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 > 第九章 跑路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马来多纳自然不可能是什么黑暗炼金术士,他用作交换的就是最普通的金币,所以他才会表现的如此肉痛,之前短短一刻钟他就花掉了足足四千枚金币。
  要知道矮人在海上累死累活跑一年也不过才赚不到二百枚金币,加上其他一些灰色收入满打满算也不过三千枚金币,换句话说他这一年多等于是白跑了。
  “诶,等等,你的什么灰色收入能有这么夸张?”罗布很惊讶,一年三千金币这都等于一些中小型城镇的税收了。
  矮人挠着头,“嘛,就是一些进出口贸易啦,都是些很平常的东西。”矮人这后半句话自己说的都很心虚。
  “比如呢?”
  “比如我们那边的秘银,人类这边的魔导器,精灵那边的月华什么的,唉,其实兽人那边的猫女也很赚,但谁让大爷我是个怜香惜玉的人,人口买卖这种事情就算利润再高我也是不会做的。”
  罗布倒吸一口凉气,合着这家伙跑商只是个幌子,只是为了掩盖他私底下的那些走私勾当,罗布虽然缺乏常识,但也知道他说的这几样东西都是各种族严禁外流的战略物资。
  马来多纳也有点纳闷儿,“我虽然在倒腾这些东西,可每次的量都不算太大啊,惊动地方的警戒力量我能理解,可为什么这次就连皇家骑士团都出动了,还有后面那个带尖帽子的老头,怎么下手那么狠?看刚才那场面他扔的是小禁咒吧,妈的,八阶魔导师这种比独角兽还少见的玩意儿都冒出来一个,老子怎么就这么倒霉,白白损失了这么大一笔钱,还暴露了幸运女神号会飞的秘密。”
  矮人王子别提有多郁闷了,坐在原地不停的叹气,也因此忽略了罗布脸上的精彩表情。
  话说虎口脱险的少年一直搞不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在最后关头,矮人为什么会突然不顾一切的拔刀相助,宁肯冒着得罪整个狮心帝国的代价也要帮助他这个陌生人。
  直到这一刻他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一切只是因为误会吗?
  罗布不知道自己误打误撞踏上的居然是一条走私船,马来多纳也没想到自己随便在路边载俩散客,其中一个竟然会是人族的未来,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
  只能说,矮人最近大约是流年不利,合该命中有此一劫。
  眼见一票皇家骑士气势汹汹的向这边扑来,马来多纳做贼心虚,第一反应当然就是自己背地里那些小勾当终于暴露,他不敢抱有任何的侥幸心理,用最快的速度跳起来开船就跑,生怕晚一秒自己就被抓个人赃俱获。
  总之,事情的前因后果基本上已经被整理清楚了。
  与此同时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也做出了一个明智的决定,他决定把真相永远埋藏在心底,打死也不说。
  “做我们这行的,难免会碰上这种情况,这次是我连累你了。”纯真的矮人王子这会儿还不知道导致他惨重损失的罪魁祸首此刻正一脸无辜的站在他身边,对罗布尚抱有几分愧疚,“唉,他们都看见你上了我的船,估计也把你算作是我的人,以后说不定还会有些麻烦,布拉多港你是回不去了,近期一些比较大的人类城市最好也不要去,这样吧,为了表示歉意我可以送你去一个你想去的地方。”
  马来多纳顿了顿,之后又热情的向少年发出邀请,“看你的样子最近应该也惹上了点麻烦,不如和我一起去精灵的家乡乌拉迪尔耍一圈怎么样,哪里有很多长腿的精灵妹子哟,你的长相虽然和我还有一定差距,但相比起普通人也算不差了,到时和我一起组成把妹组合我们双剑合璧必定可以横扫乌拉迪尔啊!”
  “可是我身上没钱。”罗布诚实道。
  对于矮人的提议他说不动心那是假的,好不容得到梦寐已久的自由,他当然很想到处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领略不同地方的风土人情。
  然而他从魔法塔逃走的时候身上没有带一分钱,倒不是因为忘记了,未来的大魔导师阁下这点常识还是有的。他只是担心又中了德曼那老家的奸计。
  米克拉城那次他躲在一座庄园的酒窖中,准备了大量的干粮和清水打算来场持久战,少年自觉这一切都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加之那会儿斯坦因斯还没在他的身上释放大追踪术,他完全有信心能躲过德曼大魔导师的搜捕。
  然而现实总是无比残酷,才坚持了不到半天他就再一次在酒窖门口看到了副校长那张奸诈的老脸。
  那一刻,未来的大魔导师阁下只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彻底坍塌了,整个人完全是懵B的,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德曼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他的。
  真相直到半年后才揭晓,副校长某次喝多无意中说漏了嘴,少年才知道原来这老王八蛋早在他第一次逃跑未遂后,就偷偷往他的一双袜子上扔了个定位术。
  而此后罗布因为不堪填鸭式的教育,又先后策划了十八次逃跑,屡败屡战,每次被抓回来他都会用心反省期间自己所犯下的错误,潜心研究哪里做的不够好,还有哪里可以改进。
  他一直觉得失败的原因在于自身的经验不足,所以才会在和已经一百多岁的德曼副校长斗智斗勇中始终处于下风。
  谁知道到相貌堂堂一身正气的大魔导师居然根本就没和他“公平竞争”,从头到尾老头一直在开挂作弊,而且作弊也就算了,更可耻的是老头还会彪演技,有时候明明知道他藏在哪里,却还偏偏要磨蹭点时间造成一种“我可是刚刚才找到你”的假象。
  妈的!德曼你tm是心理变态吗!!!少年在心中怒吼。
  从此以后罗布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再逃跑时,一件东西都不能多带,无论是魔导器,钱还是衣服,他要么留在魔法塔要么就都打包寄存在三皇子那里。
  所以现在的少年基本上等于净身出户,就连身上这身侍从衣服都是三皇子友情提供的,离开了夏米这座小金库,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事隔多年,终于再次尝到了没钱的滋味。
  而且更要命的是,罗布现在想卖身都没条件,身为六阶准魔导师,真心想赚钱的话不要太容易,然而要怪也只能怪少年实在太出名了点,像他这么年轻的六阶准魔导师翻遍整片晨曦大陆都找不到第二个。
  而如今他这一跑,百分百是要上头条的。
  不但斯坦因斯、德曼、在拼命找他,以皇室为首的人类世界也在到处找他,而其他种族的杀手想必也早已在路上,一旦他的行踪暴露,被德曼抓回蒂斯特皇家魔法学院恐怕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