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最牛小司机 > 第四章 我的同居女神

  两盆洗脚水,淋得筱磊在医院整整挂了一个星期的点滴。
  回到租住在城中村的小公寓时,刚掏出钥匙就听到屋里有动静,难不成是来小偷了?
  连哥哥这样的穷逼单身狗都下得去手,真是穷鬼杀饿鬼啊!
  筱磊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眼前的情形彻底让他傻了眼:
  原本凌乱不堪的屋子收拾得窗明几净一尘不染,摇摇欲坠的单人铁架床也换成了真皮大圆床,四面墙上都挂着同一个帅气男人的照片。
  咋这么眼熟呢?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
  筱磊使劲儿挠挠后脑勺,难不成回家这两天耽误了交房租,那性感的房东妹子已经把房子转租出去了?
  不行,哥哥得找她理论去,不就是头几回抛媚眼没有搭理你吗?犯得上这样落井下石么……
  哗啦啦……
  卫生间里传来了淋浴喷头打开的声音。
  对了,那儿还有一堆脏兮兮的底裤和袜子,这下全让外人看见了,真是糗死了!
  筱磊心里一急,一把推开了浴室的玻璃门,眼前全是热气腾腾的水汽,啥也看不清,只听到角落里有人“哎呀”惊叫了一声。
  不错哦,竟然还是个妹子!
  “你是谁?赶紧滚出去!不然我报警了!”
  妹子还挺凶悍的,筱磊抬手拨了拨眼前的水汽,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擅闯民宅还敢报警,行啊,要不要我把手机借你?”
  话没说完裤裆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脚,疼得他差点把舌头都咬掉了半截,当场就蹲了下去,这一蹲,刚好看到了眼前一双纤直白皙的大长腿。
  “姑、姑娘好身手啊!”
  筱磊疼得直不起身子,这会儿还不忘调侃人家一句,只是眼皮都不敢抬一下,生怕看到了啥不该看到的东西。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快把头转过去!”
  这声音好熟悉啊!又不像是房东妹子,可她却一副认识我的样子,真是奇了怪了。
  被你在要害上踹了一脚,不占点便宜找补回来那怎么能行?筱磊动起了歪脑筋。
  “我疼得动不了了,哎吆我的娘诶……”
  姑娘又气又急:“我披上浴巾就扶你起来,你不许偷看!”
  “知道了,你赶紧吧!我腿都麻了……”
  筱磊答应着,眼睛却不老实地瞄了过去。
  这玲珑有致的曲线、这光滑莹润的皮肤,啧啧啧!绝对是个极品美女啊!
  姑娘飞速围好浴巾,一只手紧紧护在胸前,一转头就迎上了筱磊那双都快放出火来的眼睛。
  那晚百般挑逗我的洋娃娃!怎么是她?
  筱磊当场就愣住了。
  “骗子!说了不许偷看的呢!”
  洋娃娃气得挥拳就往他胸口上擂过去,劲儿使得有点大,赤着的玉足在湿漉漉的地板上滑了一下,瞬间就扑进了筱磊的怀里。
  筱磊依然是来者不拒,顺势把她搂了个结实。刚刚出浴的美人儿浑身都散发着淡淡的体香,仅隔着一层薄薄浴巾的身子柔软到了极致,筱磊登时就感觉受了重创的小二弟也没那么疼了。
  洋娃娃娇喘连连地推开了他,谁知又是一个趔趄,筱磊生怕她磕着碰着,连忙伸手去扶,却一把拽掉了她裹住娇躯的白色浴巾……
  简直是一部史诗级的灾难片啊!这下再不溜,不被她乱刀砍死才怪呢!
  筱磊当时也吓懵了,拎着浴巾就往外跑,刚跑到门口,就听到洋娃娃“嗡嗡嘤嘤”地哭了起来。
  他生平最见不得女孩子流眼泪了,当时心就软了,硬着头皮停下来才看到,浴室门口的衣架上,挂着女孩的黑色蕾丝内衣。
  他伸手把内衣小心翼翼地从门缝里递进去:“别哭啦,别人听到了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快穿好衣服,完了我可得好好审问审问你。”
  洋娃娃啜泣着把内衣接过去,筱磊这才松了一口气,四仰八叉地一屁股躺到圆床上去,脑子里涌上了无数个问号。
  “喂!你快从我床上滚下来!”
  洋娃娃刚穿戴整齐进到卧室就冲筱磊厉声吼了起来,眼眶红红的,脸颊上的泪痕还没干。
  “这可是我家诶!”筱磊伸了个懒腰,屁股都没挪一下。“你到底是咋回事儿啊?我都被你整懵了……”
  洋娃娃愣了一下,挤出一个笑脸撒起了娇:“你也知道,泰坤苑的房租特别贵,人家也是没有办法嘛……我实在没有可以投奔的人了……”
  “咱俩非亲非故的,这样合适吗?对了,你到底是咋进我房间来的?”
  这年头什么人都有,还是小心提防一些准没错。
  “那天我听到你讲电话了,后来就依着你的名片找到了这里,以你女朋友的名义让房东姐姐开了门。通过那晚的试探,我感觉你应该不是坏人……”
  洋娃娃还清楚记得房东那恨不得当场掐死她的眼神。
  城里套路真他娘的深啊!这么奇葩的事儿竟然让自己给遇上了。幸好是个娇滴滴的妹子,人家又说得那么可怜,再死板着脸可就让她难堪了。
  筱磊无奈地拍了拍脑门:“得了,你就安心住下吧,我还能在车上凑合着过夜。但你还是早点搬出去为好,咱们孤男寡女不清不楚的,回头我可真要说不上媳妇儿了……”
  “在车上过夜怎么行呢?你还是和我一起将就一下吧。”
  洋娃娃朱唇微启,大眼睛里泛着一汪柔柔的光芒。
  那敢情好啊!这寒冬腊月的,夜晚有个大美人暖被窝,想想都过瘾。
  筱磊一时出神,不禁“嘿嘿”傻笑了起来,洋娃娃见状立马补充说:“我睡床,你睡床沿的地毯。”
  说罢轻轻地把他从床上拽了起来,“我有洁癖,不喜欢别人碰我的床……”
  筱磊眉头一皱,反驳的话到了嘴边又生生咽了回去,只好踱到门口郁闷地叼起一支烟。
  “啪。”
  洋娃娃熟练地为他点上火,指间捏着的那个金灿灿的都彭打火机估计得好几千软妹币。
  筱磊望着她不施粉黛依然明艳动人的小脸,猛抽了一口,整支烟瞬间就燃去了一半。
  联想起那晚初遇时的情形,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在酒吧里从事啥职业的,这么好的姑娘,真是可惜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66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