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最牛小司机 > 第七章 神秘约车人

  筱磊刚刚嘲讽完,转头就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胸口铁块一样的肌肉撞得脑门生疼!
  他抬头一看,我的娘亲!这家伙不得有一米九啊!黑西服白衬衫,大半夜的还戴着一副墨镜,壮得像一座铁塔似的!
  糟了!后有追兵前有堵截,哥哥这次是凶多吉少了,好歹上演了一幕舍命救美人儿,挨顿揍也不亏。
  筱磊咬咬牙正要强行突围,黑西服一把将他拽到身后,跟老鹰抓小鸡似的,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他面无表情地只吐出来两个字:“快走!”
  原来是友军啊!吓死老子了!
  筱磊揉着狂跳的心口,却没有着急离开,有这么一个铁塔一样的友军撑场面,两个人打一群根本就不是问题。
  龙哥他们还没追到跟前就停了下来,看样子是被黑西服给震住了。
  身边的小弟从裤兜里掏出了折叠刀,亮出明晃晃的刀刃叫道:“傻大个,不想死就快滚开!这儿没你什么事!”
  黑西服也不说话,张开蒲扇一样的手巴掌,一个大嘴巴就抽了过去,可怜那小弟在原地转了八圈都不止,鼻血喷了一地!
  “啪!”
  听到这声巨响筱磊浑身一个激灵,虽然是抽在别人脸上,他都觉得疼得慌。
  龙哥吓得小腿肚子都哆嗦起来,结结巴巴地问道:“哥们儿你是哪条道上的?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何必为了一个小屁孩伤了和气?”
  黑西服冷哼一声,“邹五爷的人你也敢动?”说罢大头皮鞋在水磨石地板上一跺,整个走廊都震了三震!
  “滚!”
  仅仅一个字,对面一群人当时就屁滚尿流地作鸟兽散了。
  筱磊有些不明白,到底是黑西服杀气腾腾的怒吼,还是“邹五爷”的名号把这帮混混吓成这幅德性……
  刚满心疑问地走到酒吧门口,就遇上了心急火燎正四处张望的梦洁。
  见到筱磊,她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抽泣着跑过来,一头乌黑的秀发随夜风轻摆,筱磊当时特想伸开手臂将她紧紧揽进怀里。
  理想很丰满,现实总是太他娘的骨感,梦洁在迈上台阶的那一刻,脚上的恨天高鞋跟极不争气地崴了一下。
  她愣是娇喘一声径直扑到了筱磊的怀里,额头上疼得都渗出了汗珠,可还是赶紧扶住筱磊的胳膊问道:
  “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语气焦急,充满了关切。
  “没事,几个小混混还不是哥哥三拳两脚的事儿?全都让我给揍趴下了!”
  筱磊揉揉她的鼻尖,得意地笑着说。
  梦洁有些不敢相信,嘟着小嘴反问道:“净吹牛,你有那么厉害?”
  “这算什么?”筱磊冲自个儿的皮带扣下面挤挤眼睛,“哥哥最厉害的地方在那儿!”
  梦洁羞得不行,一瘸一拐地就要从他怀里挣开,却被他一个公主抱就抱了起来。
  “旧伤未愈又添新伤,你能不能好好照顾自己……”
  看似嗔怪,梦洁听着却那么温暖。本来还挣扎来着,很快就在他怀里安静下来……
  车子在霓虹灯绽放的街道上飞驰,梦洁兴许是倦了,蜷在后座上静静地睡着了,像是一只慵懒的小猫。
  透过后视镜,筱磊看到她短裙下只裹着一层薄薄丝袜的纤长美腿,生怕她受了凉,车子刚在楼下停住,就脱下外套为她披上。
  见她仍然没有一点要醒来的征兆,只好抱着她一路气喘吁吁地上了楼,小心翼翼地放在那张真皮大圆床上。
  刚为她掖好被子,筱磊又犯了难:要不要帮她把衣服脱下来呢?这样睡下去指定可难受了……
  犹豫了一会儿,手都伸到她均匀起伏的胸口了,又缓缓缩了回来。
  难受就难受吧,明儿一早知道我脱了她的衣服,还不得跟我拼命啊?
  衣服就免了,鞋子还是要脱的,筱磊刚把手指触上她白玉莲藕似的脚踝上,她梦呓般娇喘了一声:“疼!”
  对了,这丫头刚刚崴了脚,不疼才怪呢!
  筱磊被她吓了一大跳,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心虚地赶紧把手指从她脚踝上挪开。
  梦洁被他的囧样逗得扬起了嘴角,浅浅的梨涡里似乎盛着一汪春水。
  “小坏蛋,想趁着本姑娘睡着图谋不轨么?”
  “切!哥哥要想图谋不轨,还用趁你睡着吗?抱你上车抱你上楼,完了还要给你脱鞋子,哥都累坏了!就是要图谋不轨这会儿也没力气了,好人没好报……”
  筱磊气得撅起了嘴巴,梦洁“咯咯咯”地笑了起来,趁他一个不注意,起身就在他的侧脸上亲了一下。
  “和你开玩笑啦!今晚真的谢谢你,这个吻就当是奖励好了。”
  “这点小恩小惠就想收买哥哥?”筱磊把另一边侧脸也凑到她的唇边,“不行,这儿也要来一下!”
  梦洁大眼睛一瞪,伸手拧住他的耳朵就把他的脑袋拽到了一边:“想得美,你可是本姑娘第一个主动献吻的男孩,知足吧!”
  她虽然瞪着双眼,手指的力道却很轻很轻,筱磊当时心里就乐开了花:“既然这样,那我就好人做到底。你好好躺着,我去烧点热水给你敷脚。”
  当他把热水端到床前的时候,梦洁正倚在床头,痴痴地望着墙画上的那个男人,眼睛里有种无法言说的幽怨。
  筱磊把热毛巾敷在她的脚踝上,装作不经意地问道:“这人是谁啊?”
  “说了你也不认识,别瞎打听了……”
  听她这么一说,筱磊心里隐约有了一些答案。俗话说最让女孩牵挂的是旧爱,最让男孩痴迷的是新欢,她们之间,肯定有一段爱恨纠缠的故事,正如我和斐儿一样……
  想到这儿,筱磊没有再问下去,轻轻把她的一双玉足塞进被窝里:“好好休息,这两天别去上班了,等脚伤好些了再说。”
  “不行不行!”梦洁连连摇头,“不挣钱,我拿什么还你房租和车费?总不能让你一直养着我吧……”
  “才不干呢!哥还要攒钱娶媳妇儿,谁要养你啊!看你还有几分姿色,肉偿也可以啊!”
  筱磊捏着下巴,笑得特猥琐。
  “你大爷的!”
  梦洁把脚从被窝里伸出来,趾尖蘸上刚刚为她敷脚的热水,愣是甩了筱磊一脸。
  看着筱磊狼狈不已的模样,她笑得都快直不起腰来……
  小小的一间卧室,不到二十平的样子,筱磊的地铺就在梦洁那张大圆床旁边。
  和这样一个大美女共处一室,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源源不断地涌上耳边,筱磊整个夜晚都辗转难眠。
  好不容易捱到了天微明,刚有了一点睡意,手机嘀了一声,摸出来一看,有人叫车了,地点在本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帝豪大酒店。
  匆匆起床洗漱,煲好一锅红豆莲子粥暖在电饭锅里,还来不及吃上一口就出门了。
  临走时静美仍睡得香甜,筱磊想了想,留了一个便条在她的枕头旁边:
  锅里有粥,记得一定要吃早餐。你手脚都有伤就别折腾了,中午想吃什么我带回来。
  下面是自己的电话号码。
  放下又拿起来看了一遍,语句还算通顺,字迹也挺工整,哥哥虽然文化不高,可也不能让她看笑话不是。
  轻轻把门带上,楼梯道里的冷风呼呼地往脖子里灌,筱磊看了一下手机,才刚刚六点。
  这么早叫车,又是在五星级饭店门口,一定是要赶飞机吧?可不能误了人家的时间。
  想到这儿,筱磊加快脚步往车库冲了过去……
  到了帝豪酒店门口,他老远就看到立在门边的那个铁塔一般的巨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晚给自己解围的黑西装。
  见筱磊停住车子,黑西装面无表情地走到车窗前,伸手敲了敲窗玻璃。
  “原来是你叫车啊!快上来吧,我给你免单!”
  筱磊摇下玻璃,热情地冲他打招呼。
  “叫车的人在楼上,要你亲自去接他。”
  黑西服的语气比晨风还要冰冷,脸上的肌肉紧绷着,跟得了面瘫似的,模样倒是和电影里的特工、保镖十分吻合。
  筱磊有些为难了:“哥,这可不是我的工作范畴,你还是让乘客自个儿下来吧……”
  他没说话,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丢进窗里来,看着信封隆起的轮廓,应该是一百元面额的大钞。
  “耽误你一点时间,一分钟一张,应该是够了。”
  筱磊伸手捏了捏厚度,在心里估摸了一下,最少得有个好几千块呢!
  “哥,有话好好说,这样太见外了吧。”筱磊把信封塞进储物盒里,“我就信你一回,你要想坑我,昨晚也不会帮我了。”
  黑西服点点头,筱磊跟在他身后,乘电梯一直上了酒店的三十六层。
  电梯门一打开,几个金碧辉煌的打字立马映入眼帘:百泰集团总经理办公区。
  百泰集团是本市最壕的公司了,业务涵盖地产、酒店、远洋航运,这家帝豪酒店只是它旗下众多酒店中的一个而已。
  黑西服把我带到这儿来干什么呢?筱磊心里充满了疑惑,可遇上那样一个蹭吃蹭喝的大美女赖着不走,实在是太需要这笔钱了,只好硬着头皮随他进了总经理室。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66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