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 > 第二十二章 爱你的老爹

  “怎么证明?”听到少年的自我介绍,机警的伪正太并没有马上把手中的信交给他,反而抛出了另一个问题。
  “你想要我怎么证明?”罗布有些无奈。
  “唔,我想想看,不如你就说一两件小时候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糗事吧。”伪正太提议道。
  少年黑着脸,“我为什么要爆料自己的糗事?”
  “因为你想要看的那封信在我手上啊。”伪正太理直气壮。
  年轻的魔法师强压下心中的不快,沉着脸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伪正太还以为他生气了,心中正在忐忑,就听少年忽然开口道,“我五岁那年在岸边捡到一枚很大样子很奇特的蛋,爸爸骗我说那是龙蛋,之后每天我都把它带在身边,为它保温,不但睡觉前会讲故事给它听,而且不管再怎么忙我都会抽出一个魔法时坐在上面孵它,我甚至还自己动手给他编了件小衣服。”
  “然后呢?”
  “然后就当我打算着手打造我的龙枪时,从无尽树海中冲出来一只地行鸟,不但救走了它没破壳的孩子,而且还把我藏在床下的零食都吃了个干净,顺便一提,它好像不太喜欢我做的那件小衣服,临走前还把它给分尸了。”
  “哈哈哈哈哈哈~你是笨蛋吗?连龙蛋和地行鸟的蛋都分不清!哈哈哈哈,不行,我的肚子都要笑破了。”伪正太锤地大笑,乐的四脚朝天,满地打滚儿。
  “我从没见过这么蠢的人,诶呦呦,不能再笑了,肚子好疼。”伪正太揉着肚子,“快快,再来一个,再来一个嘛~”
  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脸色铁青,这些年在学院中哪个人见到他不是敬仰膜拜口呼大神,就连一向苛刻的斯坦因斯校长都对他赞不绝口,长这么大他还是头一次被人叫做笨蛋,而且这话还是从一个无论怎么看都比他更像笨蛋的家伙口中说出,对方居然还像在德云社听相声一样吆喝着要他再来一个。
  尽管胸中怒火燃烧,然而少年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咬牙道,“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讲过小时候的糗事,这样就可以证明我是罗布,按照约定你也应该把信给我了。”
  “可我并不知道真正的罗布小时候有什么糗事啊。”伪正太掰着指头道,“虽然你讲的糗事真的好好笑。”
  眼见少年即将进入暴走状态,肯尼斯赶忙过来救场,他对伪正太说,“你来瑞恩应该也有段时间了吧,知道我是谁吗?”
  伪正太点点头,“你是瑞恩的护卫队长嘛,小镇上的冒险者没有人不知道的啊!”
  “那就好,我可以以护卫队长的身份和骑士的荣誉向你保证,你眼前的这个人的确是瑞克斯大叔的独子——罗布,虽然有段时间没见过面,但我们之前在酒馆聊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我想这足以证明他的身份。”肯尼斯笑眯眯的道,“现在,你还有其他什么疑问吗?”
  “没有了,如果是队长大人的话,我当然可以相信了。”伪正太摇头,相比起她对于某人的恶劣态度,这会儿在面对肯尼斯时她倒是表现的很有礼貌,从自己的小被窝下面摸出一封信递给旁边一言不发的罗布,“喏,你老爹留给你的。”
  少年刚要接过信封,伪正太的手却又往后缩了缩,“唔,其实我还有个小小的请求,这封信我希望可以由肯尼斯大人来读。”
  “这个不太好吧。”卫队队长有些为难,“毕竟是瑞克斯大叔留给罗布的家信,我们这些外人不方便看的吧。”
  伪正太把眼睛转向罗布,后者冷哼一声,“我们家的事情也没什么不能告诉外人的,既然她坚持要这么做,那就只好麻烦肯尼斯哥哥了。”
  “这样啊。”骑士先生挠头,“如果罗布同意的话,那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他从伪正太的手中接过信,清了清嗓子念道。
  “我亲爱的儿子,如果你不幸看到这封信,那就说明你已经回到瑞恩了,哈,怎么样,瑞恩的变化是不是很大?不过老爹我还是尽力把咱们家原封不动的保留了下来。”念到这里卫队队长偷偷瞄了眼罗布,撇到少年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机。
  骑士先生不由为老瑞克斯擦了把冷汗,他对原封不动的理解似乎和普通人存在有一定的差距,眼前的杂货铺显然用空空如也来形容更加贴切。
  “这些年你在外面学习想必很辛苦吧,此刻的我多想站在家门外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亲眼看看你现在的模样……”肯尼斯继续往下念道,“然而因为一些复杂的原因,我最近不得不出一趟远门儿,不过临走前我还留了点,呃……小问题没有处理,如你所见,你眼前这位名叫洛洛的勇者曾经借给过我二十四枚金币,我暂时,那个,没法还上,所以这笔钱可能需要你先帮我垫下,你放心,我这次出门,就是去打工!很快就会赚到足够的钱还给你了!好吧,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在想什么,但我向你保证但事情真的不是那样,可恶啊,明明差一点我就能连本带利都赢回来的!下次一定不会再输掉的!!!——你亲爱的父亲。”
  肯尼斯心惊胆颤的念完最后一个字,说实话,这么坑儿子的亲爹骑士先生也是第一次遇到,明明是自己烂赌欠下一屁股的债,然而字里行间却毫无悔意,说是出去赚钱但更大可能只是因为无颜面对自己的儿子而不得不选择跑路,临走前更是留下一个烂摊子。
  卫队队长问少年,“你要看下信上的笔迹吗?”
  罗布黑着一张脸,“不用了,听起来就像是那家伙的作风,除了他大概也没人干得出这种事情来。”
  二十四枚金币对于普通人而言是笔难以想象的巨款,然而在六阶准魔导师眼中却根本不值一提,不提他之前那身价值连城的装备,少年平时随便做个小实验所用材料的价值就远远超过这个数字,所以真正让他感到愤怒的还是信中那个男人所表露出的态度。
  就是这种毫无责任感,没心没肺的口吻,曾经无数次让温柔善良的妈妈伤心,最终给这个家庭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悲剧,这么多年过去,那个家伙非但没有丝毫的反省,反而愈发变本加厉!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