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永恒剑主 > 第九百六十三章 永恒一抹 一
顺着草地,丘陵,林新一步步的朝着风车走去。
  
  天空一片阴沉,仿佛涂了墨,地面黑色的泥土上长满了无数青草。
  
  但这些青草给林新的感觉,就像是固定不动,从什么地方移植过来的一样。
  
  仿佛一根根的插进土里。
  
  他走得很辛苦,不时的看看自己的属性栏,属性没有丝毫变化。
  
  “既然我的实力属性都在,那么问题就出在这片空间上了。”
  
  林新忽然站定停下来,然后仔细看了看四周。
  
  “如果这里真的是纯粹的重力,能将我压制到这个层次,那这里的任何一样东西,事物,或许都.....”
  
  他缓缓蹲下身,伸手在脚下的泥土里,狠狠一挖。
  
  哧..
  
  黑色泥土被他五指抓了一把起来。
  
  这里的土质很软,很松。
  
  林新仔细看着手上那个的黑土,眯了眯眼。
  
  哧!
  
  黑光一闪,黑泥瞬间消失不见。
  
  就在吞掉黑泥的瞬间,林新猛地感觉自己全身狠狠一坠,仿佛整个人都被挂上了一块沉重铁坨。
  
  他迅速看了下自己属性栏。
  
  所有属性项,居然都开始剧烈的闪烁起来。显然是在疯狂的攀升上升。
  
  “这种闪烁频率.....果然我猜的没错,这里的物质,任何一块都有着极其恐怖的密度。”
  
  林新心头闪过一丝喜色。
  
  现在的他,就算在大宇宙疯狂吞噬,获得的能量,估计要吞噬几百年,才有可能增加一个属性的一道力。
  
  这样的效率还是建立在他能每时每刻不断吞噬的前提下。
  
  一个银河系横跨多少光年,他光是想彻底吞掉一个银河系,飞都要飞很久才能跨越大部分中间的空隙吞噬星体。
  
  这样一来,林新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赶路上,只有极小部分时间才能集中吞噬。
  
  “而这里,物质密度居然大到这个地步,远比在宇宙中吞噬来得方便轻松。
  
  果然不愧是底层深渊。”
  
  想到这里,林新站起身,整个人身体缓缓拔高起来。
  
  他的背后嘶啦一声,缓缓伸出十多对巨大洁白羽翼,缓缓扇动。
  
  一对对手臂缓缓从他后背伸出来,胸前也慢慢扩张开一个硕大黑洞。
  
  “就算得不到原初的隐秘,来到这个地方,光是吞噬也足够回本了。”
  
  林新伸手往前一抓。
  
  轰!!!
  
  胸前黑洞骤然发力,开始缓慢艰难的牵引起周围地面的黑泥。
  
  这些黑泥缓缓漂浮起来,速度极慢极慢。
  
  以林新现在的速度和力量,能够用力场将它们漂浮起来,就已经用尽全力了。
  
  无数的黑土黑灰草屑,开始飞入林新胸前黑洞。
  
  慢慢的,他索性闭上眼睛,仔细查看视野里的属性变化。
  
  所有提升的属性全部都被他自动分配到了四项属性上。
  
  林新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时间缓缓流逝。
  
  一天,两天。
  
  一月,两月。
  
  一年,两年.....
  
  十年....百年.....
  
  林新的吞噬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恐怖。
  
  他周围原来很慢的黑土悬浮速度,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他吞噬速度的狂增。
  
  越来越快,越来越急。
  
  就像是吸尘器一般,周围的黑土和青草都被硬生生的拉扯飞起,瞬间没入他胸口黑洞。
  
  而更让他诧异的事,这周围的黑土和青草,仿佛怎么吞噬也吞噬不完。
  
  他刚刚吞噬掉一部分周围的东西,很快外围的黑土和青草又自动涌到缺少的位置。
  
  “时间太久了,就算这里是时间和空间完全和大宇宙脱节的地方,我能够在这里呆的时间也是有限的。”
  
  林新低头看了眼自己手腕上的那条变换颜色的丝线。
  
  此时的丝线,已经只剩下小半截还残留在手腕上,其余的全部消失不见。
  
  “先过去看看吧。”
  
  林新扫了眼自己现在的属性。
  
  ‘杨慎——杀伤8.6d,防御8.3d,闪避7.1d,体质7.4d,自由属性2.1d.’
  
  “已经增加了这么多了.....”
  
  林新此时吞噬的速度,已经比前面省力了许多。
  
  虽然还是很慢,但八道力的力量,已经足够支持他在这里行动自如了。
  
  他终于抬起脚,缓缓朝着远处的风车走去。
  
  “和上次来到这里不同,上次我应该是短暂因为某种原因偶然到了这里。
  
  等这里的时空反应过来,我就马上被踢了。
  
  但现在,是我主动拿到进入这里的钥匙,主动进来,所以享受到的,都是这里正常进入者的待遇。”
  
  顺着山坡丘陵,林新很快接近了那个巨大风车。
  
  风车一下下转动着,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动。
  
  林新仰头望了眼风车叶片,左右观察了下,这才收起不断吞噬的本体黑洞。
  
  重新将自己恢复伪装成这一世的普通身躯。
  
  伸出手,轻轻推开门。
  
  吱嘎....
  
  风车的木门缓缓被打开。
  
  里面传来阵阵急促的唰唰声,似乎是画笔在纸面上摩擦发出的细响。
  
  风车内依旧到处是画框壁画和画纸。
  
  大叠大叠散落的画纸随意的丢在地上,有的上面还残留着脚印。
  
  一个头发乱糟糟,穿着灰色衣服,肤色惨白得没有半点血色的男人,正坐在一个大画架上,疯狂的涂涂写写。
  
  他画的是一个肖像,一个模糊不清,连五官都看不清楚的肖像画。
  
  用的全是黑白线条素描。
  
  林新站在门口,仔细看了看画师。
  
  对方根本不理会他,只是一个劲自己画自己的。也看不到正面,只能看到后背。
  
  林新索性开始欣赏周围墙壁上挂着的诸多其他画框。
  
  这些画框里的画作,每一个都极其真实,极其宏大。
  
  仿佛画框就是个窗口,只要轻轻伸手一推,就能走进画中的世界。
  
  他走到一副山水画前。
  
  里面青山绿水之间,还有许多细小的人儿背着竹篓在走动。
  
  林新伸手轻轻摸了摸,画布竟然如同玻璃一样,光滑冰冷。
  
  林新扭头看了眼画师,忽然想到,上次来,看到画师回过头的瞬间,之后就断掉了。
  
  这次应该能看到画师正面长什么样。
  
  他心头好奇升起,缓缓走向画师,从侧面准备绕过去,去看这个人的真面目。
  
  “我劝你不要这么做。”
  
  一个微弱但冷淡的女人声音,从他身后响起。
  
  林新转过身,看到之前出现过的那个半透明白裙女人,正站在门口死死的盯着他。
  
  女人的眼眶深陷,眼珠子往外凸出,涨得很大,像两颗死鱼眼。
  
  身上瘦得像根竹竿。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一样。
  
  “你是谁?”林新直接用精神力传递自己的意思,就如对方之前做的那样。
  
  “我是失败者中的一员,但我不甘心。所以在这里等待机会。”
  
  女人直白的回答。
  
  “什么机会?”
  
  “等待一个让我重新开始的机会。”
  
  林新看了眼她,又看了眼画师。
  
  “你知道他是谁?”
  
  他问这个女人。
  
  “他是画师,一个不知道什么存在的存在。”
  
  女人淡淡道。
  
  “你这话等于没说。”林新笑了。
  
  “我是在救你,如果你真的想要看画师的正面,那么,你会在一瞬间被传送离开这里。以后再也得不到进来的机会。
  
  这里是踏入原初的机缘所在,不管你通过什么方式进来,最终能够成功堪破的,都真正进入了那个境界。”女人解释道。
  
  “原初的机缘?”
  
  林新重复了一遍。
  
  “你居然不知道,什么都不清楚,就敢进来这里?”女人略微有些发怔。
  
  随即她又回过神来。
  
  “那我们来做个交易吧,只要你能帮我做一件事,我就告诉你,如何感悟原初。”
  
  “什么事?”
  
  林新也知道自己什么都没弄清楚,就进来了。但既然对方有这个交易打算,他也顺水推舟。
  
  “只要你能在这里找到一副画着人头蛇身的彩色画,将它拿出来交给我。我就告诉你,如何寻找这里的机缘。
  
  你现在连机缘是什么形式,怎么寻找都不....”
  
  忽然女人的声音一下停下来。
  
  林新还没听完,顿时疑惑的看向她。
  
  “怎么....”
  
  嘘....
  
  女人面色一变,赶紧伸出手指竖在唇边,阻止林新说话。
  
  两人一时间安静下来。只有画师疯狂涂抹的沙沙声。
  
  等了好一会儿。
  
  女人才轻轻松了口气。
  
  “你听见了吗...?那种哀怨,恐怖的哭声....”
  
  “没有。”
  
  林新摇头。
  
  “是了...你根本什么也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女人低头喃喃着,两眼又开始有些无神起来。
  
  “刚才说到哪?”
  
  林新赶紧问。
  
  “说到....额....帮我找画....我的画....我的画在哪?”
  
  女人神色渐渐茫然起来,她怔怔往前走了几步,一步跨入风车内。
  
  然后,消失了。
  
  就在林新眼皮底下消失了。
  
  一切又彻底恢复安静,只剩下画师不断作画的声音。
  
  “怎么感觉,和幽府有些类似....”
  
  林新心头陡然闪过一丝熟悉。
  
  对于他来说,幽府一直很神秘。
  
  不论是当初弱小时进入的厮杀,再到后来潜入冥河河底看到的那些东西残骸。
  
  幽府真正的底细,在他心中一变再变。
  
  他看了眼画师。想了下,便开始寻找那幅画。
  
  “人头蛇身....”
  
  风车里画很多。
  
  最让林新感觉麻烦和诡异的是,每当他的视线离开一幅画,等到他之后再度看向这幅画时,上边的内容就已经彻底不同了。(未完待续。)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