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最牛小司机 > 第四十一章 谜一样的女孩

  一朵乌云从头顶飘了过去,不对,分明是火烧云嘛!火光映照在前挡风玻璃上,晃得小鸠一郎一脚刹车踩下去,差点就怼到了路边的落叶松。
  下意识瞄了一眼后视镜,筱磊的车子还没影呢。当下心里就松快多了,摇头晃脑地哼着小曲儿,重新加速上路。
  ……
  “三目集团果然不负众望,现在正飞速驶入终点的正是我们英勇神武的副社长,让我们为他欢呼胜利吧!”
  主持人这套拍马屁的功夫已经到达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可下面的观众似乎一点都不买账,连声敷衍的欢呼都听不见。
  不对啊,咱们不是请了好几百个托儿么……
  这时,旁边另一个主持人拿胳膊肘捣了他一下,气得鼻孔朝天跟大河马似的低声抱怨道:“你是不是瞎啊!这是百泰集团林筱磊的车!”
  我凑!不会吧?
  他用袖头使劲蹭了蹭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这才看清楚了,还真的是林筱磊!
  当车子冲过终点线的时候,整个人群都沸腾起来了,连筱磊都不明白小鬼子雇来的托儿怎么关键时刻弃械投诚了。
  小鸠一郎悠哉悠哉地开着车子,想想筱磊半路熄火一脸懵逼的样子都觉得特爽。
  还没到终点,就听到了排山倒海而来的欢呼声,突然跟打了鸡血似的把油门踩到了底。
  车子潇洒地冲过终点,可前面怎么还有一台一模一样的车子?难不成是自己花了眼?
  筱磊叼着烟,正抱着手倚在车窗上望着他。小鬼子当时心就凉了。
  不对,这一定是幻觉!
  他下了车三步两步就跨到了筱磊面前,跟见了鬼似的,从上到下又把他重新打量一遍。
  筱磊冲他挤了挤眼睛:“怎么着?不认识你亲爹了?”
  小鸠一郎使劲儿在腮帮子上拧了一把,疼得露出了嘴里的大豁牙:这也不是幻觉啊?这小子绝壁是开挂了,没油的车子都能开得冒火星,比开火箭还快……
  他指着筱磊的鼻子咆哮起来:“你、你玩阴的!你作弊!”
  筱磊使劲踩灭地上的烟头,气得差点把一口浓痰吐到他脸上:“我说你咋不要一点逼脸呢?谁玩儿阴的你心里不清楚吗?”
  眼看两名参赛者在终点怼了起来,娄天柱和三角眼同时带着人手过来支援。
  筱磊却摆摆手示意娄助理他们退下:“这是我的一点私事,你们不用插手。”
  说罢把脸转向这一窝小鬼子教训道:“容我说句实话,你们全都是垃圾!等我正式入职百泰,以后有的是时间陪你们耍。”
  他说的也是,这群人哪个没领教过他的手段?
  三角眼和众手下面面相觑,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更别提给主子报仇了。
  三寸丁小鸠一郎敢情打小就是个病秧子,这么点刺激就受不了了,摇摇晃晃地瘫倒在地上,三角眼他们又手忙脚乱地把他抬出了现场。
  “三目集团副社长突发心脏病退出比赛,我宣布本次比赛结果无效!”
  主持人刚宣布完,台下又是嘘声一片。
  都比完了你说结果无效,老子忍你很久了你知道不!
  筱磊一个箭步跨上了主席台,伸手就薅住了金丝眼镜的衣裳领:
  “你是哪根葱哪根蒜啊?你说无效就无效,逗老子玩儿呢!”
  筱磊略一用劲儿就把他提了起来,金丝眼镜吓得是一阵驴弹腿,声音都变了腔:
  “各大媒体都在,你该不会动手打人吧?”
  眼见小鸠一郎手下一群凶神恶煞都震不住他,旁边另一个主持人还算聪明,溜得那叫一个快。
  不单是台下的观众,就连媒体记者都跟着喊了起来:“揍他丫的王八蛋!”
  “你看,群众的呼声多高涨!”
  筱磊把他放下来,轻轻帮他整好衣领,拍拍他的肩膀说:“别怕别怕,我就是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他越是漫不经心,金丝眼镜就越是害怕,眼看都要尿裤子了,才战战兢兢地嘟囔了一句:“你、你要问什么?”
  筱磊扯过一把椅子坐下来,怒目圆睁瞪着他就跟审犯人似的:“说说看,你是哪儿人?”
  “我、我当然是华夏人啦……”
  “知道就好!”
  筱磊捋捋袖管,吧唧一个大嘴巴就抽了过去,金丝眼镜愣是原地转了三圈才停下,右脸上一个红红的巴掌印,看着都火辣辣地疼。
  “这一巴掌是替你老祖宗抽的。”
  “啪!”
  左脸上又狠狠来了一下:“这是替你爹妈抽你的。”
  筱磊拍拍手上的灰尘,从主席台上跳下来,却又被记者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林经理,你的车技简直是出神入化呀!完全可以在世界级的比赛上拿奖!”
  “林经理,你对刚才宣布的比赛结果有什么话要说?”
  ……
  “比赛结果显而易见,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我只想借这个机会申明一件事情:凤凰山赛道是我朋友赛车俱乐部的专属比赛场地,以后这里不欢迎三目集团的人,任何人都不行!要是被我撞见了,别怪我林筱磊不讲情面!”
  说罢穿过人流从容离开。
  梦洁早就按捺不住心里的狂喜跑了过来,本打算一下子扑到他怀里去,到了跟前又犹豫起来,毕竟公司很多人都在。只好像以往那样握住他的手腕,半天都不撒开。
  这个男孩睿智、果敢,关键时刻总能力挽狂澜给人出乎意料的惊喜,要是先遇到的是他而不是尹乐该多好……
  望着筱磊笑吟吟的灰色眼睛,梦洁忍不住在心里感慨连连。
  啦啦队的七个小仙女,把玫瑰花一个劲儿地往他怀里塞,个个笑得比花还要娇艳:
  “经理你太帅了!”
  筱磊不好意思地接过花,嗔怪道:“穿这么少,要是不小心着凉了怎么办?赶紧上车准备回家。”
  皮诚用力搂着他的肩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好兄弟之间本该就是这样,患难与共、默默扶持,不需要太多花哨的语言。
  他抬头在人群里搜索了一遍,唯独不见黄雨薇的身影。这个谜一样的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悄离开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66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