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 > 第十三章 瑞恩,我回来了!

  安黛拉属于完全的内陆国家。
  不临海,自然也就没有海港。
  因此罗布不得不和矮人提前告别,他在神圣同盟的塞特维亚港下船,之后乘坐马车去枫叶城,再改乘船,沿着玛瑙河顺流而下,然后就能抵达安黛拉的首都伊顿。
  从伊顿到瑞恩也要花费些功夫,中间有一段路马车不太好走,过往的旅人一般只能选择骑马或步行。
  罗布八岁那年离家,孤身一人前往蒂斯特皇家魔法学院求学,少年用了一个月才走到伊顿,从伊顿到塞特维亚港又花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再加上海上漂泊的四个月(因为八岁的罗布购买的是最便宜的船票,搭乘的货船几乎每个港口都会停泊,所以航程比较长),几经辗转才来到学院,关于这段漫长的旅程,罗布一直印象深刻。
  事隔十年,重新踏上这片土地,罗布的心中不由也有些感慨。
  最初他离开家乡,前往狮心帝国求学,只是想着能成为一个一阶魔法学徒,借助正统魔法师的身份抱上某个小领主的大腿,混个贵族头衔,说不定哪天还能有片自己的封地,这对于从瑞恩这种小地方走出去的年轻人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功成名就了。
  他从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被校长大人看重,成为学院的王牌,成为人族的希望,成为无数妹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所有师弟崇拜的对象,当然了,他也没想到自己会被关在魔法塔里这么多年。
  如今他的大名传遍整片晨曦大陆,在人类世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连精灵和矮人这样的异族都会在他进阶之日不远万里送上礼物表达敬意。
  少年却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他有些怀念那个名为瑞恩的小镇,怀念那里善良的居民,简单的生活,怀念儿时的那些伙伴,还有那个鬓角已经染上白发的男人。
  其实在那件事情发生前,少年一直觉得自己的爸爸是最帅的。
  他去过那么多地方,见过那么多有趣的事情,参加过那么多场战斗,打倒过比自己身材高大好几倍的怪物,会讲很好笑的笑话,把妈妈和他都逗的哈哈大笑。
  如果不是爱上赌博,他简直就是个模范老公和父亲。
  这么多年过去,罗布早就不再恨他了。
  有时他甚至开始尝试着去理解他,这个男人之前像风一样潇洒,直到遇见了心爱的姑娘,于是他决定安定下来,变成杂货铺里一个普通的大叔,会和讨价还价的客人磨嘴皮子,会为了省一点运费自己扛着米袋噔噔噔的走好几里路。
  但他的骨子里依旧流淌着冒险者的血液,他会怀念过去那些刀口舔血的日子,怀念每次激动人心的冒险,怀念在猎人和猎物间游走的刺激,所以他才染上了赌瘾,想要从那张小小的牌桌上找回那些曾经的疯狂,让自己那颗沉寂已久的心重新跳动起来。
  “真是的,既然如此,当初干嘛又要死乞白赖的留下来。”少年喃喃道。
  话虽这么说,但每年夏天罗布还是会偷偷瞒着其他人寄钱回家。
  不多不少,正好一枚金币。
  这笔钱既可以让那个男人舒舒服服的生活,又不会剩余下太多,供他去赌场肆意挥霍。
  而就在半年前,逃跑计划制定的差不多的时候,少年破天荒的一次性给那个家伙寄去了十枚金币。
  他当时不知道自己何时能再回去那个小镇,也不知道逃亡途中还有没有功夫给那家伙定期发养老金。
  现在的罗布不由很是佩服自己当初的先见之明,有了这笔钱他就可以把杂货铺对面的那栋小楼给盘下来,修葺一下,开成一家面包店。
  罗布不会做面包,除了魔法之外的事情他都不太懂,但他现在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拿来学习如何发面,如何揉面包,如何把它们烤出香喷喷的味道。
  妈妈还在世的时候,就一直很想开一家面包店。
  所以这也算是完成她的一个遗愿吧。
  嗯,也许他也应该找一个笑起来很温柔的姑娘,不可否认,那个男人选老婆的眼光还是很厉害的,说不定自己也应该向他取取经?
  毕竟一个人的面包店总感觉有些冷清啊~罗布在马车上胡思乱想着,如果有了外孙,那个男人是不是也可以收收心,试着远离那些曾经的陋习。
  归乡的旅途比他想象中要顺利不少,不知道斯坦因斯和德曼是怎么处理他出逃这件事情的,至少到目前为止,人类世界还没发出针对他的大型搜捕,绝大多数普通人甚至都不知道罗布已经离开了蒂斯特皇家魔法学院,所以在塞特维亚港他并没有遇到很严格的盘查。而伊顿到瑞恩中间那条很难走的路也被不知哪位善良的领主给出钱修好了。
  果然很多东西都和走的时候不太一样了呢。
  罗布望着车窗外面陌生的风景出神。
  记忆中这里本来是一大片麦田,自己还在那位农夫家里借宿了一晚,而现在那片麦田变成了果林,还有块新葺好的鱼塘,看的出来对方这几年应该过的不错。
  当然也有一些看起来依旧很熟悉的场景,比如某块儿绿草茵茵的小丘。
  少年当年从下边经过的时候,看到一个刚刚失恋的姑娘坐在那里哭的很是伤心。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点点滴滴,随着距离瑞恩越来越近,曾经的那些回忆也从他的脑海中一点点涌出。
  还好,罗布莫名松了口气,无论外边再如何变化,瑞恩还是那个瑞恩。
  他已经可以看到镇郊那条熟悉的小河,尽管妈妈已经走了很多年,可他看到这条河还是会觉得有点难过。
  少年叹了口气,伸出手指揉了揉太阳穴,却意外看到一群正在河边打水的佣兵,其中头领摸样的男子嘴里还一直在骂骂咧咧,“靠了,用水也要付钱,镇上那群家伙也太可恶了!等大爷我打穿那座地下城一定要让那群土包子见识下什么叫做有钱人!”
  诶?!为什么会在这里看到佣兵?罗布有些惊讶,这群人不是只会嗅着钱的味道满世界乱窜吗,像瑞恩这样没什么油水的小镇他们平时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的,就好像老瑞克斯当年,完全是因为迷路才跑到这里来的。
  少年皱眉,另外,他们刚刚好像还提到了地下城?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