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金牌攻略:早安,狼性BOSS! > 第265章 腹黑皇兄,轻点宠21
    “皇……皇兄……”夏亦初张了张嘴,无声的说出这么三个字之后,身体一软,直接栽了下去。
  
      原本站在她面前,那一脸冷淡的君言煜,动作快速的屈身将人抱入怀里。
  
      “公主,公主……”跪在夏亦初身后的红梅,见着夏亦初晕倒了之后,急忙的叫着,想从地上起来。
  
      可是她忘记了,不仅是夏亦初,就连她自己也跟在这里跪了那么久。
  
      整个人还没起来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快传太医。”君言煜将夏亦初抱进御书房,冷声的对着旁边的小太监吩咐着。
  
      那小太监闻言,立即匆忙转身,往太医院的方向跑了。
  
      红梅还在地上挣扎,小福子看着她那样儿于心不忍,上前搀扶着她,道:“诶哟,别急别急,杂家搀扶着你。”
  
      “谢谢,谢谢公公。”红梅泪眼婆娑。
  
      等夏亦初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色正浓。
  
      她睁开眼,眨了眨,头顶上是熟悉的箩帐,她扭头朝着箩帐外看去,昏暗的灯光下,一切摆设都让她感觉那么的熟悉,这是她的寝宫。
  
      “醒了?”
  
      房间里突然发出其他人的声音,夏亦初毫无防备,整个人都被吓了一跳,她的双脚一动,那膝盖处传来的痛意让夏亦初立即紧皱起了眉。
  
      “碰到膝盖了?”箩帐被人从外面掀开,君言煜看着在床上痛得眉头紧皱的夏亦初,自己在床边上坐下,伸手就要去掀夏亦初的被子,可是却被夏亦初按住了。
  
      “皇兄,你怎么会在这里?”夏亦初顾不上自己膝盖的疼痛,看着坐在她床前的君言煜,目光带着一丝错赫。
  
      君言煜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重复着他刚刚的问题:“把手拿开,让我看看你的膝盖。”
  
      这还是君言煜第一次在夏亦初面前,表现出一副很冷淡的模样。
  
      这种冷厉的感觉,就像是夏亦初刚刚穿越过来的时候,被黑衣人的刀架在脖颈上时,君言煜带给她的感觉。
  
      就在夏亦初呆愣的时候,君言煜已经拿开了她的手,掀开夏亦初的被子。
  
      夏亦初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也正是君言煜掀开被子之后,她才发现她外面的衣服,不知道什么已经被人脱掉了。就连裤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从大腿处剪开,露出那包扎好的膝盖和白花花的小腿。
  
      君言煜将盖在夏亦初身上的被子掀开,目光落在那两条纤细又白花花的小腿,向来就算是面对朝中大事也临危不乱的他,如今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
  
      君言煜的目光如有实质,夏亦初咬着唇,小声的叫了君言煜一声:“皇兄。”
  
      这一道细微的声音,就像是寺庙里的一声钟响,瞬间就将君言煜给敲醒了。
  
      君言煜抓着被子的手紧了紧,这才发现自己做了件什么蠢事。
  
      夏亦初的膝盖受伤纯属是因为她跪久了,并不是受了伤什么的……所以就算是碰到了也根本就不会有血流出来……所以……他将这被子掀开,纯属就是多余。
  
      君言煜抿了抿嘴,紧绷着自己的脸,神色自若的将被子给夏亦初盖了回去。
  
      “皇兄,我想喝水。”夏亦初可不知道君言煜如今心里的窘迫,她刚刚只是不小心动了动腿,所以膝盖才痛。而现在,那股疼痛又已经渐渐的缓下去了。
  
      君言煜眨了眨眼,起身,给夏亦初倒了杯水过来。
  
      膝盖伤着,动都不能动。
  
      夏亦初躺在床上,君言煜端着水站在床边看着她,似乎也在心里思考着这个问题。
  
      “皇兄,你扶我起来吧。”夏亦初目光看着他端着的那杯水。
  
      这具身体在御书房门前跪了一个下午滴水未进,然后在昏迷中更是不可能进食,夏亦初如今就像是沙漠中一条即将干枯的鱼,十分的渴望被水滋润的滋味。
  
      “不用。”君言煜应了一声,坐在夏亦初床边,抬头喝了一口碗里的水,在夏亦初那睁大的眼眸中,直接俯身,薄唇印了上去,将嘴里没有吞下去的水过渡到了夏亦初的嘴里。
  
      “唔……”夏亦初睁大了双眼,完全没有想到君言煜居然会用这么个方法。
  
      她带着一丝抗拒的,不想将君言煜渡过来的水吞下。
  
      可是君言煜就像是察觉到了她的心思一般,另一只没有端碗的手伸手捏住了夏亦初的双颊,夏亦初一张嘴,控制不住的,直接将君言煜渡过来的水一口吞下。
  
      “还要吗?”一口完毕之后,君言煜问道,语气里,带着一丝犹意未尽的味道。
  
      “……不,不用了?”夏亦初虚弱的应着,此刻她的满脑子里,已经全被“君言煜的口水”这六个大字给刷屏了。
  
      “那好吧。”君言煜遗憾的应着,起身将手里的杯子放了回去。
  
      君言煜神色如常,夏亦初回想了一下,这才发现原来是她大惊小怪了。
  
      记忆里,以前君日安小时候发高烧的时候,躺在床上胡言乱语,每次都是君言煜去皇宫的后山上找药,然后煎药给君日安喝的。
  
      那药滋味极苦,而且君日安又昏迷着,每次君言煜用勺子喂进去她就吐出来,后来君言煜没办法了之后,也是用刚刚喂夏亦初喝水的这种方法,嘴对嘴喂给君日安喝的。
  
      君言煜一回来,对上的就是夏亦初那有些纳闷的视像,君言煜一愣,就像是知道夏亦初想到了什么似的,随即轻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夏亦初的脑袋:“别怕,皇兄不会嫌弃你的。”
  
      “……”夏亦初更纳闷了,明明有病的是这个世界,可是每次需要吃药的都是她。
  
      不过,想到以前两个小孩没有大人护着,君日安整日那脏兮兮的模样,也就只有君言煜这个妹控能够下嘴了。
  
      这问题想得夏亦初头疼,而且反正喂都喂过,而且水也已经喝进自己肚子里了,夏亦初索性就不再放自己去思考着这个问题。
  
      可是夏亦初却没有发现,站在旁边的君言煜,看着她那因为被水润过的粉唇,想起刚刚那柔软的触感,眸光深幽。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73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