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永恒剑主 > 第五十一章 疫病 上
    “说起胖娃,他原名姓雷,母亲生下他就离开家失踪了,父亲早年路过马道时被外来的马车活活撞死,除开一个奶奶之外再无亲人。”
  
      买衣服的大叔叹着气道,“她们两婆孙在巷子里卖油炸饼也已经有两三年了。最近我就现那老太太似乎身体不怎么好了,越来越瘦...没想到...唉...”
  
      “王叔叔....”胖娃被他搂着,哭得稀里哗啦。
  
      王大叔赶紧从边上随手买了一串小糖人递给他,但还是止不住孩子的哭声。
  
      “这里是一点心意,好好照顾他吧...”林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了一会儿后,只是摸出一些碎银子,约莫有十几两的样子,硬塞给他。
  
      “使不得使不得,我要是收了你钱我算是什么人了我!”王大叔很是激动,但力气却不如林新大,被他生生塞进手中。
  
      “以后留给胖娃吧,这小家伙以后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相逢即是有缘。”林新大踏步离去,头也不回。
  
      他没有做任何停留,而是直接去了孔昱辉所在的孔雀门总部。对于这个病疫他打算仔细询问下情况,那种六翼蜜蜂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
  
      黄顶红砖的六层阁楼边上,是大片大片的暗绿树林,一阵阵练拳的呼喝声从林中传出。
  
      阁楼第五层,窗户开着,里面摆着一桌酒席,三叠小菜一壶小酒。
  
      孔昱辉和林新相对而坐,身边有着两名娇怯侍女服侍。微风吹拂,隐隐带着一丝凉意。
  
      “林贤弟去而复返,看样子心事重重的,想必是有什么事找我询问?”孔昱辉一向精明,自然看出来林新前来是有事找他,在这孔雀城里,不说事无巨细,但是只要他想知道的,就没有不能知道的。
  
      林新拿起面前筷子夹了一片卤兔肉送进口中。
  
      “我过来是想仔细请教一下孔兄,这城里的疫病到底是个怎么回事?”他眉头微锁,压低声音。
  
      “贤弟怎么关心起这个来了?这疫情已经有盛济堂的坐堂医师接手了,不会有问题,想必很快就会平复。”孔昱辉不以为然,“说实话,这疫情每到秋末就会一次,在这孔雀城里也算是司空见惯。”
  
      “我今天亲眼看到有人死在我面前,就是中了这种疫病。”林新低声道,他侧过看了看左右侍女。
  
      孔昱辉顿时知他意,挥了挥手。
  
      “你们先下去。”
  
      “是。”
  
      两个侍女乖巧退下,离开时关上门。
  
      林新等到侍女的脚步声逐渐远去下楼,顿了顿,侧过脸看向外面阳光明媚的秋阳。
  
      “孔兄,你听说过有一种蜜蜂,有六只翅膀,而且还只有两条腿的吗?”
  
      他放下筷子,看向对面的孔昱辉。
  
      孔昱辉面色沉着,似乎一点也不动容。
  
      他夹了一筷子凉拌黄瓜,送进口中嚼了嚼吞下。
  
      “六翼蜜蜂啊.....贤弟,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种古怪的蜜蜂?你是在说笑了。”
  
      “说笑不至于。”林新淡淡道,“今日我亲眼看到六翼蜜蜂从一个老人的尸体耳孔中爬出来,居然还盯着我看,被我一剑削成两节。”
  
      孔昱辉面色不变,好似根本没听到他说的话一般。
  
      两人也都不再开口,一时间气氛略显得沉闷。
  
      沉默了约莫半分多钟。孔昱辉放下筷子。
  
      “这事为兄劝你还是别管了,这不是你我能管得了的。”
  
      “什么意思?”林新眉头微皱。
  
      孔昱辉沉吟了下。
  
      “实话给你说吧,你能看到六翼蜜蜂,是因为怨气符,而没有怨气符的人,是怎么也不可能看到这种东西。这六翼蜜蜂在我孔雀城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其实很多贵人高层都知道。只是我们一直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
  
      “你的意思是,这东西是有人控制的?”林新听出了言外之意。
  
      “话至于此,贤弟最好不要多管闲事,不然这事你我也不好担待。”孔昱辉略含深意的道。
  
      林新顿时沉默下来,细细咀嚼他的话。
  
      “好了不说这些了,这事你听我劝,别管他,过不了多久就会自然消散。”孔昱辉笑了起来,“这里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本来还打算专程派人过去通知你的,没想到你倒是主动自己过来了。”
  
      “什么好消息?”
  
      “你托我送的信已经送过去了,至于要找的人,也找到了,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孔昱辉笑道。
  
      “哦,这么快?”
  
      林新听到这话也微微挑眉,六翼蜜蜂的事他也不打算深究,既然孔昱辉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自然是指的这里面有着他也惹不起的深水内幕,他终究不是什么坚持绝对正义的热血青年,这种事也就是做个力所能及,要是危及到自己的利益也不会迂腐坚持。
  
      “已经找到人了,只是没现身接触。我们一起去吧。”
  
      孔昱辉邀请道。
  
      林新心头暂时放下胖娃的事,欣然起身。
  
      **********************
  
      林新和孔昱辉一起来到的地方,是个灯红酒绿的喝花酒阁楼。
  
      阁楼前姐们们一副半遮半露的打扮,不断娇声莺语的拉着客人,一辆辆装饰华丽的马车停在阁楼前的空地上,专门有小厮负责看管。
  
      两人没有惊动其余人,而是只带了十多个孔雀门的内卫暗自前来。
  
      “来报的人说就在这里面。”孔昱辉笑道。
  
      “进去看看。”林新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朝着阁楼走去,阁楼上挂着大大的牌匾:翠云楼。
  
      “这两位爷是打算乐呵乐呵还是喝点小酒听曲儿?”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迎了上来娇笑道。
  
      “不知道两位爷有没有熟人...啊!”
  
      话没说完,便被孔昱辉身后一人上前一把推开。
  
      孔昱辉看也不看她,和林新直接走进去,一路上所有挡在他前面的人都被身后手下蛮横推开。顿时一阵惊呼怒骂声从左右传来。
  
      “两位爷....!”几个当家的女子赶紧迎了出来,似乎准备说点好话,但一看孔昱辉等人进来后不上楼,而是直奔一楼后侧的厢房走廊,顿时都是脸色一变。
  
      没等两人开口,就看到走廊门口守着的两个守卫已经冷着脸迎上来。
  
      “这里是余副将封场!没有将军手令,谁都不准进!”守门的居然是两个全副盔甲的大头兵。
  
      “封场?”孔昱辉被人拦住,冷笑一声,“我孔昱辉想去的地方,在这孔雀城还没人敢对我说封场两个字!”
  
      他身后两个内卫二话不说,上前一步几下便将两个卫兵反扭胳膊,打成虾米丢到一边。
  
      “什么人!”顿时如同惹了马蜂窝,走廊里面一下冲出来十多个身穿甲胄的朴刀兵,一阵阵拔刀声不断传来。
  
      孔昱辉看也不看,直接朝着走廊走去。
  
      林新紧随其后。
  
      两人身后的内卫一拥而上,挡住涌出的刀兵。这十多名内卫实力强横,一个个居然都练就了一身横练功夫,朴刀砍在其中几人身上居然出沉闷的木头声。连伤都伤不得。
  
      两人走进走廊,整个走廊中只有尽头处倒数第二个房间敞开着。
  
      “什么人!敢对我余府动手!不要命了是吧!?”房间里忽然冲出两人,居然正是余畅和舒络衣二人。
  
      两人中余畅一身黄色短衣,腰佩蓝色长剑。舒络衣换了身白色连衣裙,裙摆到膝盖处。看到走廊外的动静,两人都是脸带寒霜。
  
      “孔雀城里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敢对我这么说话....”孔昱辉一声冷笑,手已经握上了腰间剑柄,他自从突破先天后,在孔雀门中已经算是一言九鼎的大人物,能够调动的势力也大大增强。正是意气风之时,此时在好友面前更是不愿被扫了脸面。
  
      “孔昱辉...!”余畅一看到进来的第一人,心头顿时一凉,在孔雀城除开一般普通人,稍微有些地位的谁不认识孔昱辉孔大少,这货从来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这次回来更是突破先天,被誉为孔雀门中最有可能接手门主之位的少门主!
  
      不要说他爹余副将,就是孔雀城主亲自来了也得好好招呼着。
  
      “原来是孔少门主....”只是一想到身边还站着舒络衣,余畅的底气有稍微足了起来,舒络衣家里可是真正的练气士,也是不惧孔昱辉背景。要是此时在舒络衣面前失了面子,那以后再想和她搞好关系追求她,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想到这里他正要硬着头皮继续顶上,忽然孔昱辉身后走出来一个熟悉的面孔。
  
      “余兄,舒师妹,才刚刚分别几天,想不到就又在这里见面了。”林新脸上泛起笑容走了出来。
  
      “林兄?”
  
      刚准备火的舒络衣也是微微一愣,暂时放下了准备动手的念头。
  
      “怎么?你们认识?”孔昱辉也是一愣。
  
      “当然,不止认识,还是这次任务一起的队友。”林新开口解释。“你们也是来这里找任务之人的?”
  
      余畅顿时舒了口气,不用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
  
      “是啊是啊,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原来都是一个目的。原来孔少门主和林兄是朋友。既然都是朋友,那不打不相识,两位赶紧进来吧。”
  
      说完他似乎感觉自己表现得太急切了点,随即正了正色,赶紧转移话题。
  
      “我们也是刚刚才现任务目标,不过...情况有点不对。”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