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永恒剑主 > 第四十五章 昆四郎
    “无炎剑法,虽然只有两大绝招,但是绝招的层次也是分境界的......”昆四郎拔出背上长剑。
  
      “三阳剑,应该这么使...!”
  
      他话语刚落,剑刃便亮起红光,不快不慢的朝着林新斜斩而来。数股灼热滚烫的内气流从两侧无形袭来。
  
      “三阳剑!”
  
      林新同样一招使出。
  
      两把赤红剑刃噗的一下相撞,出的却不是金属撞击声,而是如同木头一般的闷响。
  
      数股热流轰然在两人身侧相撞相互湮灭,但还是有一团热流悄悄朝着林新下体打去。
  
      林新脸色一寒。
  
      “下流!”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先前那个少年便学着他的嗓音喊出声。
  
      林新赶紧侧身勉强避让开这股热流,但紧接着对方又是一招三阳剑,这次数团热流分别朝着他的下身从三个方向侵袭而来。
  
      吓得林新赶紧有些狼狈的退后,但还是没能躲过一团热流,胳膊被擦中了一点,顿时衣服一下焦黑一片,差点燃起来。
  
      “无耻!”
  
      那少年声音又来了。
  
      林新扭头看了他一眼,这家伙正嬉皮笑脸的站在边上看热闹。
  
      “师弟你是怎么了?”昆四郎柔声问,“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要不要哥哥帮你揉揉?”
  
      他的声音透着一股子阴柔,双眼却始终一刻也不离林新下体,隐隐透出的一丝淫邪之意,让林新浑身鸡皮疙瘩起了一层。
  
      “元阳一气!”咬咬牙,林新剑身一震,剑刃周围迅升温,一团旋转滚烫的内气流飞快围绕剑刃转动起来,整个剑身反而暗淡下来,不再有丝毫红光。
  
      但剑刃周围的温度却越来越高。
  
      “元阳一气吗?”昆四郎眼光一闪,单手持剑同样使出无炎剑法的最终绝招,不过他的元阳一气要比林新明显强很多。
  
      林新此时也是单手用剑,但另一只手已悄然握住了背上炎阳符剑剑柄。
  
      两边都是滚烫内气高转动,气温也越来越高,越来越烫。但明显是昆四郎那边的热流要强悍灵活许多。热流的数量也要比林新多出一些。
  
      “住手!”
  
      忽然一个清朗男声落进两人耳中。
  
      昆四郎和林新同时一愣。却见一个单手提剑的年轻人轻轻落在两人之间。
  
      嘶...
  
      一股淡白寒气轰然散开,顿时将两人的元阳一气顷刻冷却下来。
  
      “师伯?”林新顿时喊出声来。
  
      这年轻人赫然是当初引领他入门的季路师伯。
  
      季路一身白衣飘飘,头戴一顶黑色道冠,面色微冷。
  
      “昆四郎,你倒是和你兄长一样,实力没多少,惹祸的本事倒是不小?”
  
      昆四郎温和的笑了笑。
  
      “师兄过誉了,既然有练气师兄出面,那我也饶过这个小家伙。”
  
      他再度看向林新。
  
      “这小家伙真是可爱,惹得我都情不自禁出门逗他了。”他嗓音隐隐有一丝尖细。
  
      “我的意思是,你就当没见过他就行。”季路微微蹙眉。
  
      “哎呀呀,这可不行,就算您是练气师兄,也不能干涉别人的私生活吧?”昆四郎阴阴笑起来。
  
      “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他?”季路语气越冷下来。
  
      “师伯...”林新张口想要说话,却被季路手一挥,直接有股莫名气流刚好堵住他的嘴,让他不出声音。接下来的话更是没办法出口。
  
      林新无语,知道这是季路师伯的一片好意,但他根本就不惧这个昆四郎啊。有炎阳符剑在手,加上通明符剑,就算内区的先天高手来了也得打过再说,差一点的先天估计还不一定是他对手。
  
      刚要冲开封口的气流,他又转念一想,自己炎阳符剑和通明符剑都不适合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使用,眼下不是争强好胜之时,之后下面去再找这个昆四郎算账才对。
  
      “要怎么样?”昆四郎此时笑起来,“瞧您这话说得,这自由恋爱,讲究的是你情我愿,您这个做长辈的总不能干涉人家的私生活吧?”
  
      “一支绣印花。”季路开口道。
  
      “啧啧啧,绣印花....正是我需要的好东西,师兄您可真是大方。”昆四郎笑得越开心了。
  
      “这不正是你要的么?得知我有绣印花分配权,专门挑衅我后辈,还找人通知我过来。”
  
      季路冷冷道。
  
      林新目光一冷,看来对方不是这么简单的出门挑衅,随即恢复平静。
  
      “大哥你可不能怂啊!”那个小少年这时候又跑到林新身后小声嘀咕。“这种时候你就要用你凶狠的目光狠狠盯住他!”
  
      林新双眼也确实冰冷的盯着昆四郎。
  
      昆四郎也目光阴冷的和他对视起来。
  
      十数秒后,昆四郎忽然脸颊一红,侧过脸去。
  
      “真是太火辣了,让人受不了。”他扭扭捏捏起来。
  
      林新只感觉胃有点翻滚,有种想吐的**。
  
      “师兄,这事还真只是个巧合,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小林新,我还有事,就此告辞了,就先走了啊。”昆四郎不好意思的又看了林新一眼,脸颊微红转过身赶紧进了石屋。
  
      “大哥!”
  
      那少年在林新背后嘀嘀咕咕。
  
      “你看他那眼神,那邪恶的屁股翘起的弧度,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这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好鸟,不是天天晚上...”
  
      “你还多年的经验....”林新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怪怪的。
  
      少年尴尬的摸摸头,笑着不再开口。不过他尴尬了不到三秒,就又凑上来一副跟屁虫的样子。
  
      林新懒得理他,而是看向季路师伯。
  
      “没事吧?”季路随口问了句。看到他胳膊上的焦黑。
  
      “没事,只是擦伤。”林新摇头。
  
      “昆四郎这人实力高强,性情诡异,没事看到他多绕着走。”季路低声道,“有事可以来丹堂找我,那里的人很多都认识我。”
  
      “那师伯这次出来是...?”
  
      “这事还是因为你,关于阴血鸟任务,现在那个任务是我还有几个朋友接了。听到你出关,就过来找你问问具体情况。”季路解释说。
  
      林新这才了然,小声的将自己所能说额注意事项全部说一遍,两人又站在河边聊了下伯云子的事,那家伙现在当上了宋国的一个镇指挥使,算是洗白了,日子过得不是一般的滋润。
  
      季路离开时,微微皱眉的看了眼那个灵动少年。
  
      “这家伙,你离他远点,他身上有些东西,很麻烦。”
  
      林新还没听懂什么意思,就看到季路纵身跃起,几个腾空便消失在石屋拐角处。
  
      “我叫东月,姓东西南北的东。月亮的月,大哥你呢?贵姓?”少年脸上堆着热情的笑容,凑上来问。
  
      “贵姓啊,大哥?”
  
      林新回想起季路的嘱咐,略为好奇的打量了一眼这少年。
  
      看起来就和一般外区弟子差不多,不过身上衣衫不整,一把银鞘长剑背在背上歪歪斜斜松松垮垮,身上的衣服也明显有些大了,加上他瘦弱的身子,有些像小孩穿大人的衣服一般。
  
      不过五官倒是长得蛮俊秀的,换了身衣服或许就是个浪荡公子哥。
  
      “大哥,我一看到你就感觉你我是命中注定的兄弟。那种特殊的亲切感,简直是没法形容。”少年东月笑嘻嘻的跟在林新身后叽叽喳喳。
  
      “我和你不熟吧?”林新感觉这家伙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你来我往不就熟了吗?”东月嘿嘿笑道。
  
      懒得理会他,林新另外挑了一个石屋,第一百零三号,石屋的主人看到他来了,也不废话,直接开始搬东西。
  
      他也是刚才观战的围观者之一,看过了林新和昆四郎之间的战斗,知道自己肯定打不过,索性光棍点,直接搬家。
  
      “啧啧,这挑战石屋在外区可是一般几个月才出现一次,大哥一出手就接连挑战三个对手,还真是实属罕见!”东月一直跟着林新,等到后面搬家时,他也自来熟的前来帮忙,搞得林新也不好意思赶他走。
  
      “难道就没其他人挑战么?”林新请了人帮忙搬东西,都是少年东月主动从集市那边请来的伙计,这些人也是常年生活在宗门内的普通人。
  
      他自己则是站在门边看着五六人进进出出搬动东西。一边随意和东月闲聊。
  
      “有啊,上个月是排名第二十二的奉贤挑战第十九的司徒罡,不过败了。再上个月有两起,都是先天级的挑战。上上个月...”东月还准备说下去。
  
      “行了行了。”林新不耐烦打断他。“那听剑谷的除开挑战和做任务外,还有其他什么活动没?”他说起来来了这里这么久,还真没怎么彻底了解过这里。
  
      “这里的弟子每天不是拼命修炼就是挑战争夺修行资源,哪有那么多空闲搞其他活动?”东月随口道,“不过真要说大的活动,就是仆役市场了。”
  
      “仆役市场?”林新这还是第一次听说。
  
      “对啊,我们四宗所在区域,以及周围数个宗门的管辖国度,实际上是处于一个很大的盆地之内,周围盆地外的其他地域,只有很少的顶尖高手能够自由通行,其中强横无比的妖灵魔怪各种无法解释的诡异地区到处都是,而且有着许许多多稀奇古怪的地方。”东月嘿嘿笑了两声。
  
      “反正我的梦想就是有一天成为顶尖高手,然后多出去走走,游历四方!”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