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最牛小司机 > 第二十九章 惨遭整蛊

  “不不不……”安澜紧张地说话都有些磕巴了,“大伙训练都出了汗,想去门口浣河游泳解闷,希望经理您批准……”
  “我说你们这些小丫头就不能安安生生地看会儿书吗?不是打牌就是游泳,这大冷天的游什么泳啊,吃饱了撑得么……”
  筱磊一边穿衣服,一边不满地嘟囔。
  “经理您不知道么?冬泳可是最有利身体健康的一项运动了,您就让我们去吧……”
  安澜故技重施,拉住他的手腕又晃了起来。
  不等他说话,楼梯上姑娘们蹭蹭蹭全下来了,白一寒晃着手里的衣服冲他笑道:“经理,我新买的泳衣好看吗?”
  卧槽!这半透明的天蓝色裹胸,这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小裤裤!要是穿在白一寒那模特般的完美身子上,想想都他娘的让人喷鼻血。
  筱磊刚吞下口水,安澜变魔法似的从背后拿出来一件浅粉色的泳衣。这哪是泳衣嘛?分明就是小内衣……
  “经理这是我的!”
  “这是我的!”
  女孩们争先恐后地炫耀着自己的泳衣,看得筱磊气血下沉,小帐篷都快要爆开了!
  “好看好看!都好看!”
  他嘴里答应着,脑海里也浮现出那个香艳无比的画面:
  七个如花似玉、嫩得出水的小姑娘,穿着五色斑斓各式泳衣围在自己身边戏水,全是白花花的大长腿啊……
  “既然好看,那你准不准我们去冬泳呢?”
  白一寒把内衣放在胸前比量着,风情万种而又漫不经心地说道。
  “行是行,不过我得和你们一起。没人照应着,出了意外我可担不起……”
  这样的好机会,哥们要是错过了可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这样再好不过了!”
  安澜兴奋地挽住他的胳膊,巴不得马上就给他拽到河边去。
  浣河水清幽宁静,腊月的小风刮在脸上凉嗖嗖的,姑娘们到了河边突然犹豫起来,面面相觑已经没有了在公寓里的那股热乎劲儿。
  “河水会不会很冰啊?我不敢下,要不你先下去?”
  白一寒望望身边的安澜,她却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才不呢!你怎么不先下去试试……”
  都到了河边上了你们给我整这出?筱磊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哭着喊着要冬泳,原来这么怕死……”
  说完把手探进了刺骨的河水里,昧着良心说了一句:“也不咋冷啊,估计游起来还能出汗呢!”
  白一寒将信将疑地往前走了两步,很快又摇摇头退了回去。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事已至此,哥们儿只能豁出去了。
  筱磊一咬牙一跺脚:“这样,我先下去试试温度,要是冷得话咱们就回去。”
  白一寒和安澜无声对视了一眼,随后一个劲儿地点头。
  筱磊这会儿已经急不可耐了,三下五除二就脱得只剩一条花裤衩了,紧跑两步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河里。哎吆我去!跟掉进了冰窟窿似的……
  把脑袋探出水面的时候,整个下巴颌都在打颤。
  “林经理,河水凉不凉啊?”
  岸上的姑娘们齐声问道。
  “不冷不冷,一点儿都不冷!你们快下来吧!”
  筱磊泡在水里的两条腿都快抽筋了,脸上还装出一副特享受的样子。
  “不冷你就慢慢游吧。”
  白一寒和安澜她们突然就换了个脸孔,抱起他搁在岸边的衣服拔腿就跑,不一会儿就消失在视线里。
  筱磊当时就蒙圈了,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这些鬼灵精给自己下套都不是头一回了,怎么就是不长记性……
  再泡下去估计下半辈子就要坐轮椅了,他也顾不上身上只剩一条花裤衩了,扑棱几下就游回了岸上。
  “浣河有人落水了,快救人啊!”
  远处有人大声呼救起来,一听就是白一寒的声音。筱磊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晕死过去:小妮子你也太狠了吧?落井下石呢这不是……
  这年头热心人还真不少,听到有人落水从四面八方都赶了过来,男女老少都有。
  俗话说人要脸树要皮,光不出溜地被一群人围着看,筱磊感觉一世英名都进了粪坑里。
  “没事了没事了,这人自己爬起来了。”
  “奇怪啊,哪有落水还事先把衣服都脱干净的?”
  大伙像在动物园看猩猩一样边看边议论,当时他只有两个念头,要么找个地缝钻进去,要么找根面条上吊得了,太他娘丢人了……
  边上有位热心的大妈凑了过来:“小伙子你不要紧吧?要不要叫救护车?你叫什么名字?你知不知道自己家在哪里?”
  好家伙,从落水少年都变成精神病了。
  筱磊冻得上牙磕下牙,说话吐字都不利索了:“我、我冬泳呢!莫、莫名其妙……”
  大妈一听当时就来气了:“冬泳就这样光不出溜地出门,小伙子你也太没羞没臊了!”
  说完把手里的报纸递过来:“快遮上点,这么多大姑娘小媳妇儿都看着你呢……”
  筱磊没辙,接过报纸往腰上一围,一只手还使劲按着怕它松开,然后冲出人群没命地往公寓那边跑过去。
  本来是赶来救人的那群人,这会儿看着他溜光的背影笑得是上气不接下气。
  更可气的是,这群小妮子竟然连公寓的大门都从里头锁上了!
  这要是男生啊,估计筱磊得给他们挨个暴揍一顿才能解气。
  两米来高的铁门翻过去也不是什么难事,可在河水里泡了一会儿,光着身子又在冷风里吹了一通,手脚都不听使唤了,好不容易爬上去又滑了下来,连那张当了半天围裙的报纸都卡在了门缝里。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翻过了铁门,整个公寓鸦雀无声,不用说,她们知道他回来一定会找自己算账,个个躲在房间里连大气都不敢出。
  这时候筱磊哪还有心里去理会她们,径直钻进了自个儿的被窝里,把整个身子都捂得死死的。
  尽管这样,浑身上下都止不住地哆嗦,连床脚都在跟着打颤。
  楼上隐约传来一阵阵偷笑的声音,筱磊牙根儿直痒痒:“小丫头片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66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