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最牛小司机 > 第四十二章 平步青云

  虽然几经波折,第一次交锋还是打了个漂亮的胜仗。筱磊没有继续潜伏的必要了,七个实习生也将被分别安插到公司每一个重要部门中去。
  梦洁要他参加第二天一早的例会,他仍和往常一样睡了个大懒觉。
  一个人自由惯了就见不得那些约束,如果什么事都要人管着,这个名义上的经理不做也罢,还不如继续开自个儿的网约车来得自在逍遥。
  散会了半天筱磊才姗姗来迟,梦洁却没有一点责怪的意思,将一个牛皮纸信封双手呈到他面前:
  “这是我拟定的聘用合同,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地方。”
  筱磊看都没看:“不用了,就这样默默地为你做事不是挺好吗?等到百泰东山再起的时候,只要你别忘了我就行。”
  梦洁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职场如战场,哪个不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哭着喊着想往上爬?
  她把信封放在一旁,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筱磊:“我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儿,快说,你是不是有什么阴谋企图?不要名利为我工作,本姑娘当真有那么大的魅力?”
  筱磊挤眉弄眼地笑着说:“现在公司里很多人都觉得咱俩肯定是一对儿,你想啊,我为自家做事哪还有要报酬的理?以后你这个大美女还有整个公司不都是我的嘛。”
  “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好心肠,这下原形毕露了吧?想得还挺美!想追我的话,就好好表现吧!”
  梦洁羞答答地说完,把他从沙发上拉起来:“你可以自由活动了,时间长了又该招人闲话了……”
  筱磊起身故意崴了一下脚,趁机搂住她的芊芊细腰,却被推门进来的张凯看了个正着。
  “咳咳……林经理,昨天的比赛真是大快人心啊!你都现在成了我们全公司上下的偶像。”
  这小子简直就是我的克星啊,净坏哥哥的好事儿!
  筱磊不情不愿地撒开手,面无表情地回了他一句:“别叫我经理,我可受不起。难道你忘了,过去我就是一个开出租的小司机罢了。”
  筱磊这个人向来就是爱恨分明,喜欢就是喜欢,没必要藏着掖着;讨厌就是讨厌,你背后捅刀子哥还能给你好脸色看?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才没那么高尚呢!
  张凯多精明的一个人,哪能听不出他的话里有话,上次向梦洁打小报告的事,不用说他一定全知道了。
  “经理您这说得什么话,以后公司谁不服你,我张凯第一个跟他急!”
  小子反应还挺快,和那天咄咄逼人的势头相比完全像换了一副嘴脸。梦洁鄙视地把脸转向一边,跟吞了只绿头苍蝇一样直犯恶心。
  为了不让她难堪,筱磊揽着张凯的肩膀把他从办公室拉了出来:
  “哥们儿你这么挺我,别说我不照顾你哦!我手底下有两个刚来的大学实习生,长得要多带劲就有多带劲!等会儿我让人事把她俩都安排到你手下。”
  都是大老爷们,张凯一听就明白了,兴奋地直咧嘴:“经理你这么照顾我,我以后一定好好表现!”
  照顾你大爷个腿啊!筱磊早就计划好了:白一寒和安澜是自己最得力、最信任的两个女孩,把她们安插到张凯身边,有个风吹草动的他想瞒都瞒不住,逮着机会就整死他。
  ……
  公司特意为他安排的庆功宴他都推辞了,姑娘们都搬进了公司里,他也该收拾东西搬回城中村了。
  有些日子没见了,还真有点想念房东婷姐那个丰满美少妇。每天早上一柱擎天的时候,透过窗就能看到她穿着睡衣在拖地,雪白丰腴的嫩肉忽隐忽现,别提多养眼了。
  从电梯下到一楼大厅的时候,前台小姐、保安大哥包括扫地的大妈全都注视着他,那眼神就像在仰望一个凯旋归来的英雄似的,整得他心里像喝了蜜一样舒坦。
  裤兜里的手机嗡嗡震动了两下,掏出来一看是条短信息,虽然没有备注发件人的号码,但他知道那是斐儿。
  多少个夜晚在她楼下打电话就是不接,现在竟然主动给我发信息了,女人现实起来比洪水猛兽还要可怕。
  这回该不会是想重温那晚的旧梦吧?
  “我在钱柜定了包房,为你的平步青云庆祝一下。”
  筱磊看完自言自语说:“就这么完了?也不加上一句「你有没有空啊」、「肯不肯赏脸啊」,就这么自信我一定会去?”
  嘴上虽然这么念叨,可上了车还是立马把“钱柜”设为目的地开始导航。
  不管怎么说,毕竟自己那样撕心裂肺地爱过她……
  房门推开,斐儿立马笑吟吟地迎了上来,亲昵地挽住他的胳膊,弄得他反倒是有点受宠若惊了。
  现在这么殷勤,难道哥就会忘了当初你是怎么狠心离开我的嘛……
  迷乱的灯光洒在她乌黑如瀑的长发上,空气刘海刚好从眼皮上划过,长长的睫毛眨巴着,泛着水的眼睛仿佛在说话。
  粉色的轻纱包着纯白色的上衣,胸部那里还点缀一朵粉色的小花。下身则是黑白色的牛仔裤,鹅黄色高跟鞋上有几颗小星星在点缀,一看就是精心打扮过。
  偌大的包房就只有他们两个相对而坐,斐儿倒上红酒,一手一杯,姿态妩媚而优雅。
  “来,先干一杯。”
  筱磊把接到手中的红酒又放回了桌上,突然有了想落荒而逃的念头。
  虽然恨她,但从没想过要报复,反而希望她能够幸福就好。何况还有一个月她就要嫁给张凯了。
  见筱磊犹豫着不肯端杯,斐儿紧身牛仔裤包裹下的美腿一迈就跨坐在他的大腿上。
  仰头抿了一些红酒,不等他反应过来,俯身把火热的双唇凑到他嘴边。
  我勒个去,那口红酒,愣是被她喂到嘴里的……
  筱磊再也坐不住,一边把脑袋撤回安全的距离,一边慌乱地低声说道:
  “其实我一直都想找机会告诉你的……那晚我中了毒,身体完全不受控制……”
  说罢撩起了袖管,胳膊上的黑紫色针孔依然明显得刺眼。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66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