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金牌攻略:早安,狼性BOSS! > 第266章 腹黑皇兄,轻点宠22
    夏亦初刚刚醒来就被君言煜的喂水方式给弄懵了,如今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这个之后,她的目光和注意力很快的转到了正常的事情来。
  
      “皇兄,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夏亦初对着君言煜开口问道,看窗外的天色,现在应该已经很晚了才对,夏亦初心里一点也想不懂为什么君言煜怎么出现在这这里。
  
      按理来说,不应该是红梅或者其他的宫女守在自己床边吗。
  
      “子时(晚上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君言煜温声应着,开口问道:“可是肚子饿了?”
  
      “没有。”夏亦初摇了摇头,其实她的肚子还是有些饿的,只不过想着刚刚君言煜的喂水方式,夏亦初觉得,自己还是再忍一忍,等明天再让其他宫女一点点喂自己吧。
  
      只是……
  
      “皇兄,你不睡觉吗?”
  
      夏亦初可是记得,君言煜每天上早朝的时间都很早,而且在早朝之前,他还要早起锻炼一下自己的武术。
  
      “睡觉?”夏亦初不提起这个话题还好,不然这话题简直就是在君言煜的脑袋上点了一把火。君言煜看着她,神色带着一丝轻嘲:“你觉得我睡得着?之前不是说好了吗,你今天下午的行动又是怎么回事?”
  
      “我……”说到下午的事情,夏亦初的眼底划过一抹心虚,可是这君日安的真实身份,又绝对是不能够告诉君言煜的,夏亦初眉目低垂,将头扭到一边,小声的道:“傅亦生不能杀。”
  
      君言煜神色一沉,两人之间的气氛瞬间降低到了冰点。
  
      “为什么不能杀?”君言煜开口质问出声,坐在夏亦初的床榻上,伸手掐住了她的下巴,将她的头给板了过来,冰冷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咬牙切齿:“还是说,你假戏真做,在这最后关头发现自己真的喜欢上他了?”
  
      明明她还没有回答,可是君言煜却是觉得,只要她一点头,那自己肯定会撕了天牢里的傅亦生。
  
      君言煜虽然如今才十六七岁,可是从小就在冷冰坎坷中长大的他,虽然没有经历过情事,可是却并不是白痴。
  
      早在之前,看到夏亦初和傅亦生两人相处时,夏亦初脸上那甜蜜羞涩的笑容时,他心里就已经隐隐约约的意识到了什么。
  
      只是他从未真正的想过这个问题。
  
      可是如今,看着夏亦初,他的脑袋里却是从所未有的清醒。
  
      他绝对不允许,她喜欢上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一个人。
  
      若是她敢喜欢,那他就将其除之!
  
      久久等不到夏亦初的答案,君言煜的目光越发越冰冷。
  
      所幸,夏亦初开口了,而且答案,也正是他所期待与想到得到的。
  
      “没有……”夏亦初抖了抖睫毛:“我只是,不想他死得那么快而已,衢国的皇帝既然能够将自己尚未出声的儿子丢到其他的国家,那肯定,也留了后手。这几年不是经常跟衢国的人打战吗?我只是想到了一个一劳永逸的方法而已。”
  
      “说来听听。”君言煜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么个答案,立即松开了掐着夏亦初下巴两侧的手。
  
      夏亦初融合着原主记忆里未来会发生的事情,再参合着自己的想法跟君言煜给说了。
  
      君言煜坐在那儿,身形未动,夜色静谧的房间里,响起的只有夏亦初那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
  
      直到夏亦初说完之后,已经是一刻钟之后了。
  
      “皇兄,你觉得这个问题怎么样?”夏亦初说完之后,开口对着君言煜问道。
  
      “听起来不错,我到时候再回去考虑一下。”君言煜说着,向来就对夏亦初有求必应的他,这一次难得的没有一口应下。
  
      “嗯。”夏亦初低声的应着。
  
      虽然她很想君言煜直接应下,可是却知道自己不能太过于心急,免得被君言煜看出异样来。
  
      夜色深幽。
  
      君言煜原本是打算等夏亦初醒来之后,他问完问题就走的。
  
      可是如今知道了自己心意的他,突然又不想走了。
  
      “很晚了,睡吧。”君言煜将夏亦初的箩帐放了下来,自己则是走到旁边的那个贵妃榻上躺下。
  
      那个贵妃榻是当时君日安最喜欢的一件东西之一。
  
      因为这个贵妃榻是按照君日安自己的喜好邀请了十分有名气的木匠做出来的。
  
      这个贵妃榻要比其他的贵妃榻宽,长,而且上面铺了厚实又柔软的貂皮,就算是成年男子睡在上面,也不会觉得拥挤。更别说,那上面还有宫女早就给君言煜搬进来的棉絮了。
  
      夏亦初看着君言煜在贵妃榻上躺下,心里是觉得有些不妥的,可是张了张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毕竟,君言煜在这里呆了这么晚,都是担心她。
  
      最后,夏亦初干脆拉了拉被子闭上眼,来了个眼不见为净。反正不管事情的对错,该吃药的总是她。
  
      第二天,等夏亦初醒来的时候,君言煜已经不在这里了。
  
      外面天色已经大亮,房间里十分的安静,除了她自己之外,并没有其他人。
  
      “红梅。”夏亦初张嘴小声的叫了一声。
  
      在她的话音一落,立刻就有宫女从外面进来,可是却不是红梅,而是她另外的一个一等宫女红樱。
  
      “公主,红梅姐现在正卧病在床,今天不能亲自来伺候您。”红樱站在箩帐之外,对着夏亦初福了福身,神色尊敬的应着。
  
      夏亦初一愣,这才想起,的确,昨天红梅是跟着她一块儿跪下的。
  
      自己身怀灵气都痛得这么厉害,也不知道她的情况怎么样?
  
      夏亦初的眼底划过一抹愧疚,对着红樱开口问道:“她的伤势怎么样?有太医给她开药了吗?”
  
      “公主放心,昨天晚上,是皇上亲自下的命令,红梅姐的膝盖也是太医包扎好的。”红樱声音脆生生的应着。
  
      “嗯。”夏亦初点了点头,心里这才放心下来。
  
      膝盖受伤,只有躺着才是真正的不碰触到它,才是最舒服的。
  
      可是都躺了一个晚上了,难免会对这个姿势感觉到身体僵硬,夏亦初忍着疼痛,让红樱和其他几个宫女,将自己……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73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