛洛给抱在了怀里。
  也许是面对狼王时小剑士那无助的身影刺痛到少年心底的某个地方。
  也许是洛洛之前那句“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一直保护谁”让魔法师感到莫名的心疼。
  在第一次相遇的时候罗布就意识到女孩的身世可能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她随身携带的那把精灵宝剑绝不是无名之物,只有那些古老庞大的家族才会拥有这样珍贵的藏品,然而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让她如今沦落为一名啃着黑面包睡在地板上的小佣兵。
  如果只是这样,换一种生活方式像普通人一样快乐的生活也未尝不可,然而少年能感受到女孩身后所背负的巨大压力,似乎有什么一直在催促着她,逼迫着她不断前进,她一刻也不敢停下脚步,仿佛一旦停下就会被无穷无尽的悲伤所吞没。
  在死亡面前,罗布敏锐的捕捉到洛洛埋藏在心底的巨大恐惧。
  这份恐惧并不是源自死亡本身,而是其他什么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所以那一刻的少年毫不犹豫的伸手将女孩给拥入怀中。
  而之后的结果……罗布也不出意外的被洛洛撂倒在地,眼见就要挨揍,情急之下准魔导师只好化身影帝,用无辜的眼神和精湛的演技捡回一条小命。
  随着双头魔狼的离去,小队上下都松了口气,直到最后一刻他们都还有些不信这次危机居然就这样轻易的被化解掉了,而洛洛在大家眼中也变得神秘了起来。
  菜鸟勇者究竟有着怎样的人格魅力,竟然连双头魔狼都能感化!
  狼王最后在她面前撒娇卖萌的一幕被许多人看见,大家更是差点没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王霸之气,主角模版?否则为什么别人碰到双头魔狼都是化身晚餐的结局,而洛洛却能虎躯一震,让狼王倒头便拜。
  众人对此自然是好奇无比,包括之前在面对双头魔狼时菜鸟勇者毅然选择抛掉手上的武器,这个在当时大家看来完全是丧失斗志的举动最终也被证明是神来之笔,可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她做出这种选择的呢?
  根据当事人自己的说法,在紧要关头她听取了身后小随从给出的建议,然而大家都觉得这只是菜鸟勇者的谦词,在其他人看来罗布根本就是全程都怕的要死,一直躲在女孩儿身后,最后更是被吓破了胆,死抓着洛洛不放,险些就害死了自己的主子。
  这样的家伙简直就是团灭发动机一样的可怕存在,除了拖自己人的后腿外完全看不出有丝毫的用处,这一路上可以说所有人都已经对少年绝望了,汉森更是打定主意,在正式进入地下城开始探险前一定要劝洛洛换一个随从。
  其他人也是差不多的想法,老盗贼爱德华可不想自己潜行的时候被人像树袋熊一样挂在背上。
  只有金发美男的脸上有些阴晴不定。
  希尔顿不知道是不知自己的错觉,之前女孩将小手按在狼王额头的时候狼王分明处于暴走的边缘,下一刻就要暴起伤人,而转眼却又乖乖蜷成一团,前后出现的巨大反差让众人百思不得其解,而那时所有人都在紧张的观望着一人一狼,只有金发美男无意间向女孩的身后瞥了一眼。
  可就是这一瞥,让希尔顿手足冰凉,恍如置身冰窖。
  金发美男发誓他这一生都没有从任何人身上见过那样恐怖的气势,虽然他只是一个低阶小牧师,可之前在神殿中也有幸见到过不少大人物,其中不乏一些成名已久的高手,然而希尔顿可以肯定,即便是神殿久负盛名的十七位大主教也决计不会拥有如此恐怖的压迫力。
  在那短短的一瞬,少年身上绽发出令人窒息的可怕威压,就仿佛一位君临人间的神祗,在云层上漠然俯瞰着自己的国度。
  他只不过随随便便的看了面前的双头魔狼一眼,后者就被吓得瑟瑟发抖,再也不敢流露出半点凶相,夹着尾巴拼了命的往女孩儿怀里钻。
  这种事情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根本不会有人会相信,居然有人只用一个眼神,就将无尽树海深处的恐怖凶兽硬生生吓成了泰迪。
  希尔顿只是远远的被余光扫过,就两腿发软膝盖打颤,只想跪倒在地匍匐膜拜,只要那目光再多持续一秒,金发美男感觉自己就要当场失禁。
  这……怎么可能?!金发美男的后背被冷汗完全浸湿,幸亏那道气势来的快去的也快,只是眨眼工夫少年就又变回那个普普通通的小随从,仿佛之前那个宛若天神下凡一般的身影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金发美男揉了揉眼睛,忍不住怀疑之前所发生的一切是否真实存在过。
  也许刚刚那一幕只是自己的臆想?是因为双头魔狼委实太过可怕才让自己的神经有些紊乱,眼前出现这样荒诞离奇的画面,牧师在心中如此安慰着自己。
  然而这样就没法解释狼王最后为什么放着眼前的美餐不吃却甘愿离开的原因,回想起双方初遇时双头魔狼那惊诧的目光,所有人都以为那份震惊是因为它见到了菜鸟勇者,但大家都忽略了,其实在那个方向还有另外一个人。
  有没有可能,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和女剑士没有半毛钱的关系,狼王从一开始望向的就是那个人,它所畏惧的也是那个人。
  金发美男被自己这个疯狂的猜想给吓了一跳。
  就连希尔顿本人也觉得这实在太过荒谬,一个小随从的身上怎么可能会有那样恐怖的气势?那股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委实太过可怕,即便现在再想起那一幕一阶牧师还是忍不住会浑身发抖。
  那是兔子在看到狮子时的本能反应。
  拥有那种可怕气势的家伙至少也该和神殿中的红衣主教同一个级别,那是仅次于教皇陛下的大人物,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这时候出现在无尽树海的。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