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金牌攻略:早安,狼性BOSS! > 第271章 腹黑皇兄,轻点宠27
    傅亦生从天牢里出来之后,虽然和夏亦初两人依旧是跟以前一样经常见面,外面的人都认为两人之间恩爱缠绵,可是只有傅亦生和夏亦初两人自己知道,自从傅亦生从天牢出来之后,两人的关系就发生改变了。
  
      水榭兰亭之上,傅亦生和夏亦初两人并肩而站,两人随行的丫鬟和奴才则在稍远的位置上候着。
  
      傅亦生抬手想要抚摸上夏亦初的墨发,夏亦初冷着一张脸,一扭头,直接避开了他的动作。
  
      傅亦生脸上带上了一抹愧疚之色:“日安,都大半月了,你心里还在生我的气?”
  
      “那你威胁我的时候,又有想过如今这后果吗?”夏亦初看着他,明艳的脸上挂着毫不遮掩的冷笑。
  
      “我当时,也只是迫不得已。”傅亦生说着,可惜这句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会相信。
  
      是的,如今距离傅亦生从天牢里出来,都已经过了大半个月了。
  
      或许是因为傅亦生那日在天牢里对夏亦初的威胁,所以傅亦生出狱之后,夏亦初不仅没有一次来看他,就算是傅亦生特意去之前他经过会和夏亦初偶遇到的地方,也一次都没有遇到夏亦初。就连傅亦生派人传纸条去夏亦初手里,也没有得到回应。
  
      傅亦生无法,只得又一次跟在天牢里的那样,用夏亦初真实身份的这个事情来要挟她。
  
      这件事情,果然是夏亦初的死穴。
  
      当天下午,夏亦初虽然一脸愤恨,可是依旧来赴约了。
  
      说实在的,傅亦生心里,其实一点都不希望他跟夏亦初之间的关系冷淡成这样,可是他也没有办法,谁让他在天牢里的那件事情,让夏亦初对他的好感降低到了冰点。
  
      傅亦生出狱之后的这段时间,他心里原本还是有些没底的。可是却没有想到,君言煜对他的态度居然丝毫没有隔阂。
  
      傅亦生之前也曾怀疑过,可是他看着自己手里的权利之后,又将心里的怀疑渐渐放下去了。毕竟,如果君言煜也认为自己跟夏亦初之间是两情相悦的话,那就说得通了。
  
      为了怕上次自己身份被揭发的事情再次出现,傅亦生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宫里安插着自己的势力,同时他跟衢国那边的联系也没有中断。
  
      想到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傅亦生的眼底划过一抹野心。
  
      夏亦初一直站在他的旁边,捕捉到傅亦生眼底的野心之后,眼底划过一抹轻嘲之色,同时也没有掩盖自己脸上的冷笑。
  
      若是君言煜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还好,可是君言煜现在知道了。
  
      而且,傅亦生一直以为自己手段隐秘,其实却是不知道他自己就像是个透明人一样,手上的底牌被君言煜知道得清清楚楚。就连傅亦生每次跟衢国人那边的通信内容,都是君言煜看了之后,才发出去的。
  
      如今就是傅亦生在明,夏亦初和君言煜在暗。
  
      对于傅亦生这不自知的想法,夏亦初除了冷笑之外,心里只想着能够让傅亦生扯下面具的那一天快点到来。
  
      “你自己慢慢赏花吧,我先走了。”夏亦初丢下这么句话,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开了这里。
  
      傅亦生站在原地,看着夏亦初的背影,并没有追上来。反正,夏亦初跟他在兰亭里看风景的消息恐怕已经传出去了,只要外面的人认为他跟夏亦初的关系好就行。
  
      傅亦生心里这般想着,在亭子里站了一会儿之后,也抬脚离开了这里。
  
      晚上,君言煜照例在夏亦初这儿吃饭。
  
      只不过比起以前,两兄妹如今多了的,恐怕就是每天晚上吃晚饭之后,两人待在房间里说悄悄话的时间了。
  
      将房间里所有的下人都屏退出去之后,君言煜手臂一伸,直接将人抱在了自己怀里,让夏亦初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自从两人表明心迹之后,虽然每天都会见面,可是那都是在人前,就算是君言煜想亲亲想摸摸想做些什么,也没办法。
  
      只有这一会儿的时间,才容忍他释放着自己内心的情绪,将人紧紧的抱在自己怀里,低头就可以肆意亲吻。
  
      “今天又跟着他去亭子里了?”君言煜将人搂在自己怀里深吻过后,才对着夏亦初开口问道。
  
      “嗯,去了。”夏亦初呼吸还有些没缓过来,可是这并不妨碍她那皱眉的动作:“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我感觉他最近自信了不少。”
  
      “手里有人脉和权利,容他先玩上这么一段时间。”君言煜把玩着夏亦初的手指,神色自若,似乎并不将傅亦生放在眼底。
  
      夏亦初看着君言煜这么胜券在握的模样,倒也不在开口问些什么了。
  
      两人享受着这一短暂的温存。
  
      只不过,夏亦初却是没有想到,君言他说的玩上这么一段时间,居然会是这么的短暂。
  
      没过几天,淮西洪水爆发,快马加鞭赶来京城报信的人一路进了皇宫。
  
      淮西这次的洪水爆发,全然是因为这两个月的暴雨连下个不停,导致了灌河堤坝被毁,里面的洪水全部都冲到了百姓住的地方。
  
      洪水所过之处,一片荒芜。
  
      不少百姓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原本很多安居乐业的百姓,一夜之间,全部变成了逃难的难民。
  
      君言煜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立刻召集了朝中几位重量级大臣,开仓放粮。
  
      只不过,一时之间,这粮食到底由谁派送,却成为了大家面对的一个难题。
  
      这种事儿,若是办好了,那定然会得来圣上的宠爱和奖励。
  
      可是办砸了的话,那惩罚自然也不会小。
  
      “怎么?平时一个个的都说得挺漂亮的,如今事在眼前,朕如今正是要人之际,就没有人敢站出来说话了吗?”君言煜冷着一张脸,视线扫视了一周下方站着的官员。
  
      站在下方的官员纷纷禁声,居然没有一个人敢应话。
  
      君言煜试着叫了几个官员的名字,却都被那几个官员要么就是以年龄大了腿脚不便,或者是最近身体不好不宜跋山涉水为由给拒绝。
  
      君言煜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冷,淮西上千的难名等着这笔粮食前去拯救,这件事情,已经是迫在眉睫。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73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