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 > 第二章 他就这么不见了

  蒂斯特皇家魔法学院这几天的气氛很古怪,学院里到处都是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学生,就连那些平日里板着脸表情总是很严肃的教授们也忍不住加入到了这一行列。
  魔法师大都是群挺高傲的人,尤其蒂斯特皇家魔法学院这样历史悠久的名校,无论老师还是学生都是一副处事不惊的模样。
  “冷静,是每个魔法师的必修课。”这句话总是被副校长挂在嘴边,用来教育那些刚入学表现的毛毛糙糙的新生。
  即便王位传承,新王登基这种普通人眼中的大事,也并非每位魔法师都会去关心。毕竟魔法师这个群体中,书呆子或者学术狂的诞生几率也不是一般的大,有不少人对政治其实是两眼一抹黑。
  但今天几乎所有的魔法师的脸上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就连几个平日一直宅在魔法塔里的老怪物都被惊动,下午的时候破天荒的一起在学院里露了个脸。
  绝大多数人都已经不记得,这些高高在上的魔法师们上一次表现的这么紧张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蒂斯特学院里,少女们的眼神中充满了担忧,而少年们则暗暗握拳。
  “我知道,一定是有敌人畏惧嫉妒罗布师兄的才华,不想眼睁睁看着他成长起来,所以派人潜入我们学院掳走了罗布师兄。”有人信誓旦旦的道。
  众人闻言无不倒吸一口凉气,能在校长、副校长和教务处长的眼皮底下悄无声息的劫走人族未来的希望,对方得是什么层次的高手?
  阴影潜行者?地底精灵?还是诸神遗族?反正不管是谁,一定都是九阶的高手!
  而且搞不好,对方这次出动的还不止一个九阶,
  因为只有如此豪华的阵容才能瞒过同样身为九阶的斯坦因斯校长,以及蒂斯特皇家魔法学院地下那座传说中的魔法阵。
  据说那座魔法阵是七百年前十二位超魔导师联手修建而成,目的就是为了在战争年代中保护年轻的魔法师,而从之后几百年的效果来看它也的确不负盛名。
  建成至今这座魔法阵还从未被人从外面攻破过,而其后的历任校长都会对其进行进一步的修缮,填补其中的漏洞,偶尔也会增加点新的功能。
  总之,到了今天这座魔法阵已经可以称得上铜墙铁壁。更何况还有斯坦因斯这位九阶超魔导师亲自坐镇,因此所谓“敌人不止一个九阶”的说法倒也不是故意耸人听闻的无稽之谈。
  只不过,斯坦因斯本人对这种说法显然并不认同。
  校长大人望着鱼缸里那只自顾自玩耍嬉戏的小乌龟,脸色铁青。
  而他的对面,副校长和教务主任同样表情严肃,只是教务主任的目光中还隐隐透露着一抹啼笑皆非之色。
  他们现在都聚在罗布的魔法塔里,但屋内三人已经很久都没说话了,尤其校长斯坦因斯,他即便只是静静坐在那里,属于九阶超魔导师的威压也让两位八阶大魔导师感到有些压抑。
  教务主任开始怀念自己的魔法塔里那张超级舒适的大床,还有床下那桶精灵酿造的美酒。
  好在校长最终还是打破了这份漫长的沉默。
  “你们怎么看?”
  “胡闹,简直是胡闹。”副校长德曼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老头连胡子都快气歪了,“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真以为顶着未来超魔导师的名头就可以四处乱跑了?他知不知道这片大陆有多少人做梦都想干掉他?他偷偷离开蒂斯特皇家魔法学院的消息一旦传出去,简直就是对其他种族的高手大喊快来杀我吧快来杀我吧!那小子区区一个六阶准魔导师和那些成名多年的强者相比屁都不算!他这么做根本就是在找死,不行,我们得赶在其他人之前找到他,把他抓回来。”
  教务主任挠了挠脑袋,满口赞叹,却是对桌上那只小乌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厉害厉害,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破掉校长你的大追踪术而又不被你察觉,不愧是人类历史上百年难得一见的超级魔法天才,啧啧,这构思,简直了,不过话说回来,这大概也是我这辈子见过最鸡肋的六阶魔法了,除了能把校长你施加在他身上的大追踪术转移到这只乌龟身上,好像其他作用一点也没有啊,恕我直言,他新发明的这个六阶法术完全就是魔法界的耻辱啊。”
  教务主任并没有言过其实,绝大多数的魔法师都只能被动的接受知识,学习前人留下的各种法术,终其一生可能也没法创造出一个属于自己的魔法,而罗布被誉为人族的希望并非没有原因的,除了因为他那无与伦比的进阶速度外,他对于魔法的理解程度也让许多空有一把年纪的老魔法师无地自容。
  但即便对于罗布这种超级天才而言,想创造出一个法术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耗费占用他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尤其六阶法术已经属于高阶法术,估计这货进阶准魔导师后就一直在忙活这件事情了。
  教务主任不得不感慨这家伙为了逃跑真是什么事儿都干的出来。
  考虑到大追踪术是一个七阶魔法,而对他释放这个法术的又是校长本人,想用区区一个六阶法术破解真心不是一般的困难,其他人压根儿不用想,而算对罗布而言,这道题也并不好解,所以这家伙其实最后还是忍不住取了巧的。
  这也是为什么教务主任会说某人发明的这个六阶法术是自己这辈子见过最弱鸡的法术。
  如果把目前魔法界流行的那些法术比作是通用解的话,那罗布这个转移术就是个纯粹无比的唯一解。
  举个栗子,校长大人所释放的大追踪术,既可以施加在罗布身上,也可以施加在副校长身上,或者其他任何他想施加的人身上,适用性几乎没有限制,而罗布这个转移术却是完全不走寻常路,施法必须满足两个必要条件。
  第一,它所针对的大追踪术必须是校长释放的。
  第二,转移的对象必须是鱼缸里这只小乌龟。不能是其他生物,不,严格来说,甚至就连其他小乌龟也不行,就算长的完全一样也没得谈!
  是的,罗布所创造的这个法术就是如此的鸡肋!作用只能供他脱离校长的魔爪,而且只有一次机会,一旦愤怒的校长决定把他留下的这只小乌龟灭口,他这道六阶法术也就等于被废掉了。
  不过也恰恰正因为这两个苛刻到没朋友的前置条件,大大缩短了罗布的解题时间,他只花了半年多的时间就构造出了一道六阶法术,解决了校长在他身上设下的魔法追踪印记,这在人类魔法史上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教务主任叹了口气,“我之前就和你们说过,你们对那孩子也太严苛了,他不是在你们的魔法塔里进行强化特训就是在自己的魔法塔里冥想,别说恋爱了,就连打飞机的时间都没有,入学这么多年他踏出魔法塔的次数屈指可数,也难怪前几年他总想逃跑。”
  “想要成为最伟大的魔法师就要能耐得住寂寞。”副校长不以为然,“不过我倒真有点佩服这小子了,三年前他第十九次逃跑失败被我抓回来扔在模拟元素场里虐了一个夏天,出来后他就再没表现过一丁点想逃跑的样子,一直憋到进阶准魔导师,又专门花时间搞出来这种乱七八糟的法术对付校长,不错,他这次逃跑的确称得上是计划周密,居然成功骗过了我们所有人。”
  校长斯坦因斯冷笑,“再周密又有什么用?六阶浮空术一天顶多飞一百里,我已经发消息给第二骑士团的团长李察,让他带人去追了,算算时间,这会儿也该抓到他了,呵呵,我还担心前段时间的训练内容是不是有点太多,看他这么精神抖擞的样子我就放心了,德曼,等那小子回来就开启我们精心准备的魔鬼试练吧。”
  教务主任闻言打了个哆嗦,在心底默默的对那个名叫罗布的天才少年表示了同情。
  果然,在任何时候激怒一位九阶超魔导师都绝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07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