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 > 第二十一章 我就是罗布

  一个半魔法时后肯尼斯怀着解脱一般的心情为女孩儿松绑,之后他转头对少年郑重道,“我提议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谁都不说话,安静的把鸡翅和啤酒吃完。”
  “好。”罗布点头表示同意,然而他却并没有碰眼前的食物。
  卫队队长忍不住又多嘴道,“你为什么不吃?”
  少年摇头,“我不饿。”
  “大哥你在拿我寻开心吗?不饿你为什么要让我去买宵夜?!”肯尼斯已经不记得这是今晚自己第几次吐血了。
  “我……我刚刚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情忘了办,要不这样吧,我出去办事儿,审问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肯尼斯哥哥。”随着时间的流逝,罗布越来越坐立不安,少年又开始想着如何临阵脱逃的。
  卫队队长一把将他抓住,“都这个点儿了,有什么事儿明天再办吧,现在还有什么比找到你老爹更重要的?他马上就能醒过来了,到时候我们一起把事情问清楚,耽误不了你多少功夫的。”
  肯尼斯话音刚落,就听到角落里传来哇的一声大哭。
  就在刚刚,伪正太从地上坐起来,惊觉自己全身上下竟然没有一块儿完整的地方,一双小手都不知道该去揉哪里,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马上就被雾气笼罩,短暂的酝酿后,毫不犹豫的对两位心狠手辣的男士施展出自己的音波攻击。
  “疼疼疼疼疼疼疼!!!!!”勇者哭声嘹亮,绵延不绝,中气十足,宛若惊涛拍岸,一浪更胜一浪,这倒是让骑士先生和魔法师对她的身体状况松了口气。
  “咦,他难道不用喘气的吗?”肯尼斯甚至还有心情感慨。
  一旁的罗布却是头一次面对这种局面,少年手足无措,脸色尴尬,“我们怎么办?就让她这么哭下去吗?”
  “不然呢,你还有什么办法吗?”
  十分钟后,伪正太忽然收了哭声,吸着鼻涕道,“我饿了。”
  卫队队长晃了晃手里那袋儿鸡翅,“我们这儿有吃的,你要来点儿吗?”
  “好。”伪正太从地上爬起来,小手在衣服上随便蹭了两下,接过鸡翅兴高采烈的啃了起来。
  “慢点吃慢点吃,这边还有。”肯尼斯善意提醒道。
  看的出来伪正太是真的饿了,毕竟刚刚经历了两次重创,之后又大哭一场,消耗掉不少元气。然而即便如此,伪正太所表现出的惊人战斗力还是深深的震惊了旁边两位男士。
  她一个人硬生生吃掉了二十多块鸡翅,还表现的游刃有余,伸出小舌头意犹未尽的舔着手中的鸡骨头。
  “我有点理解为什么你年纪轻轻就跑出来做勇者,你家里一定不宽裕吧。”骑士先生的目光中充满了同情。
  伪正太有些不好意思,“啊!我是吃的太多了吗?抱歉抱歉,好久没看到肉了,一下没控制住,嘿嘿。”
  “说起来,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等她吃的差不多了,卫队队长也抛出了心中的疑问。
  “啊?我在这里等一个人呢。”伪正太放下手中的骨头,认真道。
  罗布和肯尼斯互相望了一眼,罗布用沉痛的语气问道,“说吧,那老家伙欠了你多少钱?”
  “诶,你说瑞克斯叔叔吗?他从我这里借走了二十四枚金币。”
  少年倒吸一口凉气,好嘛,十年不见,那个男人败家的水平竟然又有了质的飞跃,能欠下二十四枚金币的惊天巨债,把那家伙卖了都不够还的啊,自己居然还天真的以为他能存住那笔钱,早知如此自己当初就应该跟着矮人一起去精灵国度嗨皮,也不用在家门口被债主堵个正着。
  “不过我们现在两清了,我等的不是他。”伪正太随后又补充道。
  这突如其来的转折让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有些猝不及防,以他对那个男人的了解,指望他把借到手的钱老老实实还上实在是件很玄幻的事情,而且看伪正太现在的惨状,几周都没开过荤,好似饿死鬼投胎也不像是已经把钱要回来的样子。
  该不会是因为受到的刺激太大已经疯掉了吧?罗布有点内疚,一是因为不久前无意间摸到了妹子的胸,二是因为女孩孤身一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小镇,没想到刚来没多久就被自己那个混蛋老爹骗光了身上所有钱财,这样的遭遇无论放在谁的身上都足以称得上是不幸。
  不过从伪正太目前的反应来看,她应该并不知道第一件事情,这让少年一直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但与此同时不知为何得知这一结果后他的心底竟又生出了一丝微微的失望。
  呃,奇怪,难不成我是个变态吗,潜意识里想要被人抓个正着?少年摸着鼻子,有些不能理解自己现在的复杂情绪。
  “那你在等谁?”卫队队长好奇道。
  “罗布。”伪正太张开小嘴,轻轻吐出了这两个字。
  “哈?!”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一个激灵,“等等,你再说一遍你在等谁?”
  “罗布?瑞克斯,据说他是瑞克斯大叔唯一的儿子。”伪正太补充道。
  “你等他干嘛?”肯尼斯不解。
  伪正太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让不远处的魔法师心中莫名一寒,女孩儿甜甜一笑,“我这里有封瑞克斯大叔留下的信,必须要亲手交给他的儿子。”
  直觉告诉少年这里面一定有猫腻!所以他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表明身份,而是试探性的问了一句,“那封信能给我看看吗?”
  “抱歉,这封信连我都没有拆开过,我之前答应了瑞克斯大叔只能给他的儿子罗布看。”伪正太眨着纯真的眼睛,她的回答听起来没有任何问题,但正因为如此反而让魔法师觉得更加可疑了。
  不对!这里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罗布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可他又说不出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不过只是一封信而已,又能捅出多大的篓子呢?况且他现在也很想知道那个男人的下落,把好好的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又欠下一屁股的外债,想要潇潇洒洒的跑路未免也有些太便宜他了。
  最终,迫切想要抓到那个家伙的心情超过了对可能发生事情的担忧,少年沉默了半晌,开口道,“我就是罗布!”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