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神级小卖部 > 11章 干的意思有两种

  (新书求推荐收藏啊,已经签约了,快递都寄了。)
  打发走一帮老头老太太,沈义喜不自禁。
  这生意做的,要不了多久这就是要发的节奏啊。
  你瞅瞅,一块钱的东西,卖出去一万二,净赚一百二……
  话说,听着虽然有点不对劲,但是这一百二却是到了沈义手里的价钱。
  没办法,谁让系统黑心的扣了99%呢。
  不过多的不说,百元大钞落到手里,沈义还是一阵激动啊。这才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啊,多长的时间没看见这血红的味道了。
  红色的钞票,就是香!
  不过有一点沈义倒是觉得系统说得很对,奇货可居,商品卖的好,同时也是能带动周边销售的。
  就比方刚刚,虽然那一群老头来太太在这问东问西的,但是,沈义还是顺带卖出去了两袋洗衣粉,一瓶醋,三袋洗发水。
  哪怕沈义明确的说,这洗发水就是普通的,跟之前人家买的不一样,但是这些老头老太太,还是打算回去试试,尝个新鲜……
  沈义撇了撇嘴,真不知道有啥新鲜的。
  农村的老头老太太还用洗衣粉洗头呢,要不你们也试试?
  点了点钱,有一百五。
  沈义很快做了一个决定,打烊!出去吃一顿好的。
  自从接了这小店,说吃半个月泡面,那纯属胡扯。但是不可否认的说,沈义确实有吃了三四天的泡面了,直到今天闻着那泡面的味道,呕……
  要吐。
  小区外面有一家遍布全国的大酒店,沈义很豪爽的迈步进去,冲着老板就喊:“老板,来一份蛋炒饭!”
  “好嘞!”
  那老板爽快的答应了一声。
  稍微一犹豫,摸了摸口袋,沈义很是快意的又加了一句:“再加个鸭腿!”
  这就去了二十了。
  不过幸好,等到了明天把这最后一袋洗发水卖给沈逢春之后,任务就算是完成了,到时候不仅能再次强化一件商品,还能有一百块钱的奖励到手。
  当然,啃着鸡腿沈义又有点后悔了,干嘛非得答应杨五义呢?不然这最后一袋洗发水,说不定一千块钱也能卖出去的。
  嗯,虽然咱们干的是小本生意,都是依照市场定价,但是你瞅瞅今天那些个老板,也没规定人家不能自己加价啊。
  ……
  第二天,沈逢春来的很准时。
  他是怕沈逢春到时候一个保不齐把最后留给他的给卖咯。
  没办法,谁让昨天大半夜的,被一帮鬼哭狼嚎的这个总那个总给祸祸的没有睡好呢。
  话说,昨天没在沈义这买到洗发水的,可谓是欲哭无泪。
  看着人家一个个头发长出来,在朋友圈晒着各种毛茸茸的秃头,那就是相当郁闷。
  本来不相信的,这次是彻底相信了。
  至于那些打法自己司机秘书之类来的,就更跺脚了。
  说啥来着?
  就说人家做生意个性,本人不去不卖。这一拿面,得,没摸到。
  这秀头发的可就没自己的份了。
  惹得这些个老板后悔不已,纷纷给沈逢春打电话,抱怨的不停。
  沈逢春多冤枉啊,都跟你们说了,人家老板数量有限先到先得,限量供应,你们拿大牌没摸到,怪我咯?
  当然,买到的那些,亲眼看着自己头发长出来之后,打电话跟沈逢春道谢。
  话说没有沈逢春,纵然是他们,也没有可能把头发重新长起来。
  尤其是那王朗,这一晚上摸着头净剩下乐呵了,嘴里一个劲的叫着:“小老板没骗我。”
  他倒是不嫌扎手。
  不过沈逢春也是有心眼啊,算算这势头有点不对。
  你看啊,沈义亲口跟他说的,只有十袋。他买了一袋,又给他留两袋,这还剩下七袋。
  可是这朋友圈里面,除了他八个晒头的什么意思?
  沈逢春这心头咯噔一下,到了沈义这,逮着沈义就问。
  “本家,你是不是把留给我的两袋卖了一袋?”
  沈义抬头看了沈逢春一眼,暗自点头。
  这强化过后的飘柔就是好使,两天的时间,沈逢春已经不算秃顶了,顶多就是头发没剪齐。那之前秃的地方,又长了不少。
  沈义很是关心的冲着沈逢春说道。
  “沈总,你这头该剪一剪了。这周围的和新长出来的,长短不一,有损你威严啊。”
  沈逢春很是尴尬的摸了摸脑袋。
  “是啊,可是舍不得啊。这剪了就怕再没了啊!”
  说完,沈逢春白眼一翻,又连忙道。
  “别打岔,我问你呢!”
  沈义抬手指了指对面楼层。
  “沈总,你这最近一来就揪着我不放,多久没上去看小莉了?这样,人家小莉是会吃醋的。”
  沈逢春脸色一怒。
  “沈义,你是不是把留给我的给卖了!”
  “是啊。”
  沈义白眼一翻,很是干脆的说道。
  “你……”
  沈逢春手指着沈义说不出话来,这心头都在滴血啊,原本他还有些希翼说不定沈义就给他留着呢,可是听到这话之后,却大受打击。
  可是,沈逢春能说什么?
  原本就是人家的东西,人家是答应给你留,可是也没说就不卖啊。
  沈义歉意的看着沈逢春,出声安慰说道。
  “老沈啊,别生气。这也没办法啊,谁叫人家昨天叫价叫那么狠的,嚯,都喊道一万二了,你说我不卖不是傻吗?”
  做为一个生意人,沈逢春很同意沈义的说法,然而还是难掩心中悲痛,手指着沈义叫道。
  “沈义,你知道我这是要送人的吗?你竟然不给我留,你……你……你是不是不想干了你?”
  沈义白眼一翻,嘴里说道。
  “干有两种意思,一种是有套,一种没套,你说的是哪一种?哦,没套的可以事后吃药。”
  沈逢春险些一口老血吐了出来,他发现,他和沈义存在着代沟。
  俩人说的根本就不是一路的东西好嘛。
  沈逢春扶着沈义那小柜台,‘娇躯’有些颤抖。
  那目光很不得是要把沈义给撕了一样。
  沈义一看这模样,怕是这沈逢春是真急了。
  不由变戏法似的,赶忙拿出了一袋洗发水,冲着沈逢春说道。
  “你看你,这么大年纪了这点打击都受不了?瞧瞧,这不还给你留一袋呢嘛。”
  看着这一袋洗发水,沈逢春总算好受了一点。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04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