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最牛小司机 > 第五十八章 魔鬼的仆人

  刀爷大脚跨上舞池,地面都震了一震!
  像这样的外籍雇佣兵,一般都擅长自由搏击,以凶、猛、狠为主,没有什么套路可言。
  筱磊已经在心里想好了应对的方法,所以强敌在前也面色不改。
  一个身高两米,体重近一百八十磅的巨无霸;一个一米七八,一百四十几斤重的翩翩少年,站在一起完全不成比例。
  所有人都觉得刀爷只需要一拳就能要了他的小命,压根儿就没把这当成一场高手间的对决。
  这摆明了就是屠杀嘛!
  刀爷扭了扭脖子和肩,关节一阵“咔咔”作响的恐怖声音传来。
  筱磊刚扎好一字钳阳马,他突然一声暴喝,喉咙深处发出狮吼般的咆哮,青筋毕露的右臂、石墨大小的拳头已经横扫而来!
  这阵势,分明就是想在一招之下置筱磊于死地!
  筱磊虽足尖点地灵活弹开,可刚猛的拳风扫在他的前胸上,像刮鱼鳞的钢刷刮过一样剧痛!
  低头从衬衫领口朝下瞄了一眼,整个胸口都红了,成片成片泛着血丝。
  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还好没硬接他这一拳,不然磕在身体任何一个部位上,估计当场就骨折了!
  筱磊正惊魂不定的时候,服务生凑到舞池边上说了一句话,正是这句话,让筱磊彻底暴怒起来。
  “刀爷,小鸠社长让你不惜一切代价结果了他!”
  刀爷嘿嘿冷笑了两声,抡开臂膀把筱磊死死地压制到墙边,摆拳提膝双管齐下,让他连躲都无处可躲!
  什么比武?什么英雄惜英雄?分明就是在杀我之前把我当猴耍一回!
  亏我还敬你是条好汉!
  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必死无疑的时候,筱磊突然出拳迎击!
  硬碰硬?这样你死得更快!
  不对啊?这是什么拳法?中指关节隆起明显高于其它关节,根本就不是截拳道!
  刀爷心生诧异的时候,使出去的力道已经收不回来了。
  筱磊虽然身小力微,却比笨拙的刀爷要灵活太多,出拳迎击的那一瞬,快如疾风闪电!
  第一拳正中他腋下天溪穴,反手一拳又狠狠击中他胯骨处的冲门穴!
  众人只看到刀爷拳脚并用的猛攻突然停了下来,完全看不到被他死死堵在角落的筱磊发生了什么。
  整个废弃厂房死寂了两秒之后,刀爷直挺挺地轰然倒地,连一声闷哼都来不及发出来!
  人体有七百零二处穴道,其中有一百零八处是奇经要害大穴,而天溪穴和冲门穴更是能致人酸麻、昏眩的重穴!
  截拳道源自咏春,咏春不单包含刀枪剑棍拳,更融合了古典医学的精粹。
  以奇穴制强敌,更是华夏武学最巅峰的独门绝学。
  “南非雇佣兵之王?我只能呵呵了!”
  筱磊拍拍手掌上刀爷残留的皮肤碎屑,玻璃墙的那一端,那个风情万种的身影在不能自制地摩擦着玻璃,看样子,毒性已经攀伸到了顶点!
  筱磊一心想要赶紧救她出来,身后战战兢兢的服务生却举起了寒光四射的军刀!
  由于过度紧张害怕,这一刀还是劈歪了。筱磊感觉手背凉了一下,低头看时,拇指上一条深深的血槽,鲜血顺着指尖滴在大理石地面上,很快就汇成一滩血水。
  “杀了他,这笔赏金我们分了!”
  “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
  刀爷毙命也只给这些亡命之徒短暂的震慑,堆在舞池一边的巨额赏金让他们个个都红了眼。
  筱磊环视一下,大约五六十人上下,个个手里都攥着家伙。
  要想活着离开,生死一战已在所难免。
  “砰!”
  一记凌厉的高鞭腿,服务生直接飞出舞池十米开外,重重砸在人堆里。
  筱磊拾起那两把军刀,一把撕掉了衬衫的前襟,擦干手背的血迹之后,将两把军刀的刀柄死死缠到一块。
  军刀瞬间变身双尖两刃长枪!
  兵器讲求一寸长一寸强,尤其是敌众我寡,加长的兵器才能最大发挥斩杀的威力。
  筱磊振臂一跃就跳进了人群中,按咏春六点半棍法,把长枪舞得水泄不通!
  想要老子的命,就要拿命来换!
  刀光血影,哀嚎一片!
  ……
  该倒的倒了,该逃的逃了,偌大的厂房里死一般的静谧。
  筱磊一把将长刀插进水泥地面,转头奔向那堵玻璃墙。
  “日字冲拳!”
  轰隆一声,玻璃墙瞬间坍塌,女孩衣衫不整瘫软在地上,看样子已经脱了力。
  筱磊脱下外套给她披上,轻轻把她扶起来,那一刻,整个心都在滴血。
  真的是安澜……
  可能是闻到了男孩的气息,她努力睁开微闭的双眼,像水蛇一样把柔软的身子缠上来。
  筱磊微微拉开她的领口,肩头上果然有一个黑紫色的针孔,在她白嫩腻滑的皮肤上尤为明显。
  当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赶紧把嘴巴凑上去,为她吸出伤口的毒液。
  当嘴唇触上她的皮肤时,她条件反射般娇喘了一声,然后不顾一切地抱紧他,火热的吻痕从他的耳背一路印下来……
  当吸出的毒血由黑褐色变成鲜红的时候,筱磊停下来,轻轻把她从胸前推开,然后一个公主抱,抱着她飞速从厂房离开。
  车子一路飞驰到了医院,检查输液之后,安澜的气色也渐渐好了起来。
  看到活生生守在身边的筱磊,她激动地差点挣脱了手背上的输液针管:
  “经理,你没事吧?”
  “没事啊。”
  筱磊微微一笑,声音很轻很柔,仿佛眼前是一个受了惊吓的孩子。
  看样子她完全不记得自己中毒之后的囧状,这样也好,女孩子家家的脸皮薄,还是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吧。
  当看到筱磊手背上渗透纱布的鲜血之后,她还是非常伤心地哭了起来,眼泪大颗大颗地滴在白色被单上,很快就浸湿了一片。
  “别哭了,没事了,我们这不都好好的嘛……”
  听他这么安慰,她反而哭得更伤心了:“经理你知道么,师姐是三目的间谍!绑架我再打电话骗你出来,都是她!”
  白一寒?
  筱磊做梦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牙齿把嘴唇都咬出了血。
  这么好的一个女孩,怎么会沦为魔鬼的仆人?除了恨,更多的是惋惜……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66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