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 > 第二十九章 无尽树海

  眼见洛洛默默的背起那个几乎快和她一样高的大旅行袋,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扶着自己的小蛮腰脸上真是火辣辣的。
  一旁的希尔顿在啧啧称奇,“我活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看见随从空着手,老爷扛行李的。”
  “闭嘴,至少我们没有像某人一样耽误小队的行程。”洛洛反唇相讥。
  希尔顿笑嘻嘻的,“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分担点,我的随从可是很有力气的哦。”
  这点牧师倒没有说大话,他的随从似乎是人类和矮人的混血,个子不高,却继承了矮人负重能力强的特点,希尔顿的行李比洛洛要多出至少一倍,可他依旧健步如飞,不过当听到希尔顿说要让他帮忙的时候这家伙马上苦着脸道,“少爷,没这个道理的啊,凭什么能干的人就一定要干的比其他人多,您看看人家主子,多知道体恤自己的下属。”
  “嘿,你这懒货,难不成还想让少爷我也给你扛行李吗?”希尔顿笑骂道。
  “那到没有,我就是怕少爷你对别人的好人家体会不到。”半矮人随从大声道。
  罗布默默的看着这主仆二人一唱一和,半矮人刚刚意有所指,希尔顿似乎知道些什么事情。
  “不必了。”洛洛摇摇头背着行李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队长汉森动了动嘴唇,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把话又咽回到肚子里。他之前规定每人必须带一到两个随从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在地下城的探险,少则十天,多则一个月,需要携带大量的食物和补给,这些东西按道理来讲不应该冒险者来背,因为他们必须时刻准备应付突如其来的危险,过多的负重会影响他们的灵活,怪物可不会讲什么骑士风度,每次袭击前还给你放下东西拔出武器的时间。
  如今洛洛随从是有了,但一点作用都没有,少年看上去更像是来野外郊游的富家公子。
  他那瘦弱的身形,比贵族还要白上三分的肤色,还有那不堪的力量和体力,照面没多久就成功在众人心中建立起“这家伙是来卖萌的吗”的第一印象,汉森甚至忍不住恶意揣测,洛洛带着罗布该不会是危急关头想用他来做诱饵的吧。
  也不怪队长会这么想,少年目前看来似乎除了给怪物加餐外也的确别无他用。
  在天色完全黑下去前,探险小队终于接近了无尽树海。
  这是一片禁忌之地,里面到处都是参天古树,绝大多数树木的年龄都比人类可追溯的历史还要久远,除了古树外还有其他一些奇形怪状的植物,无一例外都生长的很是繁茂。
  然而没有任何智慧种族会在无尽树海定居,即便是最热爱自然的精灵也对这里避而远之,用前代大祭司维奥拉的话说,“这里的自然被一种神秘的力量给扭曲,如此不合常理的生机令我感到不安。”
  不过人类可不会有这么多顾忌,曾经有个小领主眼馋无尽树海的肥沃,于是带人砍掉倒了这里的古木,在外围清理出一小片区域,种植起农作物。
  他们在春天洒下种子,惊喜的发现即便不刻意培育,那些庄稼也都长势喜人,秋天的时候更是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大丰收,田里的麦子长到两人多高,沉甸甸的麦穗压弯了麦秆,农民们都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小领主狂喜,觉得自己真是太他喵的机智了,竟然找到了一条快速致富的金光大道,他忍不住赞美诸神,并将那里正式命名为神赐之地。
  当天晚上,他还在自己的城堡举行了盛大的晚宴,用刚磨好的面粉烤出香喷喷的面包,配着火腿、鸡肉和麦酒招待前来的贵客。
  结果第二天早上路过那里的人被眼前的血腥景象惊呆了,整座城堡完全变成了一座屠宰场,到处都是血肉模糊的尸体和残肢,即便是最凶残的杀人犯看到这样的场面也会忍不住蹲下呕吐。
  小领主临死前还在用餐刀疯狂的捅着自己最心爱的小女儿,而他的半个脑袋则被自己的夫人给削掉了,根据宴会的唯一幸存者——一个躲进衣柜的年轻女仆描述,一开始大家都表现的很正常,小领主一家人也像往常一样彬彬有礼,大家在餐桌边有所有笑,互相交换着关于王室的各种花边新闻,聊到不久前寂寞难耐的王后又和某位英俊的伯爵秘密会面时大家相视一笑,脸上都不由自主的露出那种只有男人才懂的笑容,气氛再是融洽不过。
  席间女仆受命去酒窖再取一桶麦酒,可当她回到门外的时候一切都变了,原本还在谈笑风生的宾主在某一刻突然拔剑相向,就好像浪漫满屋演到一半儿突然被换成了冰与火之歌的编剧,画风完成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突然之间,餐桌上的每个人都陷入到歇斯底里的疯狂中,他们红着眼睛开始攻击身边每一个正常人,最先遭殃的是那些侍女,她们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已经被扑倒在地,丧失理智的宾客们随手抓起身边的利器,不多一会儿那些侍女的哭喊声就小了下去。
  不过她们临死前的惨叫还是成功惊动了城堡的守卫。
  然而真正的惨剧也在这时拉开了序幕,小领主的城堡不大,再加上领地民风淳朴,平时负责警备安全的也只有一个小队不到二十名士兵,而且更要命的是他们的队长——一位三阶骑士也受邀参加了今天的晚宴,此时亦化身变态杀人狂。
  面对自己曾经宣誓要效忠的领主,众守卫都表现的有些束手束脚,他们虽然救下了年轻的女仆,但也遭受到疯狂的攻击,尤其陷入暴走的三阶骑士简直就像神魔在世,趁着众人还在愣神的功夫就偷袭掰断了一个卫兵的脖子。
  剩下那些卫兵在副队长的带领下匆忙摆好迎战的阵形,或许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来参加宴会的人都没携带武器和盔甲,卫兵们仗着装备上的优势勉强稳住了局面,但所有人都知道这只是暂时的,那些丧失了理智的人似乎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也不会疲惫,被砍断了胳膊的二少爷依旧像疯狗一样扑向身前的任何活物。
  “诸神在上,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副队长面色无比凝重,他本来想让年轻的女仆去附近镇上搬救兵,可后者不知藏到哪里去了,实际上副队长的心中也知道,这么做的意义并不大,镇上那些民兵基本上都只是农民经过几个月简单的训练,常年的和平让他们丧失了战斗能力,就算赶来八成也只能当个拉拉队。
  副队长之所以这么做更多的是从鼓舞队伍的士气角度出发,卫队中有经验的老兵只有几人,多数都是青年,有些甚至还是孩子,面对这种恐怖的场景,许多人都吓坏了,腿都在打颤,手上的长剑握不稳,不到一会儿就又损失了两人。
  副队长踢翻大厅的长桌,命令大家都退守到大门旁,利用狭窄的地形和对面周旋,尽可能的拖延时间,另外他还派了两人下去搜集重物,想要将这些充满攻击性的疯子封堵在宴会厅里。
  鬼知道这些家伙如果跑到外面又有多少人要遭殃,看看大厅中的惨状,副队长简直不敢想象他们要是跑到小镇上会酿出怎样的惨祸。
  而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好不容才挡住一波攻击,众人就又听到楼下传来一声惨叫,听声音正是不久前刚刚被派出去的一个年轻卫兵。不一会儿,一楼某处又有打斗声传来,众人的精神紧绷,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有心想去帮忙,可偏偏却又抽不开身。
  最终,打斗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直到重新恢复平静。
  又过了半晌,一个熟悉的脚步声在楼梯口响起。
  城堡的厨师——伊万雷斯一手提着屠刀一手提着两颗热气腾腾的人头慢吞吞的出现在了走廊的尽头。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