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永恒剑主 > 第五十三章 制衣店 上

  “装神弄鬼!”舒络衣不屑道。
  “这可不是装神弄鬼啊。”老乞丐赶紧摆手,“老头子我可是给你们说的实话,砍在这些大铜钱的份上,我劝你们还是不要进去为好。”
  “还有其他什么消息?”余畅赶紧又问。
  老乞丐嘿嘿一笑,更加压低声音。
  “你们啊....要小心。”他指了指头顶,不再多说,赶紧转身离开。
  三人没弄懂他说的什么意思,指着头顶或许是上面的意思,也可能是官府,还是其他什么大势力?
  “还进不进去?”余畅看向舒络衣。
  “进!”后者肯定的点头。
  林新一言不发,跟在他们身后,一起转身朝着黄记制衣店走去。
  跨过黄记制衣店的大门,林新隐隐感觉到一股阴冷气息迎面扑来。
  店子里密密麻麻的挂满了各色衣服,墙上,地上,上面天花板,只要是有空隙的地方,入目之处,都是衣服。
  黄色裙子,白色马甲,灰白长袍,配着帽子和披肩,用挂钩丝线挂着,各式各样的衣服都能在这里找到。
  “先把这些衣服掀开。”舒络衣拔出剑一剑朝着最近的一套衣服削去。
  噗的一下,一大股白灰猛地蓬起。
  三人赶紧后退出店铺,看着里面大片大片的灰尘四处弥漫。
  咳咳咳...
  舒络衣没躲得开,呛了好几口灰尘,恶心得有些反胃,大声咳嗽着。
  “没事吧?”余畅捂住口鼻道,“要不我们一把火把这里烧了?!”
  “烧了我们怎么着线索?”舒络衣白了他一眼。
  林新却是没注意两人的说话,而是仔细的打量着这个有些阴暗的衣服铺子。
  里面寂静一片,什么声音也没有,墙角甚至连蜘蛛蜘蛛网也看不到。鼻子里能够闻到一股淡淡的像是麝香的气味,但又夹杂着一股浓浓的灰尘味。
  他取出一张怨气符激活,没有燃烧,显然这里没有怨气。
  “走吧,这次我们小心点。”舒络衣等到灰尘散开了才道。
  三人再次进入店铺。
  顺着衣服之间留出的一条小空档,三人余畅自告奋勇走在最前面,舒络衣中间,最后是林新。
  此时天色越来越暗,已经接近晚上了,衣服店里更加阴暗起来,可视距离不超过两米。
  林新左右看去,两侧都是一套套密密麻麻的衣服整齐的挂着,看上去就像是已经做出来很久一样,上边满是厚厚的灰尘。
  前面几乎没什么光亮,只有身后大门处隐隐透射进来一丝丝光线。
  嚓。
  余畅手里亮起一根蜡烛。昏黄的烛光被他放进一个白色灯笼里,然后用手提着。
  “墙角找到一个灯笼,正好拿来用。”他回头笑了笑。
  “这地方怎么这么黑?”舒络衣抱怨道。手里捏着一张高级怨气符,随时准备激活。
  “小心点。”林新轻声道。“在这里,我们最好不要分开,我感觉有些不好。”
  “这个肯定。”舒络衣点头。
  衣服店不是很大,前面很快便出现了一丝淡蓝色的亮光,那是侧门透射进来的光,落在地上,在一块蓝色绸缎上反射起来有些醒目。
  三人走出侧门,外面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只有一点蓝光从天边洒下,快要彻底入夜了。
  呼....
  林新走在最后,忽然感觉身后一阵风掠过,他回过头看了眼。
  只见来时走过的过道尽头,隐隐约约黑暗中站着一个白衣服女子,如同唱京剧的戏子一般,两手朝右悬起,拖着白白的长袖子。
  “谁!”
  林新厉喝一声。
  就看到那女子身形不动,但整个人却自动的朝着右侧衣服堆里平移进去。
  舒络衣余畅两人赶紧回头,顺着林新视线方向望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果然出现了!”舒络衣虽然没看到什么,但却迅速一弹高级怨气符。
  符纸果然一下自燃起来。
  “追!记住,我们绝对不要分开!”
  林新拔出剑点点头,返身追上去。
  几个跨步落到刚才那女子所在的位置,左侧密密麻麻的衣服堆中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条阴暗黑乎乎的走道。
  “刚才明明没有!”林新明明记得刚才这里是没有过道的,都被厚重的衣服堵满了。
  “进去看看。”舒络衣朝他点点头。
  林新提着剑让余畅把灯笼给自己拿着,率先走进走道。
  走道内两侧都是白色居多的衣服挂着。一些地方散落着很多唱戏穿的鞋子簪花之类东西。
  啪。
  忽然三人身后又传来一声轻响,似乎是有人踩到了什么东西发出声音。
  “谁?”舒络衣面色一变,忽然提起手里的纸包,里面的六翼蜜蜂正疯狂的撞击着纸包,发出啪啪的声响。
  “有线索了!”她眼中露出大喜之色,拔出剑也不等两人直接就追了出去。
  “等等我。”余畅忙不迭跟上去。
  林新提着灯笼有些不便,想要跟上去,刚刚转身,却感觉灯笼忽然被什么东西挡了一下。
  他回头一看,面前明明什么也没有。灯笼周围空空荡荡,没有任何东西可能挡住它。
  但就是这么一耽搁,他再度回头,就已经看不到两人的影子了。
  “怎么回事!?”
  他越发警惕起来,迅速插回长剑,右手轻轻握住背后炎阳符剑的剑柄。
  嘶....
  剑身缓缓被抽出来,上边的黑布被他一圈圈的取下。
  符剑表面已经有了细微的裂纹,不过还能全状态用几次。
  林新紧握炎阳符剑,仔细听着周围声响,但刚刚才离开没几步的两人,此时居然连脚步声都听不到。
  将灯笼放在地上,林新从皮囊中抽出一小叠怨气符,轻轻一弹。
  怨气符顿时开始缓缓燃烧起来。
  这一叠怨气符足有十多张,一张张的燃烧足以支持很久了。
  小心的将符纸夹在手指之间,林新再度将白色灯笼提起来。
  他开始慢慢往回退后,一边警惕的环顾四周。
  两侧挂满的白衣服距离很近,轻飘飘的衣服就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有人冲进来一样,毫无任何阻拦能力。
  但麻烦的事出现了。
  无论他怎么退后,身后的衣服过道好像变得非常长,怎么也退不完。
  林新再度放下灯笼,又取出一张避毒符,刚注入内气,就看到避毒符一下子瞬间燃烧化为黑灰。
  “哼。”
  林新闷哼一声,感觉胸腔仿佛一下被什么东西狠狠锤了一下似的。
  双眼迅速开始花起来,密密麻麻的白色小点出现在视野范围内。
  他赶紧又拿出一叠避毒符,每一张都是刚注入内气就瞬间燃烧化为白灰。
  十多张烧完了,还剩下两张在手里,林新眼前的白点才缓缓消散。
  他这才骇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店铺右侧的侧门门口。
  “又是那种毒!?”他心头一惊,但也迅速安定下来。炎阳符剑在手,缓缓注入一丝内气。
  顿时周围一股暖流环绕开来,炎阳符剑上的大量小炎阳阵有着辟邪作用,和无炎剑法单纯的高温热流不同。这种地方大量的辟邪之气正好能够派上用场。
  “舒师妹!余畅!”
  林新索性大喊起来。
  声音在制衣店内缓缓回荡,却没有丝毫回应。
  “舒师妹!”林新站在侧门门口警惕的观察四周。
  完全没动静。
  他双眼越发眯起,退后数步,出了制衣店。从衣服里取出一只口哨一样东西,放进口中一吹。
  不多时,十多个身材健壮的孔雀门内卫从黄记制衣店的侧面巷子口赶了进来。
  带头的王猛浑身油亮肌肉露出一半,衣服斜跨下来,耳朵上挂了一个大金环,看起来剽悍至极。
  林新随手将灯笼丢到一边,看着面前的黄记制衣店。
  “给我把这店子周围都围上!”
  他冷声道。
  “注意别进去。”
  “是!”十五个横练大汉轰然应声,训练有素的分散由两侧将黄记制衣店直接包围住。
  林新反手插回炎阳符剑,冷冷站在侧门前等着。
  这制衣店就这么大一点,他就不行舒络衣和余畅还能被拐到什么其他地方去。
  “娘希皮的,这破店子听说是出了名的邪门,公子怎么会想到跑这儿来?”
  “老子红油米皮都没吃完,你啰嗦个铲铲!”
  “就你们两个话多,公子叫我们干什么就干什么,就是一把火烧了这破店子又能如何?”
  “惹毛了老子,等明儿叫上百八十个弟兄,过来一人一泡尿往这儿店子一冲!嘿嘿嘿....”
  一伙壮汉明显还在吃饭喝酒的时候被林新用哨子叫过来,心头都有些火气。围是围上了,但嘴里还有些不干不净的嚷嚷。
  林新冷着脸站在侧门口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灯笼被放在边上台阶上,昏黄的火光一晃一晃的。
  林新双眼紧紧盯着制衣店,周围都围上了人,只要有人从里面出来就能马上有人禀告。他这次倒要仔细看看,这店子里到底是个什么鬼把戏。
  等了约莫半个多小时,一群壮汉都有些不耐烦了。
  林新朝着店内望去,刚才还有一点点光亮的店铺里,此时便是一点光也没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