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金牌攻略:早安,狼性BOSS! > 第262章 腹黑皇兄,轻点宠18
    夏亦初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傅亦生早就已经被君言煜打入天牢了。
  
      而且,那关于傅亦生其实是敌国探子身份的消息,也在皇宫内流传开来。
  
      傅亦生是敌国探子这个消息一出来,顿时,原本还想给傅亦生求情的各位大臣,居然没有一个人敢去求情了。
  
      只有夏亦初,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她立刻跑去了御书房,要求见君言煜。
  
      夏亦初和傅亦生两人之间的行动,从来就没有要在人前尝试着隐瞒过,很多大臣都已经知道了她和傅亦生之间的两情相悦。
  
      夏亦初匆忙的想要进去,可是却遭受到了门外太监公公的阻拦。
  
      “诶哟,我的公主啊,皇上之前可是吩咐过了,让任何人都不能进去打扰他。就算是您……也不见。”原本在屋檐下有些无聊的来回踱步的小福子,在看到夏亦初的身影之后,神色一变,顿时迎了上来。
  
      同时,也让自己肥胖宽大的身材,挡着大门,不让夏亦初进去丝毫。
  
      “不会的,皇兄不会不见我的,你快让开!我要进去!我要进去!”夏亦初伸手去拉他。
  
      小福子心里一阵颤栗,可是想着刚刚皇上进去时一脸阴沉的下着吩咐的模样,顿时又忍住了,如同一棵大树,屹立在房门外,任凭着夏亦初如何来拉他,都奈何不来他丝毫。
  
      夏亦初拉了好久,一直都拉不动小福子之后,收回了手,不再继续拉他了,转身下了台阶。
  
      小福子看到她的举动,还以为夏亦初已经放弃了求见君言煜,打算原路回府了,不由得松了口气。
  
      只是,还没等小福子高兴,那走下台阶的夏亦初,又转过了身来,双腿一弯,直接跪在了地上。
  
      不仅是小福子,就连跟在夏亦初身边的红梅,也被夏亦初的这一举动给吓坏了。
  
      他在一边,拉着夏亦初的衣服叫了几声,只是得到夏亦初让她自己先回宫的回答。
  
      这个事情,红梅怎么会答应呢。
  
      她怎么能够抛弃她的主子自己逃跑呢。
  
      所以,红梅也在夏亦初的旁边跪了下来。
  
      “公主,你要跪,奴婢便陪着您一块儿跪着。”红梅在旁边对着夏亦初说着,声音坚定如铁。
  
      “笨蛋。”夏亦初小声的骂了一句,可是心里却是划过一丝暖流。
  
      夏亦初和红梅都跪在外面,小福子不敢欺瞒,立刻进去将这件事情告诉了皇上。
  
      “什么?她居然跪在外面?!”君言煜神色难得变色,目光落在小福子的身上,神色愤怒:“她跪的时候你们这么多人就不会拦着点吗?连这点小事都不会去拦着,那每个月发下去的月奉怎么又没有一个人是漏发的。”
  
      “奴才该死。”小福子跪在地上,除了给自己求饶之外,不敢再解释半句。
  
      君言煜心里的怒火其实已经控制下去了,他看着不停的趴在地上磕头的小福子一眼,冷言冷语的直接开口让他滚出去。
  
      小福子滚出去之后,君言煜坐在书桌前,看着手里的奏折,却是没有了半点要批阅下去的心思。
  
      夏亦初在外面跪了三个多小时,最终,君言煜依旧没有开口见她。
  
      可是,小福子却是将一块手谕交到了夏亦初的手里,有了这道手谕,夏亦初去天牢看傅亦生,也不会被天牢的牢头们拦住了。
  
      虽然没有见到君言煜让夏亦初感觉到很失望,可是心里,还有另外一个人被她深深的挂念着。
  
      夏亦初拿着拿到手谕,被红梅搀扶了起来,一瘸一拐的离开了这里。
  
      君言煜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书房里走了出来,他站在屋檐下,身形如玉,静静的看着夏亦初一瘸一拐的离开,薄唇紧抿。
  
      就算知道她是在做戏,可是他的心里,怎么还是会感觉到突然起来的愤怒与杀意?
  
      君言煜双手紧握,等到夏亦初的身影在视像里渐渐消失不见了之后,他才转身回去了书房。
  
      这边,夏亦初拿着君言煜的手谕,并没有回去自己的寝宫,而是让红梅带着她,去了天牢。
  
      天牢的侍卫和牢头,看着夏亦初手里的手谕之后,果然不拦着她。
  
      而且,也因为她如今这高贵的身份,那牢头对她尊敬得不行,甚至还亲自带路,将她带到了傅亦生的面前。
  
      夏亦初让红梅在外面守着,自己进去跟傅亦生说几句话。
  
      傅亦生是在上早朝的时候被抓进来的,身上还穿着他身为东厂厂公的官服。
  
      他是今天送进来的,而且身份地位高贵不说,还没有被皇上定罪。
  
      牢房里的牢头和捕快也挺会做人的,并没有将傅亦生拉去跟其他那些烦人呆在一块儿。
  
      而且,不仅单独了给了傅亦生一个房间,就连这环境,虽然不是很干净,可是比起其他那脏兮兮又潮湿的牢房,还真的是好多了。
  
      夏亦初进去的时候,傅亦生正靠墙而坐,低催着头颅,像是在发呆。
  
      “公主,就是这儿了,您长话短说,我就打扰您跟傅大人之间的独处了。”那牢头说着,转身走了出去。
  
      “傅亦生?傅亦生?”夏亦初看着背靠墙壁而坐的傅亦生,蹲下神来,朝着里面张嘴叫了他几句。
  
      傅亦生其实早在夏亦初和那牢头一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他将目光落在夏亦初的身上,“你来做什么?”
  
      此刻的傅亦生,不管是说话的语气,还是他的面部神色,跟这几个月在夏亦初面前表现出来的这个偏偏君子丝毫不同。
  
      曾经的他温润如玉,可是如今的他,夏亦初明显的感觉到了,他在朝着自己看过来的那一瞬间,眼底闪过的杀意,神色冷漠。
  
      夏亦初没有想到,再次碰面的时候,他居然会是这么的冷漠,而且让自己感觉到万分陌生。
  
      “傅亦生,你这是怎么了?你别怕,等这件事情查清楚之后,皇兄一定会给你一个清白,将你放出来的。”夏亦初神色担忧的看着他,只认为他对自己的态度不好,是因为他被关进天牢的问题。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73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