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金牌攻略:早安,狼性BOSS! > 第262章 腹黑皇兄,轻点宠19
    可是傅亦生看着她那一脸担忧的模样,心里却是越发越痛快。
  
      想着这段时间,夏亦初在他面前时,那小鸟依人,面目含羞,两眼含春的样子,还真不知道等自己说出她的真实身份时,眼前的人又是怎样一番娇滴欲碎,惹人怜爱。
  
      傅亦生看着面前的夏亦初,心里居然诡异的生出一抹快感出来。
  
      他这段时间,虽然明面上将君言煜交给他的事情全部都办的滴水不漏,可是其实他还是利用着自己的势力,将皇宫尽可能的为自己安插探子。
  
      而刚刚,他在一关进牢房之后,就有探子给他传来密报,说夏亦初跪在御书房门前好几个时辰,只为来见他一面。
  
      若是因为自己犯了其他的罪行的话,那傅亦生一定会借着这个机会对前来的夏亦初表明自己对她的心悦之情。可是他今天被抓进来,却是因为他的真实身份!
  
      傅亦生白了脸,就算是他在怎么聪慧,明面上再怎么宠辱不惊,可是他却是知道自己这次只有死路一条。
  
      若他是一般的卧底那也就罢了,可是他不是,他不仅不是一般的卧底,他还是敌国的二皇子。
  
      傅亦生从自己的身份曝光的那一刻,他就一直在心里想着,应该如何来自救。
  
      可是他想到了,在君言煜还没有下旨给他定罪之前,他一定要先自救。
  
      君言煜唯一的逆鳞和软肋就是眼前的夏亦初,可是夏亦初的逆鳞和软肋,又何尝不是君言煜呢。
  
      傅亦生薄唇微勾,从角落里站起,一步步的朝着夏亦初走去。
  
      他的手上和脚上都带着手铐和脚链,走路时,那铁链子哗啦啦的响,声音并不怎么好听。
  
      夏亦初看着他的动作神色一喜,直到傅亦生在自己面前蹲下的时候,她立即就伸手,想拉住他安慰他。
  
      岂料,傅亦生蹲在这儿,可不是为了她的欢喜。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关进天牢吗?”傅亦生一脸平淡的说着,伸出一手,动作温柔的抚摸了一下夏亦初的墨发。
  
      两人之间,仅仅隔着几条铁柱栏杆。
  
      夏亦初听到他的问题之后,脸上的笑意淡了一些,看了一眼傅亦生,神**言又止:“他们说,你是衢国二皇子,是来我们大澜当卧底的。”
  
      “你相信吗?”傅亦生再度轻声的问道,声音温柔,可是那眼底的冷意却渐渐凝结。
  
      “我不知道。”夏亦初什么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可是又再度恢复成了她平日里一脸坚毅的模样:“不管你是不是,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陪着我?以什么身份陪着我?”傅亦生笑了一声,声音暧昧,却一句话就戳中了夏亦初心底最深处:“还是说,你想要当傅夫人?”
  
      “你……你……”你愿意给吗?
  
      她猛地低下头,双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裙摆,满脸通红,左胸处噗通噗通的跳着,她小口小口的喘气,就怕自己这声音传进他的耳朵里。
  
      低着头的夏亦初,并没有看到傅亦生脸上那一抹轻蔑而轻嘲的神色,她只感觉到傅亦生似乎又笑了一声,然后伸头渐渐的靠近了她。
  
      夏亦初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裙摆,只感觉自己都要不能呼吸了。
  
      她一脸紧张,他却是一脸舒适的,眼底划过一抹恶意之色,凑到她的耳畔处,轻轻的道:“可是你知道吗?不仅我的身份是衢国皇子,就连你的身份,也并不是君言煜的同胞妹妹。”
  
      砰!
  
      傅亦生的话,就像是平地惊雷,瞬间让夏亦初呆愣在了原地。
  
      她的脸上还保留着刚刚害羞的晕红,可是大脑却是一片空白。
  
      好半晌之后,那长而浓密的睫毛才眨了眨,夏亦初扭头看向傅亦生,声音轻轻的,就像陶瓷般容易破碎:“你说什么?”
  
      “我说,不仅我是衢国人,就连你,也是衢国人呢。”傅亦生残忍的笑了笑,欣赏着她那脆弱苍白的神色,心里快感更甚。
  
      凭什么明明是一母同胞,自己身为男儿就应该从小在母后严厉的教导之下成长,步步为营。
  
      凭什么,她也是衢国血脉,却因为身份的掩埋能够在大澜过得无忧无虑,生活多姿多彩。
  
      *****
  
      夏亦初一脸欢喜的进去天牢,又一脸备受打击的模样出来。
  
      来的时候,脚步急促是因为里面有想要快点见到的人。
  
      走的时候,脚步急促,宛如身后有恶鬼追随。
  
      红梅紧紧的跟在夏亦初的身后,看着夏亦初那苍白的小脸,神色担忧。
  
      夏亦初却是不管不顾的直接往自己的寝宫走去。
  
      夏亦初脚步飞快,在过御花园的时候,一个小太监提着捅跟夏亦初撞到了一块儿。
  
      夏亦初叫了一声,摔倒在地。
  
      “公主!”红梅惊呼了一声,立即上前将夏亦初搀扶起来,同时扭头,一脸冷厉的对着那个小太监呵斥道:“你是哪个宫的?连日安公主也敢冲撞?”
  
      “奴才是福熙宫的,奴才该死,求公主饶命,奴才该死,求公主饶命……”那小太监一脸仓皇的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
  
      夏亦初此刻正心烦意乱着,听着他的求饶声只感觉心情更加烦躁:“算了算了,你走吧。”
  
      “是,谢公主。”那小太监一喜,磕了个头之后,连忙提着手里的木桶跑了。
  
      夏亦初回到了自己的宫殿,屏退了房间里所有的下人之后,才将自己手里一直抓着的纸条拿了出来。
  
      这张纸条,是刚刚撞到了她的那个小太监趁机塞给她的。
  
      ——皇妹,若是你不信为兄的话,不如,你去跟君言煜借一滴血,试试如何?”
  
      纸条里是她熟悉的字体,字体飘逸,宛如他的人一样,一眼看去,外表迷人,纯良无害。
  
      可是如今,那腐朽的内里,却是让她忍不住感到寒心。
  
      傅亦生明明才刚刚和她见过面,对方正在守卫森严的天牢里关着,可是眨眼之间,他写的纸条就派人传到了她的手里。
  
      这个世界上不可能会有未卜先知,那就只能够说明,其实傅亦生如今在皇宫的势力,也不可小窥。
  
      夏亦初将这张纸条毁了,心里的波澜却是久久的平静不下来。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73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