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 > 第二十八章 终于要开始了吗?!

  小队成员在黄昏前陆续到达佣兵公会,除了罗布和落落外,来的最早的是盗贼,一个名叫爱德华的枯瘦老头,自称有二阶的实力,在陷阱的探测和解除方面很有一手,穿一件黑色披风,这种色系在白天看起来有点扎眼,不过到了幽暗的地下城这这件披风就能派上用场,帮助他在黑暗中更好的隐匿身形。和他那些同行不同,老头看上去很热情,隔着老远就朝两人打招呼。
  第二个到的是精灵弓手,一个看上去有些冷酷的帅哥,蒙着脸很是神秘,不过这并不妨碍某人做出如上的判断,反正精灵族的家伙长的都不赖,他的名字叫贝克,简单的自我介绍后就不再说话,从他的眼神中罗布可以看出这位仁兄似乎并不太喜欢人类,但组野队就是这样,你很难找到完全称心如意的队友。
  紧跟在精灵身后的是汉森,一位体格剽悍,脸上有道刀疤的二阶剑士,也是这只探险小队的队长,武器是双手剑,第一眼望去罗布就知道这是一位很有经验的冒险者,果然从后面他和其他队员的交谈中少年也听到他曾开荒过三座地下层,当然这三座地下城都只局限于一二层,但即便如此在普通的冒险者中也是了不起的成就了,难怪会被推举作队长。
  “希尔顿那家伙呢?怎么还没来。”眼看距离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而牧师却还不见踪影,队长汉森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洛洛道,“上午的时候我好像在火龙之息的门外看到过他。”
  如今的瑞恩已经和罗布记忆中的完全不一样了,因为大量冒险者的涌入,小镇上各种娱乐场所仿佛雨后春笋一样冒出,其中最出名的就是火龙之息——整个瑞恩最大的娱乐场,里面除了可以打牌赌钱外还有各种各样的精彩演出,包括让人肾上腺素狂飙的地下搏击,只要你舍得花钱,甚至还可以和里面的美女舞者或荷官一起做些羞羞的事情、
  总之,那里就像每个男人的梦中乐园。
  汉森的脸色有些难看,他并不反对探险前的适当放松,实际上这也是每个冒险者的权利,然而前提是你的行为不能伤害到团队,希尔顿的散漫如今显然已经影响到了小队的出行计划,虽然现在还没进入地下城,但谁也没法保证到时希尔顿的态度是否会有所好转。
  “毕竟是年轻人嘛……爱玩也是正常的,想当年我在他这个年纪可是比他还要胡来呢。”老盗贼爱德华出来打圆场。
  但谁都知道,希尔顿之所以敢这么做并不是因为他年轻,而是仗着自己法系职业的身份,牧师虽然不像魔法师那么稀少,但相对于其他物理职业而言还是很紧俏的,即便只是一阶牧师也不愁组不上队,这才是希尔顿如此肆无忌惮的原因。
  汉森虽然对他的行为感到不满,但实际上也无可奈何,小队能招到牧师就已经不错了,根本没能力再挑挑捡捡。
  大家心中显然也都明白这一点,于是一起陷入沉默中去,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尴尬,精灵弓手冷哼一声,在附近找了个远离众人的地方坐下。
  于是又过了一个半魔法时,直到太阳快要落山,大家才在街角看到牧师晃晃悠悠的身影。
  “哟,诸位到的都挺早啊。”明明迟到了这么久可希尔顿的口吻中却半分歉意也没有,打着哈欠道,“真是的,是谁规定的时间,为什么一定要在黄昏出发。”
  汉森冷冷道,“无尽树海可不是什么好地方,白天野兽横行,晚上行动可以避免许多不必要的麻烦,这种最基本情报瑞恩每个冒险者都知道,不用我再告诉你一遍了吧。”
  希尔顿打了个哈哈,“汉森队长,我只是想和大家开个玩笑,没必要当真吧,既然人都到齐了,我们现在就走吧。”
  说完后他还专门冲洛洛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配合他那一头金发和高挺的鼻梁,倒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
  然而不知为何,罗布总觉得希尔顿最后望向洛洛的目光中带着几分特殊的意味。
  尽管有些恼怒牧师明目张胆的迟到行为,但汉森没有再多说什么,如今时间已经不早,他不想再耽搁下去,冒险小队总算在天黑前启程上路。
  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还是蛮有自觉性的,眼见大部队即将动身,其他随从都默默的扛起了各自的行李,于是罗布也穿着他那身潮到不行的混搭装备跑到洛洛为他准备的那个大旅行袋前。
  只见少年蹲在地上,撸起袖子,将背带固定在自己的双肩,小腿微屈,身体前倾,之后深吸一口气,用尽全身力气猛的起身!
  “哈!”未来的超魔导师发出一声大喝,结果旅行袋岿然不动,反倒是少年自己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跪下吃土。
  不过他这一声充满气势的大喊到也不算完全没有作用,至少成功吸引到了大家的注意,刚走出去没多远的众人纷纷停下来脚步,转过头来张望发生了什么。
  洛洛离他最近,关切道,“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帮忙?”
  少年有些尴尬,随从这活他以前一直没觉得多难,在这个领域扈从骑士夏米应该能称得上是专家了,罗布感觉他也只是嘴巴利索手脚勤快一点而已,少年之前用自己和他比较了下,觉得换换位置自己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然而等他真的来做的时候才发现完全不是那回事儿,光扛东西这种简单的体力活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就有些吃不消,他现在真心觉得研究禁咒什么都比把这包东西背起来容易,更别说还要一直背到地下城,天啦噜,这种事情只是想一想就让人感到绝望。
  但身为男性的尊严让少年求助的话根本说不出口。
  “没,没问题的,刚才只是个意外。”罗布犹自强撑。
  真是不比不知道,和其他几个身强体健的随从站在一起,魔法师的身材看上去更加单薄了,就仿佛一条误入虎群的小花猫。
  希尔顿自己不守时可训起别人来却是一点都不含糊,不耐烦道,“别磨蹭了,你想拖到白天再进无尽树海吗,到时候出了危险谁来负责?”
  “他是我的随从,当然我来负责了。”洛洛一点都不客气的回应道。
  汉森向爱德华使了个眼色,想让老盗贼缓和一下场上的气氛,他有些担心洛洛的态度会把希尔顿惹毛,到时候他可没地儿再去找个牧师来,结果出乎所有人意料,一向嚣张的希尔顿被洛洛回呛只是嘻嘻一笑,似乎并不怎么生气。
  而另一边的罗布正面临一生中最大的挑战,根本没空理会其他人在说什么。
  准魔导师阁下做了二十下伸展运动以及一套4X100往返跑,外加半组坐位体前屈,之后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重新回到那个大旅行袋前。
  确认这次四肢已经完全活动开,经过热身后身体也达到了最佳状态,少年攥紧双拳,气沉丹田,扎下马步,再次固定好背带。
  终于要开始了吗?!众人仿佛也被现场的紧张气氛所感染,不由自主的严肃了起来。
  只见少年紧咬牙关,再次使出吃奶的力气,而这一次,旅行袋颤了颤,终于不负众望的离开了地面。
  这一刻,大家竟不约而同的生出一种时隔二百年国足终于再次闯入世界杯的激动之情。
  可惜好景不长,就在罗布即将完全站起来的时候,少年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后腰传来咔嚓一声脆响。
  卧槽!咱的腰间盘!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