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 > 第十七章 喂,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真的好吗?

  肯尼斯闻言陷入了沉默,的确,无论是瑞恩还是其他地方,所制定的法律针对都只是那些自由人,对于奴隶这种特殊存在,他们只会受到法律的制约而不受到法律的保护。从这点上来说,无论胖子商人想对女侍者做什么,卫队队长都没有理由阻止。
  “不对女孩子温柔一点可不行呢,别忘了你的酒馆里都是群什么人,到时候说不定会有些不必要的麻烦哦。”一旁的罗布淡淡道。
  胖子商人闻言色变,他知道罗布的意思,冒险者之心的酒客大多是佣兵,这是一帮血气方刚又好管闲事的家伙,也是一群亡命之徒,他们才不会像骑士一样管什么奴隶法案,如果看到可爱的妹子被欺负,脑袋一热可是什么事都有可能干的出来的。
  “哼,就凭那些家伙?”胖子商人脸上的惊慌之色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那双小眼中掠过一抹不屑。
  “嗯,看你的样子很有底气嘛,我来看看你到底有什么依仗。”少年一边说着一边扫视了一下酒馆,他的目光最终落在吧台旁边,一个醉醺醺的老冒险者身上,罗布翘起嘴角,“就凭一个二阶魔法师?呵呵,他的魔力可不够屠光这一屋子的人。”
  少年话音刚落,那个被他点名的老法师就噔的一下坐了起来,脸上的醉意早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惊骇之色。
  “你,你是怎么发现的?”胖子商人这下是真的有被吓到。
  罗布没有搭理他,反而转头一脸严肃的对那个老法师道,“你的老师是谁,怎么教的你?连周遭的魔法元素都控制不好,不过才二阶竟然就处在元素失控的边缘,再这么下去离法力暴走也不远了喂。”
  那一刻,少年身上那所散发出的气场让老法师以为自己的老师又活了过来,不,应该说即便是老师当年也没有这样强大的气势。
  老法师一脸惶恐道,“我老师死的早,只给我留下一本魔法书,后面都是我自己摸索的。”说着说着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眼中爆射出无数精光,嘴里甚至不知不觉的用上了敬语,“等等,您的意思是可以解决我身上的问题?”
  罗布的眼光之强可是就连斯坦因斯都赞叹不已的。区区一瞥少年就点出了老法师目前的困境,后者如今完全是在用看上帝一样的眼神在仰视着他,旁边肯尼斯和胖子老板也呆若木鸡,脸上不受控制的露出不明觉厉的表情来。
  糟糕!好像一不小心就说的有点多了。罗布也是因为看出老法师身上的问题太严重,才忍不住给他点破的,要是再说下去可就太惹人怀疑了,少年忙不迭的摆手,“别问我,我又不是魔法师。”
  顿了顿,他看到老法师脸上流露出的失望之色,又有些于心不忍,补充了句,“我听说魔法学院里的老师门在处理元素失控的问题上很有经验,你应该去找他们问问。”
  老法师苦笑,“这条路子我当然也知道,可那些高阶魔法师平日都住在自己的魔法塔里,想见到他们就必须入学读书,而不管哪个学院,学费都和资质挂钩,我这种资质,可是需要一大笔钱啊。”
  胖子商人恍然大悟,“难怪你愿意跑来给我打工,我还奇怪,魔法师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好说话,用钱就可以收买了。”他摆摆手,“欧文,啥也别说了,就直截了当告诉我你还差多少钱吧。”
  “扎克。”老法师的眼眶湿润了。
  “除了钱以外,我也帮不上其他什么忙了,反正在绝大多数人眼中我就只是个贪得无厌的暴发户,”扎克自嘲道,“你就当作是我对未来的投资好了,对我来说,一个活着的二阶魔法师永远比一个死掉的二阶魔法师更有价值。”
  “不要这么说,扎克,其他人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难道还会不知道吗,你总是表面上装出一副冷酷的样子,但这么做实际上是为了掩盖你心底的善良,大家都只看到你出手买下这些女孩儿,却不知道如果不是你,她们早就被卖到妓|院,等待她们的将是更加悲惨的命运。”
  “哼,那帮死丫头最欠管教……我,我之后一定要狠狠教训他们。”扎克红着脸嘟囔道。
  老法师的目光变得更加温柔,“真是的,又说出这样的话,自从你把她们买回来,每次都这么说,但哪次真的动过手?”
  “呃…………抱歉,打断一下,大庭广众之下,你们这么肆无忌惮的秀恩爱真的好吗?我和我的朋友还有事儿就先走一步了。”罗布说完,拉着旁边目瞪口呆的卫队队长就往门外走去。
  “喂,稍等,稍等一下。”胖子商人急急忙忙的又开口道,“之前的事情是个误会,主要是我想看一看能认出圣夜之诗的究竟是何方神圣。”他从口袋里掏出两张银色卡片,“交个朋友吧,免费的你们既然看不上眼,那打个八折怎么样,反正我还有得赚,就当是照顾我的生意呗。”
  肯尼斯摇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平时不怎么喝酒,也不认识什么圣夜之诗。”
  似乎真如他自己所言,胖子商人只是为了交个酒友,眼见卫队队长不感冒他也不去勉强,转而眼巴巴的望向少年。
  罗布生怕这货再纠缠下去,实际上扎克和老法师刚刚闹的这一出已经吸引了不少目光,少年现在处境微妙,想要尽量保持低调,于是一把夺过胖子商人手上的卡片,不耐烦道,“现在你满意了,我们可以走了吗?”
  “当然当然,很期待与您的下次见面。”扎克笑眯眯的道。
  “你最好也不要太期待,搞不好根本没有下次呢。”少年临走前抛下这句话。
  大概是因为刚才短短片刻工夫接收到的信息量委实太大,出了冒险者之心酒馆,一直过了好一会儿肯尼斯才回过神来,卫队队长问罗布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刚才好厉害啊,可你又是怎么知道元素失控和法力暴走这种东西的?”
  对此少年早就酝酿好了说辞,微微一笑道,“是我从书里看来的,魔法史也是大陆史的一部分呢,肯尼斯哥哥。”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