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最牛小司机 > 第五十六章 全是套路

  一路导航,大约行驶了七十公里的路程才到了市郊。
  拐下省道又走了几公里坑坑洼洼的土路,终于来到一片荒芜的空地上,中间是一栋破败不堪的废弃厂房,但里头的音乐震天响,门口还有两个叼着烟的小青年在把风。
  怎么看,这都不像是一处吃饭的地方。难不成白一寒和安澜还要给自己准备一个特别的欢送晚宴?
  筱磊无比信任这两个小姑娘,别的还真没有多想。
  到了门口,还以为那两个小青年要对自己盘查一番,没想到他们只是上下打量了一遍就歪歪脑袋说:“进去吧!”
  推开“咯吱”作响的玻璃门,聒噪的音乐夹杂着呛人的烟味儿扑面而来,连筱磊这个小烟棍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厂房的内部空间很大,横七竖八摆满了破旧的桌椅。攒动的人头中到处都是吆五喝六的声音,有的在猜拳喝酒,有的在赌牌。
  大理石铺成的舞台上,一群妖艳暴露的年轻女孩正在放肆扭动着身体。似乎动作再大一点,身上那最后一丝遮羞的布片就会滑下来。
  筱磊还从来没见过这样撩人的舞姿,忍不住偷瞄了两眼。
  舞台的背景墙是一整面半透明的玻璃,倒映出玻璃另一边那个女孩完美的S型曲线。
  该凸的地方高耸,该翘的地方浑圆,湿漉漉的长发散落在肩上,虽然看不到脸,却让人充满了遐想和渴望。
  现在的黑心商家,为了招徕顾客还真是什么样的手段都能使出来。
  那个女孩独自一人在玻璃墙背后,不自然地扭动着身子,不知道是难受还是渴望,筱磊不由得联想起自己那次被注射毒品后的情形,应该和她现在是一个模样。
  环视一周仍不见两个小丫头的人影,筱磊这才发现,除了台上的几个女孩,台下全都是一水儿的抠脚大汉。
  难不成是自己找错地方了?可来自安澜微信的位置分享应该没错啊……
  正在诧异之间,一个服务生模样的男人走了过来,给他敬上一支烟然后神神秘秘地问道:“哥们儿,玩两把?”
  陌生人的烟他是绝对不会抽的,可出于礼貌还是双手接了过来,微笑着摇摇头说:“不会玩牌。”
  他又朝舞台上努努嘴吧:“看上哪个姑娘了,我帮你安排一下?”
  “不行不行,我大姨夫来了,这几天不方便。”
  筱磊连连摆手。
  被这么愚弄了一番,服务生依然没有生气,只是冷笑着盯着他的眼睛:“来到我们这儿,既不赌钱也不泡妞的人只有一种,哥们儿,你不会是条子吧?”
  “小时候是有当警察的梦想,可成绩太渣人家不要。”筱磊不慌不忙地冲他耸耸肩膀,“我是第二种,来找个朋友而已。”
  “你朋友现在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快活呢,今天算你遇上好事了。”服务生不依不饶地缠在他身边,指了指舞台一侧堆积如山的大捆现金说道:“今晚将角逐出一位赌王,胜者不但可以拥有这笔钱,还可以带走玻璃墙后面的那个姑娘。”
  筱磊还从来没听说过赌客能赢走赌场的钱,无非就是骗你伸手的一个幌子罢了。但是玻璃墙后面的那个姑娘,还真有点诱惑力。不为别的,就想看一眼是个什么样的极品货色。
  见筱磊犹豫不决,他又催促了一句:“怎么样啊哥们儿,是不是很很划算?”
  “听着是不错。对了哥们儿,那个姑娘到底长什么样子啊?该不会是个人妖、丑八怪吧?”
  筱磊只是不经意地问了一句,却把他吓得够呛,连连示意他小声一点:“这可是刀爷亲自看中的姑娘!能入他法眼的,自然是万里挑一的极品货色,我们跑腿儿的哪有那荣幸能看上一眼?你这话要是让刀爷听到了,非挖了你的舌头不可!”
  冷不丁地又冒出来一个刀爷,是非之地不宜久留,我还是赶紧出去打电话,看看能不能联系上安澜她们吧。
  服务生说得口干舌燥,筱磊就是不肯买账,正准备调头穿过拥挤的人流离开时,被一个人猿泰山似的黑人巨无霸挡在面前。
  见了这个黑人,服务生尿都快吓出来了,毕恭毕敬、哆哆嗦嗦地叫了一声:“刀爷!”
  “怎么,这位先生不愿接受你的建议?”
  刀爷嗓门又糙又大,说话的声音像一把沙子揉进了耳朵里一样让人难受。
  筱磊不禁在心里暗暗惊叹:中文说得不错嘛!
  服务生点点头立马仓惶离开,刀爷却笑着把筱磊拉到椅子上坐下来。
  不笑也就算了,笑起来脸上的横肉都堆成了团,怎么看怎么像《金刚》里的大猩猩,怪不得服务生那样怕他。
  “小兄弟,我知道可能钱对你的诱惑力不够大,可你就不想带走玻璃墙后那个姑娘吗?”
  这黑店做生意还真够绝的,服务员上完直接老板上。你看我像一个腰缠万贯的土豪吗?怎么就非要打我的主意呢……
  “这位刀爷,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感觉像是走错地方了,你该忙就忙你的去吧,我得撤了。”
  “你不是来找人的吗……”
  刀爷冷冷的一句话,让刚刚站起来的筱磊心里一震。
  难道玻璃墙后的女孩是?
  他不敢再想下去……
  刀爷,会不会就是小鸠三晋口中所说的“南非雇佣兵之王——蛮三刀”呢?
  筱磊拧着眉重新坐回了椅子上,点上烟猛吸了几口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烟不会有毒的,他们要想动手,一人一口唾沫我也早就挂了。
  “刀爷,怎么个赌法?是不是赢了就一定能带走那个姑娘?”
  他非常认真地点点头。
  “我曾经也是军人,军人最讲一诺千金、言出必行!
  听小鸠社长说,你的截拳道出神入化,几个东瀛忍术高手都无法近身。我执行任务几百次,一生从没遇到过对手,想想都很遗憾。
  我想和林先生赌一局比念力,再打一场比实力。如果你都赢了,你可以带走任何你想带走的人,我保证你们安全离开。
  如果你输了任何一局,我会按照小鸠社长的意思,让你从此在这个星球上消失不见!”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66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