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 > 第五章 我的这一天,它终于来临了!

  蒂斯特皇家魔法学院这次看来是铁了心要把他们的学院王牌给逮回去了,这次的抓捕小队阵容真是前所未有的豪华,押送三皇子前来赔罪的帝国第六骑士团共计六十二位骑士大人,等级都在五阶以上,被斯坦因斯超魔导师临时征用,罗布同学的老对手——八阶大魔导师德曼更是亲自出马。
  在本次事件中扮演“帮凶”和“内奸”角色的三皇子殿下则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笑呵呵的冲众人挥手,“祝诸君旗开得胜,副校长大人马到成功,区区一个罗布,您老人家出马,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再然后皇子殿下就感到后颈一凉,被一只巨大的元素之手给提到了半空中。
  “既然消息是殿下提供给的,那就麻烦殿下您也跟我们走一趟吧,到时候如果在布拉多港找不到罗布,哼哼。”副校长的眼神中透出一股骇人的杀气。
  大魔导师根本不管威廉姆斯殿下的哀求,把三皇子往马背后面一扔,就带着一票皇家骑士气势汹汹的杀向了布拉多港。
  千万不要以为魔法师都是一群胸襟宽广与世无争的圣人,至少德曼副校长肯定不是,这点被绑在马背上的皇子殿下显然是深有体会的,这一路上也不知道老头是不是故意的,专挑崎岖的小路走,哪里不平坦就把马骑到哪里,反正副校长给自己释放了一个轻身术。
  这个一阶法术平日里并不怎么起眼,但在某些情况下却不是一般好用,就比如刚才,副校长驾马越过了一小片灌木丛,落地的时候皇子殿下的胸口都快被震碎了,老头那边身子都没颤一下。
  威廉姆斯皇子欲哭无泪,给骑士团那一票小弟拼命的使眼色。
  然而正所谓有什么样的长官就有什么样的下属。
  第六骑士团的骑士大人们不知是不是因为和皇子殿下厮混的久了,也染上了他见风使舵审时度势的无耻风格。在八阶大魔导师面前,英勇的骑士们一个个目不斜视,策马狂奔,似乎根本没人注意到身旁不远处皇子殿下的悲惨处境。
  到了第二天,浑身骨头都要散架的威廉姆斯皇子终于抛下所有的皇家威仪,痛哭流涕开口哀求,双方最终达成协议,皇子殿下甘愿以一个无比屈辱的姿势被大魔导师阁下拎在手里。
  以上,就是布拉多港的居民在这天上午所目睹奇景的个中缘由。
  趁着还没被发现,夏米飞快的缩回脑袋,感慨道,“王都一直流传三皇子靠得住母猪能上树,这话果然一点都没错,说好帮我们撑半个月的时间呢,这才第六天他就投敌了,唉,连打个对折都做不到。”
  看得出来扈从骑士对于自己这位主子的怨念也不是一般的大。
  “现……现在怎么办?”罗布结结巴巴的问道,没办法,这是他的老毛病了,一见到凶神恶煞的副校长,之前那段被无惨调教的痛苦回忆就会自动浮现在未来超魔导师大人的脑海里,尤其一想到这次被抓回去所可能面临的折磨,少年没当场被吓晕过去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而且相比之前几次逃亡,他这次的处境无疑更为恶劣,虽然身为六阶准魔导师,但身边一件魔导器都没有,换句话说,此刻的罗布和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空有一身浩瀚的法力却只剩下干瞪眼这一个生活技能。
  反倒是一旁的扈从骑士表现的比较镇定,夏米脸色平静的抽出了腰间的佩剑,“事到如今,已经没有退路了,我冲出去尽量拖住他们,罗布大人你赶紧去码头登船。”
  金色的阳光洒在扈从骑士的盔甲上,他的表情是那样的决绝与庄严,那一刻的夏米在罗布眼中显得前所未有的高大威武。
  因为自带的捧哏属性,这一路走来,罗布虽然和扈从骑士相谈甚欢,但心里只是将对方视作弄臣一样的角色,甚至很多时候他都会下意识的忽略对方的骑士身份。
  然而,在狮心帝国,即便只是最低等的扈从骑士也接受过正规艰苦的训练,可以熟背十三条骑士准则,以帮助弱小,不惧强权,坚守正义为己任,同时具备随时为同伴牺牲的可贵品质。
  这才是世人眼中的骑士,这才是所谓的骑士精神!
  那一刻,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真的是被小扈从骑士表现出的勇气给深深震撼到了,他的眼眶不由自主的湿润起来,回想起这一路上两人的朝夕相处,欢声笑语,罗布又怎么忍心看着年轻的扈从骑士为自己去送死。
  “不,要走我们一起走。”罗布动情道。
  夏米摇了摇头,轻声道,“没机会的,我们是不可能跑得过皇家骑士团和一个大魔导师的,小说里不也都是这么写的吗,在这种时候必须要有一个人牺牲,我想,这就是命运为什么选择我与您通行的原因吧。”扈从骑士咧嘴,露出一个有些难看的笑容,“罗布大人,您这么拼命的逃出来一定有什么原因的吧,如果就这么半途而废会很不甘心的吧,明明自由就在眼前,只要伸手就能够到,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不能够轻言放弃呐。”
  夏米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我父亲总对我说,我们每个人来到世上都肩负着自己的使命,有的人很早就弄清楚自己的使命是什么,有的人直到五六十岁还茫然无知,但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无论你在做什么,一定都会心生感应——而我的这一天,它终于来临了!”
  扈从骑士一字一顿的说完最后这句话,年轻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别样的神采。
  他没有再去等罗布的回答,挥舞着手中的长剑,纵身从旅店二楼的窗口跳了下去。
  落地后,夏米稍微调整了一下身形,以最一往无前的姿态冲向了不远处的抓捕团,冲向那些比他强大无数倍的骑士们,冲向了八阶大魔导师德曼阁下。
  他冲锋的英姿是那样的潇洒,就仿佛传说中那些游荡在古战场上的英灵。
  罗布不得不用尽所有力气,才止住泪水不从眼眶中滚出,最后望了一眼那个决然坚毅的背影,似乎是想要把他永远的刻在脑海里,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扭头向码头的方向跑去。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