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最牛小司机 > 第三章 磨人的小妖精

  记得老同学皮诚带自己入行的时候曾经说过这么回事儿:那些年轻漂亮而又经常混迹于夜店酒吧的女孩,真正海量的没两个,到了凌晨拉上车,十有八九都喝岔了道,除了还能喘气,基本上已经意识不清了。
  这就是老司机口中时常提到的“捡死鱼”了,随便拉到个小旅馆,就是一个激情四射的夜晚。
  想到那些香艳的情节,身为一个“雏儿”的林筱磊脸都红了,打从后视镜偷偷瞄了一眼后座上的洋娃娃,使劲咽了咽口水,说实话,还真没试过和女孩亲密接触是个啥滋味儿,尤其是这样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条有身条,皮肤嫩得都能挤出水的小姑娘。
  做完这一单,终于可以回家休息了,闻着车厢里似有似无的高档香水味,瞬间就提起了精神。
  车子飞快地驶过高架桥,在西河畔泰坤苑安置小区门口缓缓停住。
  “你到啦……”
  筱磊按下开锁键,把手心沁出的汗水放在膝盖上蹭干净。
  “你、你送我上去……”
  洋娃娃含糊不清地说了两遍,慵懒的身子都没有挪动一下,没有一点要下车的意思。
  “送你上去?”筱磊在心里直打鼓:这样不太合适吧?要是开门的是他壮硕的男友,还不得当时就把自己从楼梯上给丢下来……
  “那你送不送嘛……”
  姑娘拨开遮住眼睛的发丝,手掌平放在只穿着肉色丝袜的纤长大腿上,指甲上的碎钻似乎随时都有把丝袜划破的可能。
  “这、这不是我的工作范围……”
  筱磊涨红了脸,心里开始犹豫起来。
  “再说了,我把车子停在这儿会堵住入口,要是有车来了就不好办啦……”
  “大半夜的有个鬼车嘛,要是我上楼梯摔了跤,也有你一半的责任哦。”
  姑娘的指尖在大腿上划起了圈圈,随后撩了撩裙摆,黑色蕾丝安全裤若隐若现。
  筱磊彻底没辙了,拉开后门一个公主抱就把她从后座上搂起来,惊得姑娘花容失色娇喘了一声——这小伙子力气好大呀!
  皮诚说他跑了一年多的嘀嘀都没有这种艳遇,没想到第一次跑西河就让自己给遇上了,想到这儿,筱磊浑身上下都是劲儿,蹭蹭蹭楼梯上得飞快。
  姑娘颠得直喘粗气,一阵阵兰花般的清香从耳畔袭来,她把脑袋靠在筱磊的肩上,筱磊也来不及细细品味胸口那不断跳跃的柔软,生怕她酒劲儿上来吐自个儿一身。
  到了三楼拐角,姑娘拍拍他的侧脸,把包递到他面前柔声说:“到了,钥匙就在包里。”
  筱磊怔了一下,心想这姑娘倒是单纯得像一张白纸,一点防人之心都没有,还好哥不是坏人。
  一边搂着她,一边笨手笨脚地打开房门,屋里亮着柔和的粉色壁灯,墙上横七竖八贴的都是同一个男人的照片,英气逼人的样子,一时想不起来是哪个明星。
  筱磊轻手轻脚地把她放在卧室那张大圆床上,刚替她盖好被子,姑娘就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他一个趔趄直接扑倒姑娘身上,浑身一股电流穿过,瞬间就搭起了小帐篷。
  他到处留意了一下,确定屋里就他们两个人之后,推开姑娘吻在脖子上的冰凉小嘴,转身逃也似的冲到门口。
  他还不想这么不明不白地就丢了童子身呢。再说了,城里套路那么深,万一人家玩的是仙人跳,好事捞不着还惹一身骚。
  刚到楼梯口就赶紧慌里慌张地伸手去裤兜里掏钥匙,不小心把名片都带掉到了地板上……
  大晚上被这个性感的小妖精这么用力撩了一通,到这会儿还有些心潮澎湃,原本困顿的眼睛也没了睡意。
  车子在环城高架上转了一圈,不由自主地开到了斐儿家楼下。
  三楼临街的窗户亮着灯,她这么晚了竟然还没有休息。
  筱磊熄了火,靠在车门上叼起一支烟,抬头怔怔地望着映在窗上那个模糊的人影。
  这时,窗扇被轻轻推开了,有人探出了半个脑袋,模模糊糊看不清到底是不是斐儿。筱磊正要挥手,那人又火速把头缩了回去。
  “她该不会是下楼找我来了吧?”
  想到这儿,筱磊特激动。毕竟第一次恋爱,浑身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哪能那么容易说放弃就放弃。
  斐儿没等来,等来的却是从三楼窗口倾泻而下的一盆洗脚水,把他淋了个浑身透湿,叼在嘴里的烟都被浇灭了,泛着一股淡淡的脚臭味儿。
  “呸!”
  筱磊使劲儿吐掉嘴里的烟头,整个人都不好了,差点就飚起了三字经。
  他还没说话,楼上的人倒先开口了。
  “我说穷小子,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这只是一点小小的教训,再来骚扰我家斐儿,老娘我一定报警抓你!”
  一副又尖又憨的破锣嗓子,不用说,肯定是斐儿的老妈了。
  “我特么一砖头砸死你!”
  筱磊当时也是气懵了,从小到大哪受过这样的羞辱?可手里的石块还没扔出去,又是他娘的一盆洗脚水!
  哗啦!
  卧槽,虽说大冬天热水泡脚有好处,可你们家这样左一盆右一盆的泡,不是浪费水资源吗?太过分了……
  人家再怎么势力刻薄,到底是个长辈,不好跟她再闹下去。凌晨两点多的北风嗖嗖凉,筱磊摸了一把脑袋,头发都已经结冰了,冻得梆梆硬。
  一连打了几个喷嚏,匆忙躲进车里的时候已经感觉有些不对劲,脑袋晕晕的,鼻涕止不住地往下滴。
  车子开着开着,头晕得都快看不清前方的柏油路面,看样子是感冒得不清。
  筱磊不敢怠慢,径直把车子开进了医院急诊室跟前。
  打点滴的时候越想心里越气,掏出电话就给皮诚拨了过去,完全不管他是在做春秋大梦,还是在和媳妇儿哼哼哈嘿。
  电话那头迷迷糊糊地“喂”了一声,筱磊迫不及待地冲皮诚说道:
  “哥们儿,有啥来钱快的门路没有?我要挣钱!我他娘的要挣钱!”
  回应他的是一片惊天动地的鼾声。
  我去……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哥现在神车在手,早晚都能出人头地!
  可咋用这个超音速推进器来挣钱,却又是个棘手的难题……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66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