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宠妻成瘾:老婆,你要乖 > 第1章 你敢打我

  楔子
  天幕黑压压一片,乌云沉沉,山雨欲来。
  冷肃的风中,一道消瘦单薄的身影,摇摇晃晃走进墓园。
  扑通——
  膝盖触地,燕伊人跪在了母亲墓碑前,昏迷了大半年,她的身体已经极度虚弱。
  苍白的脸,没有一丝的血色,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颗颗从眼眶滚落。
  “妈妈,我太蠢了……识人不清,错把坏人当好人……我对不起奶奶……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像我这种废物,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她抱着冷冰冰的墓碑,哭得身体抽搐,悲恸到极致,喉咙一阵腥甜,竟咳出一口血来。
  猩红刺目的血,染了墓碑,燕伊人急切的伸手抹干净。
  越抹,那块血迹,越大。
  想起那两个人联手欺骗自己,甚至在她昏迷时,当着她的面做尽无耻龌蹉的事。
  种种屈辱,一幕幕浮现。
  被打击得体无完肤,心如死灰的燕伊人,目光发了狠的盯着墓碑上那一块血迹。
  她不会就这么算了!
  今天她承受的所有痛,所有苦,流的血和泪,都会让他们加倍偿还!
  对着母亲的墓碑磕了三个头,燕伊人一脸肃杀:“妈妈,我不会再有做傻事的念头,我发誓,一定会让那些人悔不当初!”
  起身的那一瞬间,瓢泼大雨骤然淋下。
  单薄的身子,本就虚弱至极,被雨打得更是跌跌撞撞。
  模糊不清的雨幕中,出现了一行人。
  燕伊人努力睁开被雨打得睁不开的眼睛,是他!
  被黑衣人簇拥着,站在首位的楚怀瑾,俊美邪肆,同时又冷冽衿贵。
  如刀锋般锐利的气场,让人退避三舍。
  燕伊人一心想着报仇,此时,唯有眼前这个人,才能帮得了她……
  “少爷,求你帮帮我。”
  暴雨中,没有一把伞的燕伊人,浑身湿透,狼狈不堪的她,笔直的朝他跪下。
  楚怀瑾不为所动,修长的双腿,绕过她准备离开。
  “少爷,求你,帮帮我!任何代价我都愿意付!”燕伊人抱住他的腿,胃里翻滚绞缩,一口血吐了出来。
  她虚弱得只剩下半条命,仿佛随时都会死掉。
  楚怀瑾垂眸,磁性的嗓音,带着一丝嫌弃:“我对残花败柳没兴趣。”
  残花败柳?
  燕伊人庆幸自己不是!
  她仰头,被雨水打得睁不开的双眼,艰难的睁开,虚弱的声音,清晰的告诉他:“我还是处|女。”
  黑衣人为他撑着一把黑伞,一身干爽的楚怀瑾蹲下,与浑身湿透,衣服紧贴在身上的燕伊人,形成鲜明对比。
  微凉的指尖,挑起她精致的下巴,“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帮我报仇。”
  楚怀瑾指腹摩挲着她的下巴,若有所思:“季家?”
  燕伊人眼底翻滚着恨意:“还有燕家。”
  “任何代价你都愿意付?”
  燕伊人抬眸,镇定的目光,包含决然:“任何代价!”
  只要能报仇,任何代价她都可以付,连死都不怕的人,她还有何畏惧?
  强撑着的躯体,在话音落下后,无力倒下。
  楚怀瑾看着怀里昏倒的女人,唇角微勾,指尖拨开黏在她脸上的湿发,露出那张精致得无可挑剔的面容。
  “不要后悔。”
  ***************************************************
  一年前。
  啪——
  “贱人,你还有脸来?!”
  伴随着咒骂,巴掌声随之落下。
  燕书丹甩着刺麻的手,昂着下巴,蔑视的看着站在眼前的人。
  她的妹妹,一身廉价货,跟这豪华的卧室格格不入,同父异母的妹妹。
  脸蛋痛得有片刻麻木,随即火辣辣的肿痛。
  燕伊人歪向一旁的脑袋缓缓抬起来,目光如剑,看着面前趾高气昂的燕书丹:“我为什么没有脸来?这里是我家,你妈不过是个小三,你也不过是个私生女,很得意么?”
  啪。
  又一巴掌落下。
  燕书丹扯了扯唇角,“这一巴掌,是教你该怎么说话的。不被爱的人才是小三,你妈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三!私生女?笑话,整个宁城谁不知道我燕书丹才是燕家大小姐,你燕伊人算个什么东西。”
  燕伊人深吸一口气,垂在身侧的手隐隐发抖。
  “呵呵,贱人就是贱人,说你一句怎么了……”
  啪!
  嚣张的燕书丹,一手捂着脸,怒不可遏,“你敢打我?”
  燕伊人唇角紧抿,用行动证明了她敢是不敢。
  手扬起,动作利落的重复刚才的动作。
  一连两下,燕书丹被打蒙了,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她。
  “你敢打我?”燕书丹捂着脸,气息粗重:“好,你别想见奶奶了!”
  奶奶?
  燕伊人眸色一黯,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她刚才在干什么?
  明明是来看生病的奶奶,为什么要跟燕书丹起冲突?
  就像以前那样,忍一忍不就过了么,让她骂两句,打两下,也就能见奶奶了。
  两个女佣被气得暴躁的燕书丹叫进来,“给我打,别往脸上招呼!”
  女佣还在犹豫,“大小姐,这不好吧?”
  怎么说都是燕家的小姐,虽然不受宠,但是一个佣人打主人,怎么都说不过去。
  燕书丹面容扭曲,“我让你们打!再不动手就收拾东西滚蛋!”
  燕伊人冷笑,无所谓了,“开始吧,别耽误我看奶奶。”
  拳打脚踢,落在身上,她痛得蜷缩在地。
  越痛,唇角的笑越明媚。
  燕书丹要的不就是她痛苦么?
  她偏不如她的意。
  ……
  “把脸敷好,衣服换上,别让奶奶以为我们家虐待你。”
  一套衣服,一块冰块,一股脑扔到她身上。
  燕书丹一手捂着冰块敷脸消肿,不屑的轻哼,像是施舍。
  对一个乞讨者施舍。
  燕伊人默默的从地上爬起来,踉跄了一下,捡起冰块,用毛巾裹住,敷脸。
  那套衣服,是棒球服,青春洋溢,跟燕书丹身上的是同款。
  燕伊人低笑,坏人总是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就比如……燕书丹母女。
  明明恨不得她死,眼不见为净,却偏偏在奶奶面前,装作对她有多好,视如己出,姐妹情深。
  罢了,罢了。
  只要奶奶开心,怎样都好。
  有句话不是说,忍一时风平浪静么?
  燕老太太的卧室,姐妹俩一前一后的出现在门口。
  “奶奶,看看谁来看你了?”燕书丹一改刚才嚣张跋扈的样子,变得乖顺起来。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燕伊人恐怕也会被她这副无害的模样给骗了去。
  【啦啦啦~迪恩新文,美人们动动小手,点收藏、留言+投票呀~么么哒~】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9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