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最牛小司机 > 第六十四章 炸裂的菊花君

  “想不到你有这么好的身手,看你刚刚一边念口诀一边出招的样子,是不是练过武术啊?”
  叶芊语崇拜的眼神哪像个老师嘛,分明就是个小迷妹。
  “也没有特别厉害,不过是截拳道九段十级宗师水平。”筱磊抖落书包上的灰尘说,“老师,您以后还是不要坐公车了。您这样的天使面孔、魔鬼身材,我看了都想犯罪,何况是那些坏人呢。”
  截拳道九段十级宗师级,我的乖乖!怪不得这么厉害呢!
  望着他俏皮的眼睛,叶芊语嗔怪地埋怨道:“别瞎说,我可是你的老师呢……”
  筱磊为她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到目送她从视线里消失才调头离开。
  一路上叶芊语都在隔着车窗偷看他的背影。
  忙活一通,肚子不知不觉咕咕叫了起来,一鼓作气跑到食堂的时候刚好和端着饭盒的安澜打了个照面。
  筱磊下意识冲她笑吟吟地打招呼说:“安澜!”
  话说出嘴边就后悔了,她这会儿还不知道自己是哪根葱哪根蒜,加上俩人又有嫌隙在前,指定是热脸贴冷屁股,不招来一个大白眼才怪呢!
  果然那个倔丫头似笑非笑地瞅了他一眼,然后脸色一变,阴阳怪气地说道:“别叫得那么亲热,搞得好像我跟你很熟似的。”
  筱磊尴尬地差点想抽自己两个大嘴巴,无奈挠挠头只好硬接了一句:“现在不熟,以后总有熟络那天嘛。”
  “莫名其妙!”安澜把饭盒往桌上一摔,白胖的小手往腰上一叉,模样特凶悍。“告诉你趁早离姐姐远点,我对你不感冒!”
  我勒个法克……
  行行行,你有种!
  筱磊灰溜溜地撤到一边,那个小妮子却满脸堆笑屁颠屁颠地蹭到关阳身边,声音甜得都有些腻歪:
  “学长,我能和你共进午餐吗?上午老师讲的等差数列我还是有些不明白,刚好你给我补习一下吧。”
  筱磊一头黑线。
  想象中美好的十六岁之行,怎么刚开始就碰了个大钉子呢?想象很丰满,现实太骨感啊……
  一路从公交站跑回来,又累又饿还碰了一鼻子灰。刚好杨伟也在食堂中间,正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回锅肉,油渍沾满了厚嘴唇边上那一整圈胡茬。
  筱磊一屁股在他身边坐下来,气喘吁吁地说:“哥们儿,给我打一份手撕包菜一份锅包肉,快点儿的。”
  杨伟却跟见了鬼似的,肉片嚼到一半整个吞了下去,抱着饭盒就要开溜。
  “干嘛啊?不是说好以后为我这个老大提水打饭收快递吗?你小子这么快就反悔了?”
  筱磊只拍了下桌子,杨伟立马愣在原地不敢动了,表情十分为难,就差给他作揖了:
  “哥哥你可饶了我吧!你得罪了大姐大也就算了,千万别再把我给掺和进去,我还想多活几天……”
  “看你那点出息!”筱磊掏出一张毛爷爷甩到他面前,“快打饭去,今儿咱哥俩都加几个好菜。”
  杨伟正愁没吃饱,接过钱还是犹豫不前。
  “怂包你别愣着了快去啊!我就不信她白一寒还能翻过我的五指山!有哥在没意外。”
  筱磊话刚说完,感觉周围有无数道利刃一样的眼光朝自己刺了过来。
  “这个男孩高高帅帅的,怎么说话办事和二逼没有区别?”
  “敢这么说大姐大的人还是头一回见,这下有好戏看了……”
  看不出,白一寒那小丫头上学的时候还真是个风云人物嘛!只可惜这回遇上了我林筱磊,我得让她知道什么叫“石膏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杨伟不情不愿地打来饭菜,却早就被筱磊吓得小腿肚子打颤没了食欲,借口要午休匆匆离开了这个瘟神,生怕惹祸上身。
  筱磊也不管那么多,一通胡吃海塞,最后打着饱嗝心满意足地从食堂离开。
  安澜和关阳到这会儿还在一块儿你侬我侬呢……
  走出食堂不足十米远,肚子又是一通“咕噜”乱叫,小腹里莫名其妙地翻腾起来,疼得他头上直冒冷汗。
  该不会是吃坏了肚子吧?不对不对,大伙都没事,不可能我一个闹肚子啊,何况哥哥壮得像头小牛犊似的。
  筱磊当时就有种特别不好的预感:有人在自己的饭菜里动手脚了!
  且不管那么多了,赶紧找个茅坑蹲下来才头等大事。
  好在操场边上的公共厕所并不远,筱磊夹着裤裆就冲了进去,蹲下来一通山崩地裂。
  痛快。
  咦?厕所里咋一股硫磺味儿呢?这学校也够奇葩的哈,别人都用熏香,就他用硫磺,也不怕引起火灾啥的。
  刚想到这儿,一串“刺啦”作响的火星被人从墙外甩了进来,筱磊还没反应过来,腚下面的粪沟子“噼里啪啦”地炸开了,乱七八糟的污物漫天飞溅!
  谁他娘的把鞭炮丢进来了?我凑你大爷……
  溅了一身的脏东西不说,筱磊感觉整个腚沟子都被炸开花了……
  还没进宿舍门口,杨伟就捂着鼻子咳了起来:“大哥你是不是掉粪坑里了?这酸爽……”
  筱磊也顾不上搭理他,一头扎进卫生间里脱了个精光冲洗起来。别说他了,自个儿都快被自个儿熏晕了。
  哎吆我的菊花……
  涂了几遍香皂才整干净,他拉开卫生间的门径直走到杨伟面前,背对着他把花裤衩褪下一半:
  “哥们儿,拜托你看看我的菊花君还好吗?有没有四分五裂?另外拜托你找点消炎药水帮我喷上。”
  杨伟好气又好笑,不管他吧于心不忍;管他吧这个差事怎么就那么尴尬……
  他每喷上一些消炎药水,筱磊就疼得打个冷颤,整得他都忍不住埋怨起来:“叫你不要招惹白一寒那个女魔头,你就是不听!这下爽歪歪了吧?”
  不说也倒算了,听到这儿筱磊嘴都气歪了,一把将花裤衩提了起来,三步两步就跑到了女生宿舍楼下面。
  “白一寒你给我滚出来!哥哥保证不打死你!”
  整栋女生宿舍楼上竟然没有一个人搭理他,过了一会儿半空中一个白色纸片晃晃悠悠地飘了下来,不偏不倚“吧唧”一声黏在他的脑门上。
  扯下来一看他差点晕了过去:尼玛带血的姨妈巾我类个天……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66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