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永恒剑主 > 第三十九章 提升 上

      林新也是明白了对方有意结交。
  
      “孔兄志存高远,说得是。”
  
      “对了,吸收了阴血的内气,会有一丝丝的淡红色,只有炼气期高手才能探查出来,不用太过担心。”孔昱辉又道,“我们回去后,善后工作由我解决。如果有人盘问你们,就说我们最后一天醒来,就发现所有人都不见了,人手不足,猎杀阴血鸟也任务失败。”
  
      林新此时却是不动声色,将收起来的四头焦黑阴血鸟取出,丢在地上。
  
      “咦?不愧是林兄!”孔昱辉顿时愕然。
  
      “每人一头。可以抵消任务了吧?”林新淡淡道。
  
      “当然。”孔昱辉蹲下身取了一只收好。
  
      江月儿也准备撕下一截裙子去拣阴血鸟。但却被程若菲一把拉住,她顿时露出一丝不解。
  
      “怎么了?”
  
      程若菲没有回话,而是目光盯着林新。
  
      “孔师兄能拿,我们可不敢就这么拿。林兄,你有什么要求作为交换么?”
  
      林新却是哑然,这女人的心思太现实,也确实很细腻,生怕他以此作为要挟。联想到先前孔昱辉所说,吸收了阴血后的内气会染成红色。
  
      他又看了眼程若菲两人。
  
      “既然如此,我这里分你们两一滴阴血。加上这两头阴血鸟一起,程师姐,你说这两样东西,要是回到宗门,能够换取多少玉钱?”
  
      一路上江月儿这个傻大妞倒是可以忽略不计,但程若菲却是心思缜密加上两女背景估计不凡,或许会有不错的利用价值。
  
      至于分他们一滴阴血,也不过是为了防止两人过河拆桥。
  
      这阴血可是活生生的人命炼出来的,一旦曝光,只要吸收了,她们两人就算再怎么争辩也不可能洗脱嫌疑。
  
      “补偿......”程若菲顿时懂林新的意思了,这是个很聪明的女孩。但就算懂了,她们也无法拒绝这一滴阴血的诱惑。
  
      边上的孔昱辉也是为林新的大气微微心惊。
  
      这可是一滴阴血,要是在宗内,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费尽心思出手抢夺。这是有价无市的真正宝物。
  
      “越是能快一点提升修为,那就越是有可能炼气期有望!”孔昱辉感叹,“林兄,你真是大手笔!”
  
      林新微微一笑,这东西可是个烫手货,既然四层之后会效果大减,那么他用三滴就足够,剩余的一滴完全可以换成更多的其他物资,也能同时将两女牢牢绑在一起的战车上,紧守秘密。
  
      再看向两个女孩,目光闪烁中,显然都很是心动。
  
      “看来市面上这种能够提升内气修为的资源很少很少,都是有价无市,否则她们不会这种表现。”林新心头推断。
  
      “补偿的话,我们一定能让林兄满意!”江月儿却是抢着开口,“只要我回到家说一声,丹药,兵器,装备,只要不超过两万玉钱,随时可以拿出!”
  
      程若菲却是想要阻止也来不及,只能无奈的看着好友,这还没开始讨价还价就先把自己底线一下抖光。
  
      林新却是露出笑容。
  
      “两万玉钱吗?阴血可是能够无视经络损伤,大幅度缩短修行时间的好东西,可不是那些单纯补充气血的丹药能比的...”
  
      他就喜欢这种耿直的人,特别是讲价的时候。
  
      “两万玉钱确实已经是不小的数目了...不过换一滴阴血也是有些占便宜。”孔昱辉在边上也是微笑起来帮衬。
  
      “可...可我最多只能拿出..这么多了...”江月儿一愣,随即脸色有些发窘的低下头小声道。眼神也不时的飘向孔昱辉,显然因为先前的事情,现在还有些怕他。
  
      “月儿确实只能拿出这么多。”程若菲摇头,“剩下的,我这里有林兄你需要的东西,应该可以足够交换吧?”
  
      林新心头一动。“你知道我需要什么?”
  
      “或许能猜到一点。”程若菲点头。
  
      “那好,先前饶过你们那一次,算是一份,这次又是一份,你记清了。”林新同意下来,“回宗门要给我一个交代。”
  
      “没问题。”程若菲镇定的点头。
  
      “那我们继续赶路吧。”孔昱辉一刻也不想再在外面呆着了。这一趟就算是他也感觉心惊胆战,后面的善后工作还要处理很久。
  
      四人一路不再停留,饿了去周围捕猎野兔之类的野物,抓不到时,只能暂时饿着,渴了运气好的时候遇到一条小溪,补充满水囊,运气不好时只能忍着。
  
      好在这条路是常用的马车道,没走多远,他们就遇到了先前约好过来接他们的马车车夫。
  
      车夫赶着马车让四人上了车,转头前往附近的城镇。
  
      第二天,在距离数十里外的白杨镇休整了一下后,四人包了两辆马车,直接赶往下一个城镇。
  
      一路走走停停不断补给转车,半个月后,终于又回到了宗门边上的明水河集市小镇。
  
      林新从程若菲那里提前预支了一些玉钱,在小镇边上时,找到林家护院林元盛,给了他几块玉钱作为日常用度和传信的费用。
  
      一块玉钱相当于一百两银子,一两银子在明水河边这个小镇的购买力,相当于八百多人民币,比起外面的一千换算要便宜些。
  
      但换成铜钱也足够一般人家生活半个月。
  
      而几百两银子,相当于几十万,不要说生活,回去报信的来回路费也足够了。
  
      安顿好林元盛,他写了一封信给家里父亲林志文,还单独给了林志武二伯一封信,劝说其能够让林新媛真正习武。这也是他答应过表妹的事。
  
      整顿好一切,林元盛上了路前去送信,他这才和另外三人汇合,一同渡江。
  
      ***************
  
      站在明水河中间,脚下船板一阵阵传来河水冲击在船侧的声响。
  
      林新一身素白长衣,独自站在船头,遥望松林剑派宗门所在。
  
      天气晴空万里,一片蔚蓝,没有一丝云气遮掩。
  
      远远望去,黑色山峦就像是平放在草地上的方形大石头,两块方形石头之间下方,就是进出山谷的灰黑入口,直通听剑谷。
  
      山峦表面覆盖了一层稀稀疏疏的白霜积雪,隐隐能够看到有人影站在山顶舞剑。
  
      周围更是陡峭无比,几乎都是直角,只有山边角落里隐约可以看到一条从山上飞流下来的白色瀑布,如同一条白线,悬挂在山壁上。
  
      “听说那山顶上舞剑的,是练气境的白松子。”孔昱辉端着一杯酒走到林新身旁,随意说道。
  
      “内家,先天,练气,只有真正进入练气,才能被称为传闻中的练气士,吞吐天地之精华,夺天地之造化以改自身。真是让人无限向往。”他感慨道。
  
      “我等未尝没有机会。”林新笑了笑。
  
      “也是。”孔昱辉没想到林新信心这么足,跟着笑了笑。
  
      两人远远望着前面码头,简陋的木桥边上此时同样有弟子外出上船。
  
      是两个白衣如雪的年轻男女,年纪不过十*岁的样子,两人都生得眉清目秀雌雄难辨,若不是一个胸前凸起,一个身材身材平板有喉结,估计没人能分辨两人性别。
  
      林新一眼望去,那俩人居然马上有了感应,两对眼睛目光如电扫视过来,落在林新身上,竟然让他有种淡淡的发毛感。
  
      “啧啧...独孤姐弟啊....没想到居然能遇到他们。”孔昱辉小声赞叹了声。
  
      “他们很出名吗?”林新微微皱眉。
  
      “非常出名。”程若菲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她换了身宗门服饰,鹅黄色道袍贴身穿着,宽松的袍子居然也能让她穿出几分婀娜多姿,像是刚出江湖的稚嫩小侠女。
  
      胸前鼓鼓囊囊,下身袍子也被修剪到大腿,露出膝盖往上的一截白皙浑圆,一双白色长靴蹬在脚下,黑发梳成三条长马尾垂在后腰,很有些独特韵味。
  
      “独孤姐弟,是宗门最近十年来所有弟子中最出类拔萃的弟子,现在虽然只是外区弟子,但据说他们可是天生的聚灵体。”程若菲眼含羡慕。
  
      “聚灵体?”林新疑惑。
  
      “入宗前,从修习小归元诀开始,三月入先天,现在一年过去了,是小归元诀九层顶峰,据说随时可能踏入练气。就是这样,他们甚至还没用过任何丹药等辅助手段。”程若菲无奈道,“这样的天赋,简直是一出生就注定要站在无数人之上。”
  
      “三月入先天....”林新虽然早有所料,知道这个世界总是会有些天才,但三个月就能进入先天,也就是小归元诀第四层极其以上层次,这让他也不由得不心头震撼。
  
      就算是比他强很多天赋的师妹安颖,也是用了至少数年时间苦修,才达到第二层。
  
      他要不靠阴血,或许还要起码三年才能进入第二层。就算使用阴血,也需要时间消化,消化时间加起来也比人家差了不止一截。
  
      独孤姐弟此时已经收回视线,两人小声说着什么,在船夫的活动下,两艘船遥遥相错。他们甚至都懒得看一眼林新孔昱辉等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别去管他们了,先不说我们有没有机会进入练气,就是进去了,人家估计都过去多少年了,可能早就筑基了也说不定。”孔昱辉略有些自嘲。
  
      “这位师兄也太过妄自菲薄了。”划船的年轻船夫开口道,“你们看独孤两位大人,又何尝不是我等看你们呢?你们还有先天可能,我们可是勉强才修出内气,很多都是服用了血丹之类的假法,修炼之艰难,越往上越是麻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55/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