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最牛小司机 > 第五十七章 刀尖上的舞者

  越是最顶尖的杀手,就越在意任务的挑战性。
  刀爷没有选择暗下杀手而是公平对决,可能是在王者之巅寂寞久了,遇到强敌时一种英雄惜英雄的感觉吧。
  他只挥了挥手,聒噪的音乐就停了下来,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和他身边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身上。
  服务员呈上了扑克牌,刀爷拇指轻轻一按,五十四张牌齐刷刷地从包装盒里弹出来,像喷泉一样激射到半空中,然后稳稳地落回他的手心。
  这样高超的玩牌技巧,筱磊也只在电影里看到过。
  全场一片欢呼和口哨!
  看来,刀爷不只是取人性命于顷刻之间的顶级杀手,还是一个赌场高手。
  透过他犀利深邃的眼神,刚刚扑克腾空而起的那一瞬间,所有的牌面他应该都已经了然于心了。
  他把手里的牌又递到筱磊面前:“按照赌场的规矩,你也有权切牌。”
  筱磊平时没有玩儿牌的爱好,偶尔斗斗地主都是在手机上,系统自动发牌。
  见他笨拙地将扑克来回洗了几遍,周围的人都忍不住哄笑起来,心想就这水平,端茶倒水的服务生也要比他强一百倍。
  刀爷当然不是傻子,单比武力的话,他也没有必胜的把握。毕竟整个三目都传言筱磊的截拳道功夫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加上赌牌这一项,怎么都能立于不败之地,目标活着离开的概率几乎为零。
  筱磊虽然手法笨拙,但那双灰色的眸子可不是用来出气的:大姑娘小媳妇儿的内衣都能透视,何况是薄薄的一张纸片?
  洗好之后,他把扑克丢到桌面上,抬头问刀爷说:“怎么个比法?”
  刀爷伸手把扑克抹开:“很简单,一人抽一张,牌面大的获胜。”
  筱磊淡淡一笑:“客随主便,刀爷您说了算。我年纪小,就让您先抽吧。”
  刀爷愣了足足三秒钟,显然是被这个少年脸上那种临危不乱的从容给震慑到了。
  但筱磊的提议也正中他的下怀,丝毫没有谦让的意思,立马从列成长龙的牌堆里飞速抽出一张,然后由服务生用玻璃罩扣在台面上。
  尽管动作很快,筱磊还是看得真真切切:他抽的是一张黑桃A。
  按国际上的惯例来说,黑桃A是五十四张扑克里牌面最大的,筱磊抽于不抽,失败都已成定局。
  刀爷能轻而易举的找出黑桃A,可见这第一场对决他是有备而来。
  然后这一切对筱磊来说都不是障碍,因为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人。
  手指每触到牌面上,又轻轻抬了起来,犹豫了老半天。
  台下有人渐渐看不过去了,嘲笑质疑的声音席卷而来:
  “看他那磨磨叽叽的样子就知道他输定了……”
  “和这样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比赌技,刀爷还真是给他脸……”
  直到倒数的钟声响起,他才不情不愿地选了一张牌,看样子不是很满意,最后还自嘲似的耸了耸肩。
  “开牌!”
  刀爷一声令下,服务生揭开了他的玻璃罩,翻开扑克那一瞬间,全场都沸腾了!
  “黑桃A!”
  刀爷摊摊手做了一个“抱歉”的表情:“你的牌面已经不重要了,我赢了。”
  “你赢了?”筱磊不解地反问道:“你不会是开玩笑吧?”
  刀爷显然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冷笑着说道:“怎么,难道一副牌里还有两张黑桃A?”
  全场哄笑起来,那一个个挤眉弄眼的表情似乎在说:“小子,你他娘的是来搞笑的吧?”
  筱磊挠挠头皮,一脸懵逼地拈起那张黑桃A看了又看,最后幽幽地冒出一句:“难道你就不想看看我的牌面吗?”
  所有人都跟着静了下来。
  牌是自家的,不可能有两张黑桃A同时出现!
  刀爷紧张地亲自揭开了筱磊的玻璃罩,当牌面揭晓的时候,所有人又是嘘声一片。
  原来他抽了一张小鬼。
  “你这不还是输了嘛,黑桃A是五十四张牌里最大的,这是国际惯例。”
  “甭跟我扯什么国际惯例,我就问你,斗地主的时候,你敢拿黑桃A压我的小鬼吗?”
  这一回,轮到刀爷一脸懵逼了。
  见主子脸上挂不住,服务生赶紧站出来打圆场:“你这不是胡搅蛮缠吗?国际惯例怎么没说小鬼最大呢?”
  筱磊冷冷地瞟了他一眼:“这儿不是拉斯维加斯,犯不上跟我扯国际惯例。这是我们的地盘,就要按我们这儿的规矩!”
  谁都没想到好好的比赛会整个这么大的乌龙出来,场面一时僵持不下,有人甚至乘机凑到刀爷身边附耳低语道:
  “别跟他废话,直接宰了他得了!”
  刀爷沉默良久,最后还是无奈地垂下了脑袋:“这一局就算你赢了。”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算我赢了?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我,难不成我还耍赖了?”
  有时候越是不占理的事儿,就越是要表现的理直气壮才行。
  筱磊也是逼不得已棋出险招,到这会儿心里还七上八下的,生怕眼前这个“黑金刚”恼羞成怒翻脸不认人。
  “okok,你赢了。这不过是个热身而已。”
  刀爷抬抬手,示意筱磊随他上台。
  像他这样变态的身板,就是站着不动让自己打,都能硬挺一小时。
  到时候他没事,累也把自己累垮了。
  何况人家是“南非雇佣兵之王”,肯定有两把刷子。枪林弹雨地摸爬滚打,哪个身上没几处刀疤枪眼儿的?
  可他就没有,兴许真的没有遇到过对手吧。
  看来不能硬拼,只能智取了。
  服务生指了指光滑锃亮的大理石地面:“就这块舞台,不许越过舞池之外。谁先倒下谁就输了。”
  筱磊刚要抬脚上去,不知台下谁扔了个香蕉皮过来,害他滑了个趔趄,当即一个后空翻腾空而起,最后还是稳稳当当地落到了地面上。
  他还没发火,台下倒热闹了起来:
  “刀爷,打死他!”
  “揍他个生活不能自理!”
  刀爷却从靴筒里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军刀递给服务生:“把那个扔香蕉皮的右手砍下来!”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66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