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最牛小司机 > 第一章 最牛小司机诞生记

  姑娘模样有些微醺,脸蛋红扑扑的,眼角还挂着淡淡的泪痕,看样子是失恋了。
  林筱磊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唇红齿白、端庄可人,正是自己的菜。尤其那双大白腿上的过膝黑色网袜,让人抵抗力瞬间就下降为零。
  也就走神了这三秒钟的工夫,车子直接一头扎进了国道旁的麦田里!
  剧烈的翻滚让他差点把心肝肠胃从肚子里甩出来,当车子终于从漫天飞扬的尘土中停住的时候,他惊奇得发现,自己竟然还没死!
  当时也顾不上浑身都散了架似的那股难受劲儿了,推开车门就转起了圈圈。
  人死了倒一了百了,这刚买的蓝色小传祺可不能有个三长两短,那是自己软磨硬泡,老爸拿出攒了半辈子的棺材本买的。
  都怪自己有个看见美女就走不动路的臭毛病,当了半个月网约车司机就捅了这么大的娄子……
  好在车身只有一些刮擦掉漆的痕迹,却没有一处碎裂变形的地方。
  莫非咱们的国产货质量越来越过硬了?筱磊满心狐疑。
  他伸手轻抚着已经破了相的引擎盖,心疼得胸口跟猫挠似的。自个儿高中毕业的学历,老爸老妈又是地道的农民,以后娶媳妇儿养孩子全指着这辆车了。
  奇怪的是,手指触摸过的地方,新的车漆竟在缓缓生成,和原装的没有一丝差异!
  望着手掌下光晕一样不断蔓延的崭新漆面,他紧张地直咽口水,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死在车祸中,回光返照看到的幻境。
  伸手在大腿上拧了一把,疼得浑身一个激灵。意识到不是做梦之后,他又赶紧绕到了车尾。
  记得刚刚冲下来的时候,是车屁股轰隆一声先着的地,敢情那块儿一定伤得不轻!
  心急火燎一瘸一拐地赶过去,车尾的情形更是让人大跌眼镜:菊花完好无损不说,尾箱盖上还多了一个碳纤维材质的尾翼!原本有些寒酸的单边排气,竟然变成了双边四出、炮筒型排气,连材质都是那种特高级的钛合金!
  “您好,您已成功激活超神战车系统。”
  “谁?谁在说话?”
  筱磊紧张地环顾四周,纷纷扬扬的尘土里并没有半个人影。难不成是黑白无常索命来了?可台词也对不上号啊,“超神战车系统”又是什么鬼?
  他惊叫两声之后,诡异的语音提示再次响起:“首次激活,您的爱车将加载航天引擎,可以无视地形超音速巡航。”
  跟我俩扯犊子呢吧?给汽车装航天引擎那是富豪才玩得起的游戏;无视地形超音速巡航这就更离谱了,火箭还他娘的怕碰上陨石呢!
  哥浑身上下都快撞散架了,还这样调侃我,有没有一点同情心?
  筱磊没好气地应了一句:“您该干嘛干嘛去,别逗我了行不行?神经病……”
  话音刚落,那家伙又答非所问地絮叨了起来:“当航天引擎完成首次超音速巡航之后,超神战车系统将继续为您解锁下一个强大的功能。”
  到这会儿,他终于可以确定了,声音就是从车子内部发出来的。
  听着那个温柔甜美充满磁性的女声,看着眼前完全大变样了的蓝色小传祺,筱磊揉揉脑门,强迫自己接受这个牛比到让人匪夷所思的现实。
  国道上,救护车的声音由远而近。一定是那位失恋的美女报了警。
  自个儿腚沟子都流鲜血了还给别人医痔疮,真是个有雷锋精神的好姑娘,要不是情况特殊,真想要个联系方式啥的好好感谢她。
  自己这会儿灰头土脸的,裤子都刮得大窟窿小眼儿裤裆嗖嗖凉,模样一定狼狈极了,就别去吓着人家了。
  想到这儿,筱磊匆匆钻进了车里,点火起步直接从麦田边的土路上驶离了现场。
  救护车都来了,交警肯定也紧随其后。既然人和车都没事,就不给人家添麻烦了,自己也省些工夫。多拉一个客人就多一点收入;早一点攒够老婆本,就早一点让辛苦了半辈子的爸妈抱孙子不是……
  认识斐儿是在平台举办的新人司机交流会上,她是承办方的一名行政助理。
  记得那天,她穿着白衬衫、黑色一步裙,不怎么化妆就美得不着边际。
  和那些骨子里都透着一股倨傲的外企白领不同的是,她对嘀嘀司机们十分谦和、耐心,有事找她的时候,从不像别的同事一样爱理不理,都是有求必应。
  交流会的最后一天,看着散会后人去楼空的场景,林筱磊心里空落落的,以自己现在的职业身份和经济实力,怕是以后很难再和斐儿能有什么交集。
  她清澈如水的眼睛、一口让人心醉的吴侬软语,还有那稚气未脱的微笑,总是让人莫名的深深着迷。
  林筱磊想,要是能轻轻地抱她一下,应该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了。
  海边城市的天气就是这样,翻脸比翻书还快,刚刚还艳阳高照,顷刻之间就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看着同事一个个被陆续而来的豪车接走,斐儿伸手拨弄着眼前珠帘一般的雨滴,既不艳羡、也不急躁。
  反正,雨总是会停。
  “斐儿,坐上来我们捎你一程,刚好顺路的!”
  同事周洋坐在男朋友的新款路虎里,隔着车窗喊道。
  她只是淡淡地微笑着摇摇头,车子便加速飞驰而去,泥水溅在她的裙摆上,星星点点,有的像梅花、有的像钮扣。
  突然鼻子就酸了一下,斐儿举起挎在肩上的布包遮在头顶上,咬咬牙决定一头扎进雨幕里,这时,身边多了一个高大的人影,和一把充满江南气息的油纸伞。
  伞是林筱磊刚刚花五十块钱从门卫大爷那儿买来的,为的就是这次千载难逢的独处机会,大爷看出了他的小心思,愣说这伞是啥艺术品,准备讹他一张红皮皮。
  要不是怕斐儿被雨淋着,以他的精明二十块钱拿下那是没有一点问题。
  “斐儿姑娘,坐我的车回去吧。”林筱磊指了指停在路边的蓝色小传祺,“这些天一直在麻烦你,就给我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好吗?”
  斐儿被雨水沾湿的纤长睫毛一扇一扇地望着他,这个男孩有双迷一样的灰色眸子,似乎让人有种不忍拒绝的神奇魔力。
  她从布包里掏出手机约单,然后催促林筱磊接单:“坐你的车可以,但是要按程序,你们嘀嘀司机也不容易……”
  她时刻挂在嘴角的浅浅微笑,仿佛让筱磊感受到了来自全世界的善意。筱磊也才注意到,她肩上那个造型别致的大布袋子,像极了洪七公从不离身的讨饭袋,配上它玲珑有致的娇小身材,模样特别有趣。
  上车之后,坐在副驾的她不自觉地抱住了肩膀,看样子是受了风寒。筱磊只是偷偷瞟了一眼就读懂了她的心思:
  这样的下雨天,坐在临街的落地窗前,吃着地道的红油麻辣火锅,再配上一壶热气腾腾的姜汁可乐,无疑是人生一大美事。
  这还不简单?筱磊偷偷抿嘴一笑,装作不经意地说道:“斐儿姑娘,你帮了我那么多忙,要我收你的钱真是不好意思。不如我请你吃火锅吧,临安路上新开的,特别够味儿!”
  斐儿睁大眼睛侧身吃惊地望着他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并不知道他不单有一双灰色的眸子,更有一眼能看穿女孩心思的本事。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66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