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 > 第十九章 不要把我和他留在一起!

  “不管怎么说,门已经打开了,可里面为什么会没有人。?卫队队长疼归疼还是蛮敬业的,嘴上一边和少年说话一边扫视了一圈四周,只在地上发现了一个有些可疑的小被窝,旁边还有半个吃剩下的黑面包和清水,却没见到正主的影子。
  “唔……不知道你又没有考虑过另外一些可能……比如……他正被你踩在脚下。”罗布伸手指了指骑士脚下那块儿门板,与地面的缝隙中露出半只小手,正在无意识的抽搐着。
  “放心,你不说我不说,就没人知道你野蛮执法的。”少年安慰道。
  肯尼斯吓了一跳,连忙从上面跳下来,掀开门板,地上躺着一个十五六岁模样的小正太,标准的勇者打扮,身材略显消瘦,清秀的面庞,齐耳的黑色短发,紧闭的双眼显示出他正处于昏迷之中。
  “这孩子之前应该正趴在门上听我们的动静来着,结果一下就被你KO了。”罗布把手指放在小正太的鼻子下,发现对方还有呼吸,这让两人都松了口气。
  “他是谁?为什么会住在你家里?”确认对方性命无碍后,卫队队长抛出了自己的疑问。
  “就目前而言,我比较倾向于他是个付不起旅店住宿费用的可怜鬼,为了省钱,随便找了座空宅子在这里蹭住。”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分析道。
  罗布的猜测并非没有道理,随着无尽树海中的地下城被发现,越来越多的冒险者正在赶往瑞恩,虽然最近镇上又新建了四座旅店,但相比于冒险者的庞大数量而言依旧有些供不应求,而且房间的价格也是贵的离谱,简直与打劫无疑,不少囊中羞涩的冒险者都选择在当地居民家里借宿,这样的话能省下不少钱。
  而眼前这个正太明显是混的更惨的那一类,连借宿的钱都交不起,所以只能偷偷摸摸的睡在罗布家。
  “等他醒过来,我们问问他吧。”肯尼斯道。
  “或者,我们可以趁他昏迷的时候搜搜看他的身上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罗布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向正太的胸口。
  结果下一刻,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就像被什么给咬到了一样,呀的一声从地上窜了起来,这大概是罗布这辈子蹦的最高的一次,以魔法师那宅男一般的身体素质居然险些撞到了屋顶。
  卫队队长大惊,“你怎么样,没事吧,是被什么毒物给咬了吗?”
  肯尼斯这话不是信口开河,他亲眼看到少年的脸上泛起一抹诡异的红晕,从脸颊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蔓延到耳根,毒素的扩散快的不可思议,尤其罗布脸上那副惊骇欲绝的表情,更是最好的佐证。
  “我,我……我……”未来的超魔导师语无伦次。看的出来,这种不知名的剧毒真的很厉害,短短片刻功夫就已经破坏了少年神经中枢中控制语言的部分。
  骑士很是焦虑,在很多故事里,如果有人在野外不幸被毒蛇咬中手脚,可以选择壮士断腕,咬咬牙剁手剁腿来保命,但没人说过当毒素已经扩散到头部的时候该怎么办,总不能上去一剑把脑袋给削了吧。
  更何况他这会儿也没有称手的兵器,肯尼斯把目光转向地上犹自处于昏迷中的小正太,心中一动,对了,既然毒是他下的,那他的身上肯定也带着解药吧!
  卫队队长当机立断,就要扑上去找解药,然而却听一旁的罗布焦急大喊,“别,千万别碰他!”
  “诶?你没事了吗?”肯尼斯扭头,发现少年的脸色这会儿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有眼底还依稀残存着一丝惊羞,意味着现在他的心底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平静。
  “我刚刚重新考虑了一下你的提议,觉得我们还是等他醒过来再问比较好。”罗布深吸一口气,缓缓道。
  “唔,你这又是闹的哪一出?”卫队队长被少年这一惊一乍给搞的有些摸不着头脑。
  “总之,今晚说不定会很漫长,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不如我去楼下买点宵夜吧,我们边吃边等。”少年心里慌慌的,随便找个借口就想先离开这间屋子,去外面吹吹冷风冷静一下。
  “宵夜?好啊。”肯尼斯点头,“不过你知道这个时间段附近哪里还有宵夜卖吗?”
  “呃…………”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这会儿脑容量明显有些不太够用。
  “所以还是你留下照看他,我去买宵夜吧,顺带也可以托人和家里说一声今晚我不回去了。”卫队队长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抬脚就往门外走去。
  于是罗布这下着急了,脱口而出,“不成不成,你可千万不能把我和他留在一起啊。”
  “咦,为什么呢?”
  “因为……”少年急中生智,“因为……我打不过他,谁也不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更何况你刚刚又用门板儿袭击了人家,万一他醒来后要报仇怎么办,你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到时候倒霉的可就是我了。”
  “嗯,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呢,那我们把他绑起来吧。”
  “哈?!”
  “绑起来的话应该就没有危险了啊。”卫队队长看起来是认真的,而且说干就干,从邻居那边借来绳子,把小正给太捆成了个粽子。
  “你,你,你…………”一旁的少年看的目瞪口呆。
  肯尼斯这一套动作显然不是第一次做了,简直称得上是行云流水,完事儿后还递过来一只小凳子,抱歉道,“实在找不到什么武器了,你就用这个凑合凑合吧,如果他有什么危险的举动,用这个砸他的脑袋。”
  罗布晕晕乎乎的接过凳子,张开嘴,还想再说什么,可卫队队长却已经下楼了。
  糟糕!为什么会变成这种情况,不知不觉间屋里就只剩下少年和正太两个人,不,也许称呼对方女孩更准确一些。
  回想起刚才那一瞬指尖传来的柔软触感,十八岁小处男的脸就忍不住开始烧了起来。
  尽管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被誉为人族希望,魔法学院所有女生的梦中情人,被排在人类世界“我最想嫁给他”和“你理想中的情人”双榜前十名,并有幸入选了精灵族“如果是和这个男人恋爱,大概也会很难拒绝吧”榜单前五十位,但实际上少年和异性接触的经历简直少的可怜,罗布一直到他十六岁那年才完全搞明白男女间的生理区别到底有那些,靠的还是教务主送他的一本炼金学读物,里面某章中曾用一小段简单概述了下人体构造。
  (求票票和收藏,我有一个愿望,有生之年能上一下新书榜~尽管很困难,但常言说得好人没有梦想,和咸鱼又有什么区别?!嗯嗯,咱要做一只有理想的咸鱼~)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