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永恒剑主 > 第九百五十九章 收集 一
    “凡人看到他的本身,就会被感染,变为他的奴仆,甚至分身。简单的说,任何一个原初存在,包括我的主人,都具备以下特征。”
  
      林新走出之前被破开的大门,飞身而起,穿出地下空间,落到帝都的繁华街道上。
  
      冬夜等人已经在外静静等候了。他们还叫了大量的搬运卡车和飞船,一个集装箱一个集装箱的不断从地下搬运宝物出来。
  
      显然他们找到了真正的宝库。
  
      “你继续说。”林新一边分神指挥冬夜小队。一边听雕塑说话。
  
      “第一个特征。他们能自如的操纵时间。
  
      操纵时间,对于他们是无需消耗的轻松能力。”
  
      林新微微沉默了下。
  
      这第一点他就无法想象。
  
      “第二,原初者们有着不灭的身躯和灵魂意志。
  
      这种不灭,是绝对的,是真正意义上的不灭。如果没有毁灭其存在本质的办法,那么无论杀死其多少次,都毫无作用。”
  
      “这是什么意思?”
  
      林新眯了眯眼,有些无法理解。
  
      雕塑顿了顿。
  
      “简单的说,就是,我主人的存在方式是,他的身体存在于无穷大的无数宇宙中,黑宇宙也好,大宇宙也好,有生命的地方,就有我的主人的身体延伸。
  
      所以当他所谓的本体被杀死时,实际上那不过是他真正身体的亿万分之一甚至还要小的毛发。
  
      当初主人陨灭,就是被另一位原初者,从存在的根源直接抹除。一个刹那间,主人存在于无数宇宙中的本体,在同一时刻彻底失去灵魂和意志。”
  
      林新心头隐隐有点毛骨悚然。
  
      他以为自己够强了,没想到这一位的主人比他强这么多,居然还被人抹杀了。
  
      这一盆冷水顿时将他浇得全身冰凉。
  
      他能够察觉雕塑说的是否正确或者真假。
  
      正因为如此,他才这般震惊,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雕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您之前其实也接触过那样的存在,只不过您没有察觉而已,当然,对于对方来说,您也不过是画卷上的一点灰尘,甚至连察觉都没有察觉您的存在。所以安全不用担心。”
  
      雕塑继续说了句不知道算是安慰还是不算安慰的话。
  
      “因为他们和您的存在位格完全不同,您如果不升格为那个层面,就连惹怒他们的资格也没有。”
  
      林新沉默了。
  
      他指示冬夜小队处理好其他东西,自己则是笔直升空,朝着太空方向飞去。
  
      “那么,还有什么特征么?”
  
      “没有了。其余的就算有,以我的位格,也根本无法看出来。”雕塑平静道。
  
      “不过您不用灰心,您的起点已经比刚才那个失败者高出许多了。未来未尝没有机会跨入那个境界。”
  
      林新没有说话,直接升空,破开云层,穿过星球磁场,直接进入太空。
  
      外面奥佳帝国的舰队已经将整个母星团团包围,但因为没有接到皇宫的正式指令,只能老老实实的停在周围太空一动不动。
  
      林新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千年碎片很多,绝对不止奥佳帝国存在,群星帝国也有那么多千年碎片,那么那些碎片聚合形成的千年钥匙,里面又蕴含着什么秘密?
  
      他不得而知。
  
      “宇宙太大了,要想彻底探索明白,短短几十年根本不可能。”
  
      林新心中感慨。
  
      他看了眼周围悬停的大量奥佳帝国舰队。
  
      这些舰队的军官士兵还在为是否对他进行攻击犹豫。
  
      能够以肉身横渡太空的,至少也是破灭使级别的强者,在没弄清楚敌我之前,没人愿意轻率启动战端。
  
      正犹豫时,唰的一下,林新的身影直接消失。
  
      这也让众舰队松了口气。
  
      对付破灭使级别的存在,最难缠,一个不小心被其近了身,就是一场大灾祸。
  
      林新飞速在太空中飞掠着。
  
      他的速度全开,脚下轻轻一踩,便迅速抵达了奥佳帝国附近最近的前往群星帝国的虫洞,然后一头扎了进去。
  
      以肉身进入虫洞,或许他会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个。
  
      噗!!
  
      黑乎乎的虫洞,入口处是一个细小的黑洞,只够一艘艘的星空母舰穿梭,但对于林新而言足够大了。
  
      一进入洞口,里面恐怖的撕扯力和密集到恐怖的辐射射线,直接将林新身上加热到了数百万度的恐怖高温。
  
      但这对于他而言毫无意义。
  
      四道力的身体素质,让这些高温连烤弯他的汗毛都做不到。
  
      林新轻轻直立在虫洞里飞行着。
  
      周围一片蓝黑色,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巨大的扭曲蓝色管道,管道壁到处是流动的粘稠液体。
  
      有科学家猜测那些液体是其他平行宇宙的生命液,就像人类有着血脉,宇宙也有着特殊的脉动和血管。
  
      这些血管在连接宇宙两点空间的穿透性管道——虫洞中,会得以展示。
  
      “听说如果打破这个管壁,就能进入其他平行大宇宙。”
  
      林新微微放缓速度,靠近虫洞内壁,朝外望去。
  
      管壁隐隐传出阵阵嗡嗡声,仿佛有什么巨大的机器在不断震动作响。
  
      他没有伸手去摸。
  
      通读学习过现在这个世界的科技学科内容的他,知道这个虫洞的内壁,有着极其强大的旋转力。
  
      看似平静静止,实际上只要一碰,就能瞬间将任何东西都吸入其后面的时空。
  
      迄今为止,科学家们投入进去的大量物体探测器,试图探测虫洞内壁外是什么宇宙。
  
      但无一例外都失效了。
  
      管壁外就像是有进无出的绝地死地,将任何东西都彻底粉碎吞噬殆尽。
  
      虫洞进入的时间很短,只有约莫五十次心跳。
  
      尽头处是一个旋转着烦着白光的圆洞。
  
      林新一头从圆洞中冲出来。
  
      外面是大片银色的星河太空。
  
      他抬起手看了下表,时间还是下午两点二十一分五十六秒,和进去时一样。
  
      “在虫洞内不管过去多久,都会时间停止,看来果然没说错。”
  
      “接下来,该轮到群星帝国了,居然敢真的派人围攻我,嘿嘿”
  
      林新往前一步踏出,瞬间消失在星空中。
  
      群星帝国的星图,他早在前往京都前,就从一艘来往的商船电脑内弄到手了。
  
      接下来他要做的,无非就是收集碎片,以及,毁灭。
  
      *******************
  
      群星帝国·三主星之一,奥斯蓝星。
  
      蔚蓝色的奥斯蓝星周围环绕着一圈淡黄色星环带,那是由整个群星帝国全力制造的星空防御带。
  
      可以联合周围三颗星球,一同形成巨型地磁嘉顿力场。
  
      整个力场覆盖范围十数光年,堪称人类有史以来制造的最强最大防御体系。
  
      任何有害生物物质,包括迷途的小行星流星,都会在这个庞大的力场下瞬间被粉碎。
  
      这就是群星帝国最伟大的绝对防御,在三百多年前完工,被当时群星大帝命名为蓝心防线。
  
      而此时,奥斯蓝星星环上,缓缓转动着的一颗大陨石内部,正镶嵌着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透明豪华舱体,如同一颗颗水晶钻石。
  
      其中一个舱体内。
  
      提克一手夹着烟头,目光深邃的透过高强度太空玻璃,望着外面不断掠过的淡黄星环带。
  
      “你知道吗?奥斯蓝星环带每秒可以吸纳和释放相当于五十二颗皮比亚七号卫星质量的巨大尘埃,宇宙尘埃。”
  
      提克转过身,对着身后一个坐在金属通道扶手上的白色紧身衣男子道。
  
      “你总是能弄出这些稀奇古怪的数据对比,有意义吗?提克。”白色紧身衣男子有着一头漂亮到精致的白色长发。像雪一样白。
  
      “只是兴趣,无聊罢了。”提克笑了笑,“你呢?每天沉迷于古代神话里的那些莫须有的诗歌和赞美诗,不是更没有意义?”
  
      “生命总是在思考和荒度中摇摆,不是智者就是蠢货,我只是不想让自己变成蠢货。”
  
      白发男子笑了笑,露出一个精致完美的笑容。
  
      他直起身,手里抛耍着一枚暗金色帝国金币。
  
      “针对奥佳帝国的计划,已经实施了一半,大部分地方,我们的军队和所谓的义军,都已经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我听说你和暗调的那家伙合作了?”
  
      “身为议长,我只需要结果,过程并不重要。更何况,是他们主动找上我的。”
  
      提克微笑了下。
  
      他抖了抖身上的议长长袍,衣袍上有着防御力场环,在阴暗的光线下,就像是神的光环一般,一圈圈的泛着蓝紫色微光。
  
      “那么现在,你忽然跑到我的地盘来,是有什么新的安排计划么?”白发男子问到主题。
  
      “安捷,我打算”议长提克正要说出自己前来的目的,忽然他话语一顿,微微安静下来,耳朵在颤动,显然是在倾听什么讯息通讯。
  
      随着讯息的传递,慢慢的,提克的面色有些变了。
  
      从最开始的轻松愉快,到后面的眯眼,惊讶,和面色沉重。
  
      白发男子安捷这是第一次从这个相交了数千年的老朋友脸上,看到这么多的丰富表情。
  
      “怎么了?是奥佳帝国那边出了什么事?计划失败了?”他饶有兴趣道。
  
      提克缓缓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再度睁眼时,目光里隐隐透着丝丝沉重和压迫感。
  
      “计划没有失败,只是被人捷足先登了。”他平静回答。
  
      尽管他努力压制自己汹涌的怒意,但安捷依旧能从他的语气里感到丝丝扭曲的压力。
  
      “你生气了。”
  
      “我没有。”提克否认。
  
      “不,你确实生气了。”安捷握住手里的暗金色金币。“说说看,奥佳帝国发生了什么,让你如此失态。”
  
      提克沉默不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