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金牌攻略:早安,狼性BOSS! > 第267章 腹黑皇兄,轻点宠23
    膝盖受伤,只有躺着才是真正的不碰触到它,才是最舒服的姿势。
  
      可是都在床上躺了一个晚上了,难免会对这个姿势感觉到身体僵硬,夏亦初忍着疼痛,让红樱和其他几个宫女,将自己的身体扶了起来,靠坐在床上。
  
      洗漱吃饭,都是坐在床上解决的。
  
      其中,夏亦初还特意的问了其中一个宫女,红梅膝盖的伤势怎样。
  
      然后,又让那宫女去跟红梅说,让她安心休养,等膝盖完全好了之后,再来伺候也不迟。同时,也让她别整天躺在床上,偶尔还是要活动一下的。
  
      夏亦初让宫女传过去的那番话,把红梅感动得稀里哗啦的,眼泪直飞。
  
      就在夏亦初呆在自己宫殿里足不出户的时候,君言煜在上了早朝之后,便叫了暗卫出来,询问了他一些事情。
  
      夏亦初昨天,之所以敢跟傅亦生光明正大的在天牢里滴血验亲,除了她认定没有她的允许就不会有人进来打扰她和傅亦生之外,还有就是因为天牢里不存在暗卫。
  
      天牢里的局势,根本就没有暗卫藏身的地方。
  
      只不过,夏亦初绝对没有想到,当时因为她来时在宴会上遭遇的那场刺杀,以至于,君言煜除了丢给了她一个会武功的墨竹之外,其实还在她身边另外安放了两个暗卫。
  
      这两个暗卫跟墨竹一样,都是护龙卫里面出来的,而且最擅长的就是隐遁,所以就连夏亦初自己,都没有发现他们俩的踪迹。
  
      他们俩整日整夜的两人轮流跟在夏亦初的身边,就算是天牢不能够进去,可是夏亦初将匕首和器皿放在食盒里的时候,那隐遁在暗处的暗卫却是看见了的。
  
      君言煜从其中一个暗卫的嘴里,知道了夏亦初昨天去见傅亦生,食盒里放着的不是饭菜而是匕首和器皿之后,君言煜皱眉沉思,脑海里突然就出现了一个他之前从来就没有料想过的猜想。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一切就能够说得清了。
  
      君言煜双手紧握成拳,开口对着跪在下方的暗卫吩咐了几句。
  
      那暗卫听到了君言煜的吩咐之后,应声,消失于君言煜面前。
  
      暗卫走了之后,坐在座位上的君言煜心里却是久久不能平静。只要想着刚刚那个猜想有可能就是事情真相,他的心里不仅没有丝毫被欺骗的感觉,反倒带着一丝强烈的欣喜。
  
      可是欣喜过后,君言煜又为自己刚刚的情绪感到莫名其妙的可笑。
  
      明明,他早就已经决定,不管夏亦初是不是他的亲妹妹,他都要将人囚禁在自己身边的……
  
      只不过,让君言煜感觉到有些遗憾的,就是当时浣衣女诞子的时候,旁边仅仅只有一个老嬷嬷陪着。
  
      而且,这老嬷嬷去世得比浣衣女还早。
  
      当年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
  
      夏亦初为什么会成为了他的妹妹?
  
      如果夏亦初不是他的妹妹,那他真正的妹妹又在哪儿?
  
      亦或者,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另外一个妹妹的存在……
  
      一个个问题在君言煜的脑海中浮现,最后又一个个的被他压制了下去。
  
      *****
  
      夏亦初还不知道,虽然她的真实身份没有曝光,可是其实,君言煜已经在心里要将她的真实身份给猜想出来了。
  
      夏亦初此刻,心里还在担心着君言煜,怕他不采用自己昨天的提议。
  
      毕竟,这恐怕是除了跟君言煜承认,自己喜欢的人是傅亦生之外,唯一的一个,能够让君言煜接受放过傅亦生一码的原因了。
  
      就连亦初自己也说不准,当时怎么就没有直接的点头,说自己喜欢上了傅亦生,
  
      也许,是因为自己实在是太讨厌傅亦生这个人了。
  
      夏亦初在心里想着。
  
      夏亦初在床上整整待了一天,膝盖痛得她一整天都没有下床。
  
      夏亦初自从早上被宫女们扶着从靠坐在床上之后,之后的一整天都保持着这个姿势。
  
      这个姿势让那些宫女们看得心里直打鼓,不知道应不应该上前来问候一下夏亦初,可是在没有夏亦初的主动开口,她们又并不敢上前开口询问。
  
      可是其实他们那里知道,夏亦初根本就不是在那儿单纯的坐着,她是在那里一边在心里默念着心法,吸收身边的灵气,一边运用着自己身体里的灵气,将灵气一次次的游走的膝盖处的经脉当中,只希望自己的膝盖能够好快一点儿。
  
      晚上,吃了饭的夏亦初,被宫女们伺候着洗漱之后,然后在床上躺下。
  
      君言煜这个晚上没有前来,夏亦初倒也是不在意。
  
      一夜无梦。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夏亦初刚吃完早饭,红樱就来告诉夏亦初,那君言煜下了早朝之后,就跟很多位大臣呆在御书房里议事,已经有半个时辰没有出来过了。
  
      夏亦初听到这个事情的时候,心紧了紧,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没有看到证据,可是夏亦初却是觉得,他们聚集在一起,一定是商量着如何来处置傅亦生的事情。
  
      夏亦初坐在床榻上,时不时的派红樱去外面打探消息。
  
      心里十分的紧张。
  
      夏亦初干脆拿着她之前没有完成的,要在君言煜生辰时送给他的那份生日礼物,让红樱拿了出来,坐在床榻上继续忙活,不知不觉中,就将自己的心神全部融入了进去。
  
      就在夏亦初弄得不亦乐乎,即将要将自己刚刚焦虑的事情给忘记的时候,一个小宫女却是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公主!公主!”
  
      那宫女一声叫得比一声高。
  
      “放肆!玉巧,你这么咋咋呼呼的成何体统!”红樱走到门边上,将那小宫女伸手拦住了。
  
      “红樱姐教训得是,奴婢以后一定不再犯。”那宫女脸色一白,无奈的不敢再冲进来。
  
      “罢了,红樱,你让她进来吧。”夏亦初朝着她俩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开口道:“可是扫地宫女玉巧?”
  
      “是的公主,奴婢正是扫地宫女玉巧。”玉巧双眸一亮,得到了夏亦初的同意之后,红樱不好再拦着她,所以玉巧直接从外面进来,走到了夏亦初的床前,似乎并没有想到夏亦初居然会记住自己,一脸欢喜的对着夏亦初福了福身。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73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