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最牛小司机 > 第二章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林筱磊有个吃太辣会流鼻涕的小毛病,斐儿时不时的都会给他递纸巾。
  她见多了那些动机不纯、虚伪献殷勤的男人,眼前这个小男生,和窗外水滴在地上溅起的泥土气味一样清新。
  那时,斐儿的家住在城市的另一端,上下班都是挤地铁。自从筱磊摸清楚这些信息之后,她每天快下班的时候,无论身在何处都会赶过去,送她回家,做她的专职司机。
  筱磊总说像她这样青春靓丽的女孩挤地铁太不安全,一不小心就会被人占便宜,自己接送她不是主要目的,最重要的,是暗中保护她的安全。
  斐儿也渐渐接受了这个看似有些牵强的理由,直到后来的一天,她把手机上的记事簿拿给筱磊,有些羞怯地柔声说:
  “你看,每一次你送我回家应付的车费我都记了下来,如果将来有一天我们不在一起了,这些钱我会全部都还给你……”
  筱磊愣了一下,当看到她脸颊上泛起了红云时才明白过来,伸手就把她揽入了宽厚的怀里。
  “除非你不要我了,否则永远都不会有那一天的……”
  “世界在转,人也都会变,我还是记下吧……”
  不等她把话说完,筱磊就低头吻上了她柔软香糯的唇瓣,那一刻,天堂的感觉也不过如此……
  美好的时光总是走得太快,有些甜蜜我们还来不及细细品味就缓缓消散了。
  那段时间,斐儿总是有些不开心。
  记得以往都是送她到小区门口才停下,后来地点都挪到了马路斜对面那家水果店附近。从她的眼睛里,筱磊看到的全是来自家里的压力。
  斐儿说地铁磁卡里还有些钱,搁着也是浪费,让筱磊暂时不要来接送自己了,多拉些客人,再不济也可以省下些油费。
  筱磊知道她决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整整快三个月的时间都没有再见,直到圣诞节那天。
  记得刚在一起的时候,斐儿说两个人不管有多忙,一年中的每一个重要节日都要在一起度过,筱磊从来都没有忘记。
  眼看快到斐儿的下班时间,他把客人直接扔在了外环路上,代价是免去了将近三十公里的车费。
  当他停好车子守在斐儿那家外企公司电梯出口处时,老远就看到几个袅袅婷婷的高个美女朝自己指指点点。
  他都有些见怪不怪了,早在新人集会的时候,这些白领成天就是一副牛逼哄哄的神情,特看不起他们这些没有出租福利好、没有黑车挣得多的嘀嘀司机。
  “我们企划部的斐儿,找了这么一个憨男人,不知道做什么不入流的职业。”
  “多好的小姑娘,眼睛瞎掉了,以后可有得苦了……”
  这些话像刀子一样割在他的脸上、心上,火辣辣得疼。
  当斐儿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时候,眼圈都红了,好像刚刚哭过了一场。
  见到筱磊,她还是笑着迎了上来,轻轻挽着他的胳膊,温柔一如往昔。
  筱磊鼻子酸了一下,亲昵地揉揉她的脑瓜,半天才吐出来两个字:
  “去哪?”
  “去星河广场吧,那儿今晚应该有烟火晚会。”
  ……
  当十二点的钟声敲响的时候,漫天的烟花绚烂如晴朗夏夜的繁星,人群溢满了欢声笑语,许多年轻的情侣都幸福地拥吻在一起。
  斐儿布包里的电话已经响了不下几十遍,她一直没有伸手去接,眼角却不经意地渗出了晶莹的泪水。
  筱磊轻轻用大拇指抚去她脸上的泪痕:“接吧,如果不方便的话,我可以先到别处去走走。”
  斐儿却一把将他的大手握在掌心里:
  “是妈妈催我回家的电话……你别走!我想和你多待一会儿……”
  他把头仰起来,才忍住没有让眼泪淌下去。这一次,最美的情感已经和漫天的烟花一样绽放了,从此平安无事。
  如果她得不到祝福,始终活在两难的痛苦境地里,在一起也只是一种自私的占有。
  “如果有一天,我有了给你幸福和安全感的能力,如果那时候你未婚我未娶,我还是想要和你在一起。”
  他最后轻轻拍一拍她肩上洪七公的讨饭袋,转身落寞离去……
  车子以每小时一百六十公里的速度在国道上飞驰,筱磊把车窗都摇了下来,让带着硫磺气味的冷风都吹进车里,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挣钱、崛起!再不做那个低到尘埃里的自己!
  ……
  “嘀——嘀——”
  年关将近正是生意红火的时候,筱磊已经连续跑了九个小时的车,有些睁不开的眼睛被身后反复用力按喇叭催促的声音撑开,前头那辆等红灯的跑车,尾灯已经飘到了三十米开外的距离。
  冬夜里凌晨的酒吧街依然拥堵,他其实不太想来这里接客,毕竟嘀嘀不像黑车那样,每次都能多塞几个人,把利润最大化。
  “嘀——嘀——”
  他不耐烦地跟着摁喇叭,藏在豪华跑车居多的车流里,来这儿,不是拉客人就把妹子,车型严重两极分化,一眼就能看出来意。
  车子缓缓停到了“天上人间”门口,对面除了一个扶着护栏,站都站不太稳的时髦女孩,他没有看到其他像乘客的人。
  掏出手机按照约单号码回拨过去,果然,那个女孩伸出食指低头在手机屏幕上划了一下,指甲油是魅惑的紫罗兰色,黏着星星点点的碎钻,特别打眼、特别好看。
  “喂,你在哪儿?我怎么看不见你?”
  听筒里传来她婉转如夜莺一样好听的声音,筱磊不觉地皱了一下眉:你趴在护栏上,恐怕也就只能看见自己的脚尖而已。
  “我就在马路对面,你那儿不允许调头。”说到这儿,筱磊忍不住提醒了一句:“过马路小心一些。”
  女孩歪歪扭扭地走了过来,脚上足足有八厘米的细高跟,似乎随时都会崴到脚。
  当她拉开后车门的时候,一阵混合着酒精和香水的味道扑进车内。
  筱磊怕她会吐到车上,转头问她说:“要不要袋子?”
  女孩抬起头,口红都模糊不清了,假睫毛也摇摇欲坠。亚麻色的头发,大眼睛,皮肤雪白莹润,长得像洋娃娃一样可爱。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66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