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 > 第十八章 看我眼神

  “原来如此吗?”话虽如此说,可骑士的心中依旧有些疑惑,“那你又是怎么判断出那个老法师正处在元素失控边缘的,还有,我们今晚喝的那个什么圣夜之诗,很有名吗,为什么老板听到你点这种酒会亲自下来见我们。”
  “唔,谁知道呢,大概是因为那个家伙最近闲的慌吧。”罗布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两个问题,只能先搪塞了过去,“肯尼斯哥哥,我们还是先去找杂货铺吧。”
  “嗯嗯。”骑士点头。
  两人来到一条稍显偏僻的街道上,少年一眼就看到了自家那间小杂货铺。
  没办法,谁让周围都是气派无比的新房,而只有中间靠东面一点位置有栋陈旧的小楼,相比离开时,那里看起来更破了,似乎他的主人根本不想花功夫打理它,混在一堆奢华精致的建筑物中,显得相当碍眼。
  卫队队长说,“当初有很多商人都来找过你父亲,提出要买下你们家的房子,据说还有人开出一笔让人无法拒绝的价格,但你父亲却死活都不同意,说这里有你们一家人最美好的回忆,还说等他死了后要把这栋房子留给你。”
  罗布心中一动,对那个男人故态萌生又四处乱赌的怨气也稍稍减少了点,但嘴上却道,“呵呵,依我看那家伙只是看中了这块儿地段的升值潜力,想要等晚几年更值钱的时候再卖吧。”
  肯尼斯失笑,“哈,你们父子两个还真像,在别人面前的时候都是一副互相看不上眼的样子,但实际上内心深处却还在为对方担心,瑞克斯家族的男人都是这样的吗?”
  “切,谁会担心他,那种一点责任感都没有只靠油嘴滑舌的男人,不知道妈妈当年看上他哪点。”少年一边说着一边上前,轻轻一推,大门竟然就这样被推开了。
  “太大意了。”卫队队长摇头,“老瑞克斯走的太匆忙,连门都忘了锁吗?”
  “又或者,其实根本就不用锁呢。”罗布冷冷道。
  感受到少年语气的变化,肯尼斯连忙也探头往里望去,结果看到的却是白茫茫一片,当真是干净无比。
  “卧槽,你家这是遭贼了吗?”卫队队长吓了一跳,目光所及之处,居然连条抹布都没剩下,就连那个不值钱的老旧柜台都被人给拆下来扛走了,房间里如今只能用家徒四壁来形容,空旷的好像撒哈拉大沙漠,“这……这也太过分了,没关系,小罗布,你先住我家,一周之内我一定会把窃贼给你揪出来。”
  “就怕根本没有什么窃贼呢。”少年脸色铁青,抬脚向二楼走去。
  二楼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妈妈画像上的银框被人剥下取走了,剩下画纸扔在地上,还被踩了几个黑黑的脚印,罗布阴沉着脸,一句话都没有说,弯腰捡起那张画像,小心翼翼的放进自己怀里。
  肯尼斯被他这样子给吓到了,“喂,你不要紧吧。”
  “绝对要,杀了那个王八蛋!”少年攥紧拳头,咬着牙齿,一字一顿道。
  卫队队长冷汗直流,喂喂喂,老瑞克斯那家伙这次也玩儿的太过火了点吧,居然把自己的儿子惹毛到这份儿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也是种挺了不起的天赋吧。
  而就在这时,两人忽然听到了隔壁房间传出的动静。
  那声音很轻,如果不仔细去听,很容易被人忽略掉,但在场的两人可都不是普通人,无论是骑士还是魔法师,他们的战斗感官都很敏锐。
  有人?!
  卫队队长下意识的伸手拔剑,不料却摸了个空,他这才想起因为今晚和罗布喝酒,之前已经让人把一身装备都带回了警备所,不过他却并没有怎么慌张,肯尼斯能成为二阶骑士靠的可不是手中的长剑有多锋利,盔甲有多坚固,而是自身苦练多年的硬实力。
  即便没有武器,对付几个小蟊贼也不成什么问题。
  他冲罗布打了个手势,少年点头表示领会,特意提高声音道,“这里没什么东西了,我们走吧。”
  肯尼斯也高声回应道,“好啊,今晚先去我家住吧,明天再过来。”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向楼梯口走去,故意把脚步声放的很重,可下到一半儿两人又悄悄摸了回来。
  卫队队长用的是军中标准版的潜行术,是他用半个月的烤鸡孝敬后从几个老斥候那里学来的,走起路来发出的声响比猫儿还轻,足以媲美低阶盗贼,一度让他很是引以为豪,但今天他这份自豪注定是要荡然无存了,肯尼斯发现跟在自己身后的罗布——这位自称大陆史学家的少年,明明没有受过任何训练,可行动起来却完全称得上是悄无声息。
  这怎么可能?!肯尼斯的心灵受到了一百点伤害,尽管知道现在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但卫队队长还是忍不住回头,目光哀怨的望向少年。
  罗布一脸无辜的指了指自己的脚。
  肯尼斯这次发现原来少年不知何时把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扯成两段缠在鞋上,这让他走动的时候几乎不会发出任何脚步声。
  原来如此啊!肯尼斯恍然大悟,冲罗布比了个大拇指。
  两人一路潜行到传出声音的房间前,少年给卫队队长使了个眼色,卫队队长表示收到。
  再然后肯尼斯就在罗布惊骇的目光中,一跃而起,用自己的身体狠狠的撞向了房门。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那块儿还算结实的木门因为抵受不住二阶骑士那恐怖的撞击力,发出一声悲鸣,居然被硬生生的撞飞了出去!
  不过肯尼斯也没好受到哪儿去,站在原地呲牙咧嘴,他没穿盔甲,刚才那一下等于纯粹在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开路。
  “啊?!不是说好一起冲吗,你怎么没动啊。”肯尼斯痛的眼泪都差点流下来,狂搓着自己的右肩。
  “呃,我想我们刚刚在交流方面可能出现了一点点小误会。”少年眨了眨眼,“我的意思是说你先守住这里,我去找点什么能破门的家伙,到时候我们两个再换岗,我在外面破门,你在楼下守株待兔,一旦我惊动了他,他肯定会想着从窗子那边逃跑,而这时楼下的你就可以轻松把他拿下。”
  “可是大哥,你有没有考虑过,一个眼神是传递不了这么多信息的。”卫队队长泪流满面。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