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金牌攻略:早安,狼性BOSS! > 第264章 腹黑皇兄,轻点宠20
    关于傅亦生说的,让她去跟君言煜借一滴血,夏亦初是做不到也不会去做的。
  
      可是,不去跟君言煜借血,却是可以跟傅亦生借血。
  
      夏亦初从天牢里出去之后,第二天中午,又带着红梅去天牢里看了傅亦生。
  
      傅亦生依旧在那个牢房里,端正的坐着,看到夏亦初出现的时候,也没有意外,似乎弩定了夏亦初会出现在这里一般。
  
      一回生二回熟。
  
      夏亦初今天没有要那牢头带着过来。
  
      她站在牢房前,神色冰冷的看着里面的傅亦生,蹲下身,将提进来的食盒打开,里面并非是大家所想的饭菜,而是一个器皿,两把匕首。
  
      夏亦初将其中一把匕首拿起,划破了自己的手指,一滴血掉进了碗里。
  
      “过来。”夏亦初神色冷淡的说着。
  
      傅亦生倒也不介意她那冰冷的态度,而是轻笑了几声,走了过来,拿着另一把匕首,也在自己的手指上割了一处,一滴鲜红的血液滴落,器皿中的两滴血合成了一团。
  
      “哈哈哈,日安,你看,为兄说的对吗?”傅亦生看到这一切之后,高兴的张嘴大笑。
  
      “就算你说的这一切是真的那有如何,我现在是大澜人人不敢不敬的公主。”夏亦初目光利锐的看着他:“而你,只是一个即将就要被处置掉的阶下囚!”
  
      “若你心里真的不畏,那你今日又如何要前来看我,证明真相。”傅亦生脸上笑容不减:“若是我死在这里,那你的身份,在我死后第一时间,就会有人上奏折拆穿。日安,你信不信?”
  
      夏亦初神色苍白的看着他,原本娇艳的容貌此刻还带着一丝遮掩不住的憔悴,想必是昨日里没有睡好的缘故。
  
      而此刻,对上傅亦生那双包含自信的双眼,夏亦初心里突然就知道,为什么昨天傅亦生不亲自跟她说让她滴血验亲,而是要让小太监传话给她了。
  
      他是想跟她证明,就算他死了,可他的手下还在。
  
      “你的条件是什么?”夏亦初抓紧了手,神色沉凝。
  
      “让君言煜放我出去,官复原职。”傅亦生开口说着。
  
      “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我又无权无势,怎么能够放你出去?!”夏亦初睁大了双眼,他这简直就是无理取闹,“而且,你不是有权势吗,既然能够让人去传纸条给我,那让他们将你救出去,又有何难?”
  
      傅亦生眉目微冷:“你以为这天牢是想出就出的?我不管,你不仅要澄清我的身份,还有让我官复原职,好妹妹,哥哥相信你一定会完成的。不然,三天之后,相信你就可以收拾东西,住在我隔壁了。”
  
      他后面说的这句话,简直就是**裸的威胁。
  
      夏亦初神色愤恨,目光死死的盯着他,好一会儿才冷哼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傅亦生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他不仅还让手无权势的夏亦初去做,而且还提出了不仅要将他救出去,还要让他官复原职这个话。
  
      傅亦生胜券在握,料定了夏亦初会成功的唯一理由就是利用君言煜对她的宠爱。
  
      傅亦生能够想到的,夏亦初自然也能够想到。
  
      这方法虽然伤人伤几,可是却的确是最有效最直接的方法了。
  
      夏亦初从天牢里出来,问清了君言煜如今所在的位置之后,直接去了御书房。
  
      御书房里,君言煜正在和其他大臣商量着,处理傅亦生的事情。
  
      夏亦初从外面冲进了,太监跟在她的身后,当从里面听到某个大臣说:“皇上,依微臣之间,应当直接处以死刑……”这句话的时候,夏亦初脑袋里似乎有一道光突然炸开。
  
      “不可以!”
  
      夏亦初人未至声先到。
  
      御书房里的人都停止了说话,那几位大臣,甚至是坐在上方的君言煜都看着门口处冲进来的夏亦初。
  
      “微臣见过日安公主。”那位大臣纷纷对着夏亦初行礼,可是夏亦初却没有看他们一眼,直接上前跪在了地上,对着上方的君言煜行了一个大礼:“傅亦生一定是被冤枉的,求皇兄明察。”
  
      “公主慎言!”其中一位大臣瞪直了双眼,要不是顾忌着她的身份,恐怕直接就要将手里的证据丢到夏亦初的脸上了。
  
      别说那几位大臣,就连君言煜,也是目光沉沉的看着夏亦初。
  
      君言煜不开口,夏亦初就一直跪在地上,额头挨着地面,不起来,也不说话。
  
      “小福子,将公主带回去。”过了一会儿之后,君言煜才开口,眸光冷淡。
  
      “不会了,皇兄,我去外面跪着,你什么时候答应,我什么时候起来!”夏亦初一甩手,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转身走了出去。
  
      夏亦初走出去之后,在御书房前的台阶下跪了起来。
  
      红梅不敢跟夏亦初那样擅闯御书房,刚刚一直都呆在外面,伸长了脖子往里面看,如今看到夏亦初从里面出来,一言不发直接在台阶下跪着之后,红梅什么话都没说,也跟着在夏亦初后一步的位置上跪了下去。
  
      两人这一跪,又是好几个时辰。
  
      就连御书房里面的大臣都一前一后的走光了,夏亦初也还是在跪,一脸倔强。
  
      站在外面的小福子公公急得来回踱步,外面这个劝了她不听,里面那个他不敢进去劝。
  
      小福子觉得,要是夏亦初再来这里跪这么几次,指不定自己的头发都会急白。
  
      御书房里,君言煜从奏折里抬起头来的时候才发现,外面夜色降临,旁边已经被小太监点起了灯。
  
      “公主还在外面?”君言煜开口问道。
  
      “回皇上,日安公主已经在外面跪了一整个下午了,现在还跪在外面,滴水未进。”旁边的小福子战战赫赫的应声。
  
      君言煜放下手中的毛笔,起身走了出去。
  
      夏亦初跪在地板上,双脚已经痛得没了知觉,一个下午没有进食,不仅肚子里感到空虚饥饿,她目光定定的看着地面,直到视像里出现了一片明黄色衣摆的时候,她才抬起头来,露出了那张苍白憔悴的小脸。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73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