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永恒剑主 > 第五十五章 分别行动 上

  孔雀城郊外。
  一处灰白石桥边上。
  石桥呈圆拱形,远看像是脏兮兮的方形十块堆砌而成。下方水面如同镜子一般,只是漂浮着很多细小的黄色叶片。
  石桥两侧都是茂密的郊外森林,只有淡黄色的车道蜿蜒穿过桥身。
  车道上此时正站立着三个人影,赫然是背负四剑的林新,手里提着牵着一只小蜜蜂的舒络衣,以及一脸苍白,还没彻底恢复好的余畅。
  “就是这里。”舒络衣冷声道,她用一条透明鱼线将六翼蜜蜂身子捆了起来,让其带着三人一路飞行,最后飞到了这么一个地方。
  “走!就在桥对面!”他大踏步朝桥上走去。
  “等等。”林新拦住他。“先看看情况,我感觉这桥有点不对劲。”林新注意到桥面上居然满是厚厚的灰尘,居然像是很久没有人路过一般。
  这里这么靠近孔雀城,这座桥又这么显眼,怎么可能很久没人用,更何况这里风大雨多,这些灰尘...明显不正常!
  “怎么?”舒络衣皱眉问。
  “怨气符有反应。”林新手中捏着的一张符纸,此时正缓慢燃烧起来。
  “对方实力不明,我们三人最好走在一起,别分开。”他低声提醒。
  “不用你说。我自然知道。”舒络衣不耐烦道。
  “连四方聚阴阵都闯过来了,还怕这点小阵仗?”她往前一步拔出绿玉匕,匕首上正如同泛光一般缓缓散发出柔和绿光。
  “先前在制衣店你们就跑得太快了。这次我只是提醒。”林新同样皱眉起来,“虽然我也想要那东西,但你这样未免有点太急功近利,太过急躁了恐怕会有危险。”
  “我自有分寸,你话太多了。”舒络衣有些不满了。
  “我觉得,我们可以从其他地方过河,不用走这座桥。”林新总感觉这座桥有些不祥。而且他眼睛视野又开始慢慢泛起白点来,这种感觉前两次就出现了不好的情况。
  “如果你怕。”舒络衣面色一寒,一字一顿道。“你可以不去!”
  “你这话有些过了吧?”林新面色一冷。
  “过了?先前在制衣店,我和余畅都还在里面,就你一个人安全在外面,一点伤也没有,你很难让我相信你不是第一时间跑出来避祸。”
  舒络衣原来先前就对林新有些不满了。
  林新心头也有些不快,但交浅言深,他也不好再劝。他明显感觉舒络衣越发急躁起来,似乎是在争分夺秒一样。
  “反正我是不会上这座桥,你自便。”他语气也生硬起来。退后一步,手握剑柄。
  舒络衣冷哼一声。和余畅一起上了石桥,果然没有任何问题。
  她回过头来朝林新冷冷一眼。
  “这不是没事吗?有高级怨气符和绿玉匕在,就算是怨灵又能奈我何?”
  林新眉头一蹙,心头有些疑惑。
  他有心解释自己刚才的异常,但对此时的舒络衣也有些不满,心头有气之下,对方估计也不一定能听得进他的话。
  “你到底去不去?”此时舒络衣在前面大声道。看到林新依旧站姿桥边没动静,她索性转身朝前继续走去,余畅有些无奈,夹在两边里外不是人。但也最后还是选择了跟上舒络衣。
  林新此时眼皮再度泛起大量白点。
  他赶紧拿出一叠怨气符和避毒符,内气注入之下,大量符纸开始迅速燃烧起来。
  顿时眼皮上的白点也一下消散下来。
  “这东西还真是防不胜防。”他睁开眼,却看到刚刚还应该过桥的舒络衣两人,此时居然连一丝背影也看不到。
  桥对面直接空无一人,远处的车道完全可以看出数百米,但都没有两人的踪迹。
  心头一凛之下,林新右手朝腰间伸去,轻轻握在剑柄之上。
  他隐隐感觉到身体四周到处都传来一阵针刺般的威胁感。
  嗖!
  陡然间身后传来一阵尖锐的呼啸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急速的朝他接近。
  林新回头一看,只见林间车道上,半空飞来一道白色影子,速度奇快,迎面直扑自己。
  那白影看不清形体,只能模模糊糊看到是个人形,面部也是一片模糊。
  “哼!”林新猛地拔剑,长剑朝前一挥。
  内气顿时按照无炎剑法循环路线飞快展开。
  呼的一下,剑身周围顿时无形飞出数股热流,冲向白影。
  但白影速度猛地一冲,居然瞬间暴增。比起之前的速度岂止快了一倍,犹如鬼魅一般瞬息便到了林新身前,避开热流,一双白袖砸向林新面部。
  铛!
  林新只来得及提起剑身挡在面前,三层内力产生的爆发力速度,居然也有些来不及。
  就听到一声金属交击脆响。
  白影弹飞,居然再度回旋一下,朝着他重新扑来。
  无炎剑法的热流根本追不上对方,只能射出十多米自然消散。
  林新整个人站在石桥边,只能左格右挡,死死防守。
  远远望去,石桥边,一道白影犹如没重量一般,不断环绕着他飞速转动冲击。每一次冲击都发出清脆的金属交击声。
  铛铛铛铛....!
  连续不断的撞击不断在林中回荡。
  终于,白影似乎发现攻不破林新的防守。它速度虽然快,但林新只是抬剑阻挡一小块面积还是跟得上的。
  白影不再冲击,而是开始环绕林新飞舞起来。
  他居然如同风筝一般,凭空在半空中飞起来,围绕林新不断画着圈。
  很快后方林中又飞出一道道红影,速度虽然不及白影,但也比林新快出许多。
  这足足十多道影子也开始高速围绕林新飞舞转动。
  嗖!
  一道影子猛然掠过树杈,带起的阵阵呼啸直接吹落数片黄叶。
  林新双目微眯,不断被十多道影子逼迫得往前移动。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被逼得走到了石桥正中。
  大量的影子飞舞环绕的速度也逐渐加快。嗖嗖的破空声越来越响。
  林新单手持剑,另一只手缓缓握住身后炎阳符剑剑柄。
  他在等待。
  等待机会,一个最好的发挥他符剑全部威力的机会.....
  站在石桥之上,他耳边全是一道道呼啸的尖锐破空声。根本看不清影子轨迹。
  十多道影子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急。
  不知道过了多久,瞬息间,所有影子凭空在半空一顿。刚好形成一个大圆环,将林新包围在中间。全部十多道影子都一下停顿在空中,好似完全没重量一般。
  “相思人不在~~~该来的~~不来~~~”一个女子唱京戏一般的腔调缓缓在林中响起。
  只是声音却没有丝毫的稳定,如同录像带出了问题一般,音波在剧烈的抖动扭曲着,一会儿高一会儿低。
  嗖!!
  就在这时,所有影子全部朝着中心的林新扑去。
  同一时间,林新握在炎阳符剑上的手,也轰然出鞘。
  轰!!!
  金黄色的火焰轰然炸开,在石桥下的水面中倒影出一个硕大金色圆轮。
  空气一下扭曲透明,朝着四面八方膨胀扩散开来。
  以林新为中心,周围十多道影子被这一圈火轮狠狠炸中,同时哀嚎一声,居然全部燃烧起来,然后在半空中飘飞了一段后,轻轻落在林中和水面上。
  林新面色不变,抬起符剑看了看,炎阳符剑身上的裂纹越来越深了。
  嘶....缓缓符剑回鞘。
  他这才朝着四周看去,只见被炸飞的十多道影子,居然根本就不是人,而只是十多套各种颜色的衣服!
  这些衣服很快便被赤红火焰烧成灰烬。
  林新面色微变,走近才发现,先前最先出现的那道白影,根本就不在这里面。周围燃烧的衣服全部都是其他颜色,唯独没有白色。
  “跑了么?果然还是威力强才是王道。”他想了想,人面果的机会太难得,他不想放弃。原本打算看看敌人实力,如果太强就放弃,现在看来,还算能应付得了。
  但是,刚才他出其不意,以炎阳符剑加自身无炎剑法绝招三阳剑一起配合,发出威力如此之大的一记剑招,居然还是没能留下那道白影。
  “这一招威力差不多有当初周靖的那招龙须针的威力了,或许更强。已经是先天级数招式,居然还是留不下那东西....”
  他左右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任何动静,这才穿过石桥,朝舒络衣两人方向追去。
  前行间,他终于将一直留着没用的两点属性,全部加在了防御上。
  杀伤力他是足够了,速度也勉强能格挡。只是打的时候心头发虚,因为他根本没有什么强的防御能力。身子骨也就和一般人差不多,只稍微强点。只要被打中一次,就可能会丧失战斗力。
  所以眼下要应付面前局面,先加防御才是根本。否则只要一下,他这具普通人体质的身子骨,就可能直接受到重创。
  属性点刚刚加上去,他顿时感觉身体似乎鼓胀了许多。
  同时体内不知道什么地方不断涌出一丝丝清凉气流,分散到全身各处,源源不断的滋养着身体的每一寸肌肉。
  而这些清凉气流最多最密集的地方,就是双眼。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