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 > 第四章 布拉多港

  距离学院六百里外的布拉多港。
  阳光灿烂,天气晴朗,海鸥在货船和渔船上方盘旋,迎面吹来的小风夹杂着淡淡的鱼腥味,这是属于海洋的气息。
  虽然只是清晨,但码头上已经开始热闹了起来,脚夫在搬运箱子箩筐,水手们一边哼着异国小调一边修补船身擦拭甲板,长着小胡子的税务官则在一脸严肃的清点计算着货物,有渔民家的小鬼赤脚奔跑嬉闹,在人群里挤来挤去。
  当他们经过你身边的时候可要留神了,不要被他们纯真的小脸欺骗,说不定其中就有手脚麻利技术出众的小贼,就在不久前罗布亲眼看到过一个来自自由城邦的商人被一个八九岁大的小男孩悄悄摸走了贴身的荷包。
  那个小男孩得手后还冲一旁目瞪口呆的罗布眨了眨眼睛,嘴角翘起,露出得意的笑容。
  盗贼公会在布拉多港发展的一直很不错,他们从那些穷人家的孩子中挑选出有天赋的好苗子,先对他们进行专业的培训,之后再和他们签订契约,根据契约的规定,这些小鬼前五年或者前十年所得到的收入有一半需要上交公会。
  布拉多作为狮心帝国七大港口之一,贸易繁荣,每天往来商船无数,永远不缺少异邦的肥羊,尤其那些矮人,他们总是把自己喝的醉醺醺的,别说钱袋了,就连底裤被人扒走都没感觉,第二天睁开眼,发现自己光溜溜的躺在某条陋巷中。
  罗布他们俩人倒还好,因为扈从骑士身上那件威风凛凛的盔甲,这一路很少有人会去找他们的麻烦,罗布早就脱掉了海妖女王赠送给他的那件号称拥有“神器以下最强防御”的法师袍,穿一件大街上随处可见的粗布短衫,对外则宣称自己是骑士大人的侍从。
  不得不承认,三皇子殿下考虑的的确很周到。
  有扈从骑士夏米陪同,罗布逃跑就不需要动用魔法,学院派出去抓他的人自然也就没法检测到魔法波动。再加上夏米皇家骑士的身份,第二骑士团那帮搜索经验丰富的家伙才会被他们成功骗过。
  罗布逃离学院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自己那一身豪华之极的魔导器全都扒了下来,打包交给三皇子手下一位心腹魔法师。
  说不心疼那是假的,以罗布的身份和地位他那一身极品装备已经可以买下四五座中型城镇了,然而想到和期盼许久的自由相比,这又都不算什么了。
  话说那个负责接头的老法师突然间拿到这么多壕破天际的梦幻装备也着实吓了一大跳,心里都忍不住生出要干一票卷铺盖跑路的邪恶念头来,但考虑到这么做所带来的后果——被皇室和魔法师协会联名通缉,到时候晨曦大陆再大恐怕也没有他的容身之所,老法师还是强行按捺住了心底的贪念。
  不过虽然带不走,试穿一下总是可以的嘛,老法师用这身极品装备把自己武装到了牙齿,伪装成罗布的样子,领着第二骑士团的精锐们在荒山野岭到处吃吐,好不威风,直到第七天因为法力耗尽才被团长李察生擒,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让我们把目光重新转回到未来的超魔导师这边。
  罗布这几天心情真是大好,终于从那座恐怖的魔法监狱中逃了出来,这一路上看什么都格外的顺眼。再加上同行的扈从骑士又被三皇子调教的恰到好处,深谙聊天艺术,知道身边这位主最想要听什么,一路上都在帮少年勾画着美好的未来。
  扈从骑士说罗布大人您这一走可就是猛虎下山潜龙入渊,未来必定会谱写出一段属于您的传奇,小的何其有幸能和大人你相伴同行,说不定将来也能在史书里露个脸,我这辈子也算值了!
  罗布还有些腼腆,连忙摆手道,我其实并不想成为什么传奇,就希望能像个普通人一样娶妻生子,开开心心的过完这辈子。
  “大人可有心仪的女子?”扈从骑士凑过来问道。
  “暂时还没有。”罗布脸红道,他没敢和夏米说自己其实快二十岁了却连一次恋爱都没谈过,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实在是件很没面子的事情。
  扈从骑士来了兴致,“嘿,这选老婆可是门大学问呐,不同地方的女人差别很大,南方的女人脾气温柔,啧啧,那肌肤叫一个柔软,摸上去就好像绸缎一样,北方的女人性格彪悍,侵略如火,在床上表现的最是狂野,精灵族的女人最好看,身上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可惜她们大都看不上人类。兽人族的女子风情迥异,其中猫族和狐族少女在人类世界最受欢迎,据说还有口味独特的人喜欢那群十天半个月都不洗一次澡的女矮人,啧啧,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另外,罗布大人千万记得找谁都不要找王都的女人,她们最是势利不过。”
  扈从骑士最后这半句话中透出的酸味儿即便是情场初哥的罗布都能听的出来,看夏米那张耷拉下来的脸,他的感情经历估计也不怎么顺畅,罗布很是同情的拍了拍扈从骑士的肩膀。
  夏米自己倒是调整的蛮快,一会儿就又变回了笑嘻嘻的模样,他订好了船票,一个魔法时后发船,罗布还没决定好要去哪儿,正好碰上一艘船的船主打算周游世界,两人决定先上船再说。
  眼瞅着距离开船还有点时间,扈从骑士就带着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去城里饱口福。
  布拉多港最出名的美食是青背刺鱼宴,因为青背刺鱼数量稀少,一桌鱼宴需要足足二十枚金币,这样的天价让绝大多数普通人都只能望鱼兴叹。
  罗布当然不是普通人,虽然他次逃的急,一个铜板儿都没带,但扈从骑士身上可带了不少钱,三皇子殿下临行前有交代,这一路上的费用全部由他包揽,殿下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务必要让罗布阁下感到开心,花出去的钱越多夏米回去所能受到的奖励也就越大,可惜两人来的不是时候,这玩意儿只有每年十二月月份的时候能吃到,扈从骑士很是遗憾,难得有这种可以名正言顺公款吃喝的机会,却不能好好把握。
  青背刺鱼宴吃不上,两人只能退而求其次,找到镇上最大的旅店,点了一桌最贵的食物,打算在出海前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而就在他们刚刚拿起刀叉想要大快朵颐时,城门处却突然传来一阵骚乱。
  扈从骑士从把脑袋从窗户口探出去,瞳孔顿时一缩。
  白色的骏马,银色的盔甲,百炼精钢锻造的佩剑,胸口左上方雕刻的雄狮,冲进城门的这六十二位不速之客的和他的打扮何其相似,唯一的区别只在于披风的颜色。
  对方身后是正统皇家骑士的红色披风,而夏米的披风则是扈从骑士的青色。
  “卧槽,糟糕!是第六骑士团的大人们。”扈从骑士惊呼。
  然而那些普通人眼中威风凛凛的皇家骑士却并不是这群人中最耀眼的存在,和他们围绕的那个身材高大,须发皆白的老者相比,这群威武帅气的骑士就好像是不知从哪个山坳里窜出来的野猴子。
  那个老者带着一顶尖尖的巫师帽,身着黑色的法师袍,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元素流动,他左手
  提着的一根顶部有些焦黑的法杖,正是第二次魔法大战中大名鼎鼎的星罗之眼,而右手提着的那个一脸蛋疼的年轻人,则是帝国的三皇子殿下。
  于是这次轮到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发出惊呼了,“卧槽!副校长!”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