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 > 第三十四章 第一堂训练课

  训练是痛苦的,尤其当别人在睡觉而你在训练的时候这种痛苦还会加倍。
  罗布不知道自己一个堂堂高阶法师,学习剑士的劈砍和格挡有毛线用。
  就算自己最终练成一代剑神,施法的时候也不能把剑带在身上啊,总不能每次一开战,自己先去找个地方扔剑,搓完法术再屁颠儿屁颠的把剑捡回来,先不说两军交战,杀的昏天黑地自己还能不能顺利找到自己先前丢掉的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战场上遛狗来着。
  不过经过一天多的相处,少年已经把洛洛的脾气给摸的差不多了,他知道女孩儿平时看上去很好说话,可实际上骨子里却有着一种执拗,当她坚持一件事情的时候别人说什么都没用。
  就比如之前穿不穿护具的问题,罗布估计自己如果敢对她的训练计划表示拒绝,最终的结局很可能就是再被揍一顿,然后老老实实的滚回来练剑。
  既然最终结果反正都是要练剑,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决定自己还是不要找揍了。
  虽然困的要死,但罗布还是强撑着被洛洛整整训练了整整两个魔法时。
  不过常言说得好,有得必有失,当上帝为你打开一扇门的时候也会给你关上另一扇窗。
  罗布在魔法上的天赋惊世骇俗,令无数魔法师羡慕的想吐血,但他在学习剑法方面的天赋也让洛洛想吐血,只不过这次不是羡慕而是气的。
  洛洛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渣的家伙,从少年的动作上来看他真是一点基础也没有,连剑都抓不稳,这点也让菜鸟勇者觉得很不可思议,一般来说除非贵族子弟,否则普通男性在十二岁后基本都会接受当地的民兵训练,学习一些基础剑法,如果不是看他练的还算认真,她真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故意的,报复自己不让他睡觉来着。
  然而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在剑术方面准魔导师先生水平堪忧,魔法师的身体素质普遍都很凑合,和靠力量吃饭的近战职业根本没法比,再加上他刚刚走了一晚夜路,累的一塌糊涂,另外腰间盘的伤也没好利索,这会儿举起剑浑身上下都在哆嗦。
  罗布完全凭借意志力在硬撑,招架洛洛一次又一次的劈砍他的手都麻了,到后来脑袋基本上也当机了,魔法师先生两眼无神,只知道机械的重复着训练动作,就仿佛是狂风暴雨中的一叶小舟。
  罗布只觉得每一分钟都好像是一万年那么漫长。
  终于洛洛收剑道,“好了,今天就先练到这里吧。”
  对于此刻的少年这句话就仿佛是天籁之音,罗布再也抓不住手中那柄长剑,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而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也一屁股跌坐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你的天赋不太好,不过没关系,勤能补拙,只要你肯用心练,将来未必不会有一番成就。”菜鸟勇者鼓励道,稍后还不忘补充一句,“明天我们再继续。”
  罗布闻言一阵茫然,勤能补拙这词儿对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来说显得格外陌生,在蒂斯特皇家魔法学院,他是活生生的传奇,所有人顶礼膜拜的大师兄,虽然也有时候做的不太好,但斯坦因斯和德曼两个老家伙通常都是这么吼他的——罗布,你他喵的再偷懒就别想在六十岁前跨入九阶!!!
  有时候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也忍不住怀疑自己的存在对于那些刻苦练习却始终进境缓慢的人来说是不是有些太不励志了,不过如果刚刚自己练剑的惨状被他们看见,大概他们的心里也能稍微平衡一点。
  少年在地上躺了一会儿,好不容易积攒起一点力气,拖着疲惫的身躯挣扎着爬回到自己的小吊床,靴子都没脱就一头栽倒在上面。
  不知过了多久罗布被身旁的人推醒,准魔导师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对方给他做了个准备出发的手势。
  “诶,现在就走吗?”少年打着哈欠,睡眼惺忪,他觉得自己根本没有睡够,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而且更要命的是经过之前那番死亡特训他醒来后发现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酸痛,现在就连抬抬胳膊都疼的要死,如果可以魔法师先生真想什么也不管,一觉睡他个三天三夜。
  “大家已经吃完饭了,就等你了。”说话的是老盗贼爱德华的随从,一个总是笑嘻嘻的年轻人,末了他又补充一句,“你看上去很疲惫的样子,不要紧吧?”
  罗布摆了摆手,他已经累的连话都不想说了。
  走出屋外,看到正在收拾东西的洛洛,女孩儿指了指放在一旁的食物,“你的那份,赶紧吃,吃完我们就要出发了。”
  少年原本以为又是黑面包和米粥,没想到碗里竟然还有一小截火腿。
  “这是哪里来的?”闻到肉味罗布不由精神大振,虽然这火腿的味道和学院为他单独开的小灶根本没法比,但架不住魔法师一整天没沾荤腥,刚刚又进行了高强度的训练,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呼唤蛋白质,这一小截火腿来的正是恰到时候。
  然而少年分明记得出发前洛洛那个大旅行袋里应该没有火腿来着的。
  “吃你的就好,别管那么多。”女孩在一旁低着头整理行李,眼尖的魔法师发现洛洛右手上那串手链不见了。
  “等等,这是你用手链换来的对不对?”罗布忽然觉得嘴里的火腿貌似也没那么好吃了,那一刻少年的心像是被什么击中。
  “呃,别瞎猜。”洛洛掏出口袋里的手链在某人面前晃了晃。
  魔法师闹了个大红脸。
  洛洛道,“营地的负责人是我父亲以前的……嗯,一个朋友,火腿是他送给我们的。”说完她又指了指地上的长剑,“听说你在努力训练,这把剑他也一并送给你了。”
  罗布弯腰捡起长剑,一脸的悲戚,这下身上又重了五斤。而且看这架势,自己在剑士这条不归路上还要再苦捱上相当一段时间。
  (感谢用户名显示错误筒靴的打赏~秋秋我就不说了,对竞技题材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他的《神级守门员》,足球类绝对的好书,另外继续求推荐票票,咱想上榜呜呜~)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