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 > 第三十八章 狼王

  罗布这番话让在场诸人都变了脸色,眼前这群双头狼已经够难对付了,如果再出现个头领那场上的局势无疑会变得更加凶险,要知道狼类可不是什么讲究以德服人或者长者为尊的族群,在这里想要成为头领就必须拥有绝对的实力,一旦流露出软弱无力的一面,很快就会有新的强者来取代你。
  不过能当上头领也就意味着可以在每次捕猎后享有分配猎物的权利,同时还能指挥狼群,优先挑选配偶等等……
  “总之一支狼群不可能没有头领,而狼群中的头领你往往一眼就能认出来。”魔法师最后还贴心的进行了总结。
  “你……你,你说的头领该不会是那种东西吧。”老盗贼的随从艾米——那个曾经无比爱笑的年轻人,他现在脸上的笑容比哭还难看,眼神中充满了惊恐,伸手颤颤巍巍的指向准魔导师的身后。
  “嗯?”罗布回头,结果瞥到一个轮廓,还没来得及细看,洛洛就又重新挡在了他的面前。
  “双头魔狼?”汉森倒吸一口冷气,只见一只通体雪白的双头魔狼丛森林深处缓缓踱出,它的身体异常强壮,是普通双头狼的两倍,眼神灵动,威严中透露出一抹狡诈,缓缓扫视过众人,金发美男和它对视一眼,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希尔顿怀疑是自己的错觉,他竟然从那双眼睛中读出了人类才有的不屑。
  这头狼王一出场,狼群便安静了下来,匍匐在地以示尊敬。
  众人的脸色这下可真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双头魔狼和双头狼,仅仅一字之差,但战斗力却可谓是天差地别,双头魔狼是双头狼中的异类,根据魔法师协会一份调查研究,平均每一千只双头狼中有几率诞生一只双头魔狼。
  探险小队中的诸人没想到自己会如此点儿背,这么小的概率都被他们给撞上了。
  顾名思义,如果将双头狼比作狼类中的物理职业者,那双头魔狼就是狼类中的法系职业者,它们额前的魔法印记就是最好的身份证明,一只成年的双头魔狼通常能够释放一到两种三阶法术。
  或许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和魔法师相比,双头魔狼并不懂得系统的魔法知识,它们对于法术的运用很粗糙,还停留在原始阶段,更多的是一种本能,本身所能施展的一到两种法术都是天生的,无法像魔法师一样通过后天的学习来掌握更多的法术。
  不过即便如此,一只双头魔狼对于探险小队的威胁也大过其余双头狼的总和。
  “该死,居然会在无尽树海的外围碰到这种凶兽,不是说这些家伙都生活在森林的深处吗?”队长汉森终于色变,这位曾经探索过三个地下城经历过无数次凶险搏杀的二阶剑士在这一刻再次感受到久违的绝望。
  以探险小队的实力对付没有狼王的狼群都嫌不够,更遑论眼下的危险局面,没有种族比人类更清楚魔法的威力了,二阶魔法已经可以轻易穿透普通的制式盔甲,魔法师“战场收割机”的绰号可谓是名至实归。
  就在这时,一路上都表现的沉默寡言的精灵弓手突然开口,“看它的右后腿,我想这就是它之所以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双头魔狼甫一出场,大家就都被它所散发出的强大气势所慑,直到贝克出言提醒众人才注意到原来这只双头魔狼之所以慢吞吞的登场并不是故意在迫众人的神经,而是因为它根本就走不快,狼王的后腿上带着很严重的伤势,没法奔跑,就连走起路都一瘸一拐,难怪它会离开森林深处,回到外围统领起一支并不太起眼的小族群。
  金发美男好像看到了一线希望,面露喜色,“我们大家赶紧逃吧,它追不上我们的。”
  结果牧师就见众人加一狼都用打量白痴一样的眼神在望着他。
  最后还是汉森这个队长比较厚道,叹了口气专门为他做了解释,“我们已经被包围了,逃不掉的,你该不会觉得它会眼睁睁的看我们杀出个缺口吧,而且退一万步讲就算我们真能成功突围,你觉得在这片森林中我们有多大的几率从其他双头狼的手下逃生?”
  老盗贼爱德华点头表示赞同,“狼类都是狩猎大师,尤其在追逐猎物方面,一旦你在野外遇到狼群,唯一的希望就是击退它们,逃跑只会加速你的死亡,更何况这片森林本就是它们的家,在别人的家里玩捉迷藏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希尔顿闻言脸色惨白,“那我们怎么办,就站在这里等它们一个一个把我们的脑袋咬下来吗?”
  “或许我们可以爬到树上去。”洛洛提议道。
  “目前来看也只好如此了。”汉森的眼中充满了忧虑,了解这片森林的冒险者都知道在无尽树海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最好不要随便往高处爬,因为真正顶级的猎食者往往并不是生活在树下,而是在树上,比如树息虫,比如黑环蛇,在那繁茂的枝叶间还有其他各式各样的未知危险。
  不过二阶剑士也知道到了这种时候,他们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爬到树上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而留在地面只会变成狼群的美餐。
  想明白这一点,汉森反倒轻松了下来,他现在唯一不确定的就是眼前这只双头魔狼究竟会不会留给他们爬树的机会,到目前为止他还不知道对方究竟掌握了几个三阶的法术,这些法术又分别是什么?
  如果是群体增益类的辅助法术,他们还有的一搏,但如果是类似疾风之刃的单体攻击法术他们恐怕就要面对减员的风险了,最坏的可能是对方掌握了酸雾术之类的范围攻击法术,他们往树上爬就几乎就是在自杀了。
  狼王并不着急,任由众人聚在一起商量对策,它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反而在漫不经心的打量着眼前的猎物,从金发牧师开始,到老盗贼它的目光就像是在环视餐桌上一道道菜品,这让汉森的心不由自主的沉了下去。
  眼前这只双头魔狼显然已经具备了相当的智慧,它不可能猜不到探险小队在想什么,而它之所以表现的如此淡然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
  下一刻,众人只觉得脚下一沉,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突然按在了肩膀上,别说爬树了,连抬抬手都变得无比困难。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