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最牛小司机 > 第三十三章 东瀛忍术

  筱磊绕到屋后的时候,白一寒看样子是洗嗨了,竟哼起了歌:
  “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女儿美不美……”
  美,肯定美啦!本来人就美,这会儿的画面一定美翻了……
  他心里一急,差点掉进了放水沟里。
  好在排气扇的出风口并不太高,以他一米七八的个头,也就是垫垫脚尖的事。浴帘上那妖娆婀娜的S型娇躯仿佛就近在眼前了。
  这时突然起了一阵风,身后的老槐树上似乎窜出来一个人影。
  他头皮麻了一下,转念一想自个儿这会儿还是处在隐形状态的,任他是人是鬼都不怕,反正也看不到自己。
  那个人影以极快的速度跃到亮着灯的浴室后窗前,脚步轻盈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以筱磊截拳道大师的经验很容易就看得出来,这一定不是个小偷小摸的泛泛之辈,应该也是个练家子。
  想到这儿,他平心静气立在原地,看看这人鬼鬼祟祟的到底想干什么坏事。
  黑影像是也被这甜甜的歌声吸引住了,朝着排气孔就踮起了脚尖。
  我自己都还没看到呢,怎么能让你一个外人先占了便宜?筱磊竖起中指朝着他的菊花就是一记猛戳,疼得他当时就是一个驴弹腿。
  “呃……”
  一声闷哼,却忍住没有弄出动静,显然一副训练有素的样子。
  他一手捂着后腚,一边惊恐地回头扫视。筱磊才看到这个黑影的模样:一身黑色夜行衣,戴着口罩,只有一双畏畏缩缩的三角眼露在外面。
  快过年了,小偷出没的频率越来越高这可以理解,但这样装备齐全、身手不凡的小偷还真是少见。
  见四下里空无一人,黑衣人似乎并没有放弃继续偷看的念头,忍着后腚的剧痛又把脑袋往窗口凑过去。
  好小子,还真是不怕死!
  筱磊本想吓跑了这个不速之客,早点轮到自己,谁知他就是不长记性。
  无妨,再吃我一记游龙探穴!
  黑衣人虎躯一震,一脑袋撞在窗棱上,鼻血都透着面巾呲了出来!
  那酸爽,估计和汽车爆缸一样一样的。
  好小子愣是忍住没有出声,调转头就是一个低扫腿!
  截拳道讲究的就是截击与反制,绝不让敌方完整发力。筱磊顺势扣住他的脚踝反向一拧,“咔擦”一声脆响,估计当时就折了胫骨!
  “有鬼啊!救命啊!”
  眼前没有半个人影,却被一双力大无穷的手掌扣住脚踝,瞬间拧断胫骨,这不是鬼是什么?
  估计这黑衣人不是痛得叫出声的,整个是被吓出声的!
  楼上楼下的灯一下子全亮了,浴室里的白一寒瞬间就闭上了嘴巴,看来姑娘们都被惊醒了。
  趁着筱磊分神的工夫,黑衣人的脚踝突然从掌心塌了下去,然后猛然挣脱像壁虎一样攀上墙壁,眨眼间就消失在屋顶上的茫茫夜幕里。
  筱磊使的是小擒拿的手法,敌方一旦受制根本无法挣脱。看黑衣人攀墙的身手应该是东瀛忍术,而踝骨塌陷就是东瀛忍术的一种:缩骨功。
  这人一定和小鸠一郎脱不掉干系……
  第二天一早,当姑娘们问起昨晚的惨叫声时,筱磊只说是自己睡熟了没听到,这才搪塞过去。
  白一寒也没有忘了许诺大家的小龙虾,吃了早饭就拉安澜出门了,到了中午还不见回来,饿得大伙是前心贴后背。
  小姑娘玩心也太重了,不过三天没出门就没完没了了。筱磊本来不想扫她们的兴,可肚子实在是有些不争气,到了快一点钟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拿起电话给她俩打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再试试安澜的,手机竟然在楼上响了起来。这个小糊涂虫,什么时候都是丢三落四的。
  可别出什么意外吧?
  联想起昨晚的黑衣人,筱磊突然很担心,急忙发动车子开出了公寓大门,却差点和跌跌撞撞的安澜碰到一起!
  “不、不好了!师姐被绑架了!”
  安澜上气不接下气,红润的小脸吓得惨白,应该不是恶作剧。
  绑架?身家数百亿的梦洁不绑,绑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实习生干嘛?
  (梦洁要知道我这么想,一定得气晕过去……)
  要是图美色的话,这个肉乎乎的安澜同样美出天际,为什么放她回来呢?
  筱磊把她拉上车,脑子还在飞速旋转,把所有的可能性都分析了一遍,但最重要的,还是白一寒绝不能出事!
  “她现在在哪儿?”
  “高速入口附近,一辆黑色商务车!”
  安澜虽然吓得不轻却没有迷糊,思路还算清晰。
  “航空引擎开启!”
  安澜诧异地望着他,心想你这跟谁说话呢?
  车身剧烈颠簸了一下,瞬间从原地弹射出去,巨大的惯性让安澜重重地磕在椅背上。筱磊也顾不上问她疼不疼了,只喊了两个字:
  “抓紧!”
  眼看车子越过浣河高大的河堤,安澜吓得心都要跳了出去,花容失色大叫起来:“救命啊!快放我下车!”
  “抄近路,你闭上眼睛!”
  安澜蒙住眼睛忍不住又张开了一点指缝,车窗下奔腾咆哮的浣河水,好像随时要把整个车子吞下去!
  “放我下去、放我下去……”
  要不是为了让你指路,我才不会带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这下连超神战车系统都暴露了,回头又是个麻烦事儿……
  车子在高速公路第一个出口前方停住,高速上全程都是摄像头,绑匪一定会在第一个出口尽快下高速,转入荒僻的乡村土路。
  车子停住了,安澜却还在闭着眼睛喊救命,筱磊赶紧捂住她的嘴巴问道:“是不是对面那辆车?”
  安澜将信将疑地睁开眼睛,立马就看到了对面正全速开向自己的黑色商务车!
  “就是它!”
  筱磊不动声色地坐在车里死死堵住出口,果然黑色商务车不敢强行撞上来,只好仓皇减速,刺心的刹车声都快要把耳膜给撕裂了!
  在两辆车只距离不到三米远的时候,黑色商务车才完全停住。车门迅速打开,一个清瘦的男人跳下来,手里还握着一把寒光凛冽的军刺!
  他走路时有些微跛的右脚已经很让筱磊起疑了,当迎上他杀气十足的三角眼时,已经可以肯定了,他就是昨晚的黑衣忍者!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66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